女記者澳洲打工:我們怎麼看越勞 他們就怎麼看台勞

記者鍾禎祥/採訪報導

Ruby姐星期三會有個產品發表會,您有空參加嗎?
Ruby姐我們家委員明天早上有個記者會,拜託您來參加一下。
Ruby姐,這是我們家新人,麻煩您多多照顧嚕。

Ruby,今年雖未滿30歲,但因為她是台灣某知名媒體記者,一堆年紀長她數倍的叔叔、阿姨,看到Ruby都要鞠躬作揖,想盡辦法巴結討好她。

但就在今年,Ruby毅然拋下累積多年的人脈、經歷,遠走到西澳一個荒涼的小鎮帕拉布杜,開始自己的「第二人生」。

在台灣,她是記者;在澳洲,她卻只是一個超市的補貨員,如果有人會想多看Ruby一眼,那也只是因為自己在此罕見的膚色。

工作真的很無聊。」Ruby坦言,補貨員就是補貨員,不會因為到了澳洲就有什麼不同,她每天工作的內容就是看哪個櫃子上的零食少了、哪個架子上的衛生紙沒了,就補上去,偶爾遇到有客人向她詢問,就可以順便練習一下英文。

無聊的工作,卻有著意外的好康。Ruby興奮地向我分享她的生活小秘方,「超市呀,每天都有很多過期產品要丟,或是剩菜、不好賣的部位可以撿,我每天就靠這些東西吃3餐呀。」她表示,在澳洲什麼都不貴,就是食物價錢很嚇人,隨便一個大亨堡可能就要台幣2百多元,如果三餐都吃外食,那對經濟負擔真的很重。

除此之外,她還寄住在朋友家裡,省一筆租房子的錢。「澳洲租屋其實以他們的收入來說,非常便宜。此地房租多是以「周」為單位計算,一星期約3千台幣,一個月大概就是1萬出頭,這樣的租金,在台北恐怕想租個附有衛浴設備的套房都很難。

不過看看Ruby在澳洲的生活,真難想像她是正值花樣年華的年輕女性。除了撿剩菜外,Ruby每天下班就直接回家,很少有其他娛樂,跟以前五光十色的生活相比,Ruby現在簡直就像苦行僧。

「哈哈哈,這也不能怪我呀!」因為在帕拉布杜,也找不到什麼好玩的地方,就連Ruby工作的超市,晚上6點半就早早打烊,這裡沒有夜店可以撿屍(或被撿)、沒有卡拉OK、沒有網咖,到了晚上只有一望無際的大地和滿天星空可以作陪。

如此精打細算,想必省了不少錢吧?Ruby皺著眉頭不經意地說著:「大概有……,7千澳幣吧(約台幣21萬)。在澳洲超市工作4個月,就賺到21萬?聽到這個數字,讓我嚇到將口中的飲料噴了出來。

「但我不是為錢而來!」Ruby收起原本輕鬆的表情,嚴肅地說著。她強調,自己確實碰到很多同輩的年輕人來澳洲追求「人生的第一桶金」,而且這種人越來越多。「我認識個男生,他在香蕉園、果園工作了一年,賺滿就回去了。」在澳洲採香蕉能賺多少錢?Ruby說她沒有細問,但從身邊好友的行情來看,8、90萬跑不掉

「如果我只是想賺錢,那待在台灣就好了。」遠離台灣,Ruby考量的不只是金錢,而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態度。

過去有來自東南亞的朋友告訴我「台灣人都很愛裝忙」,他說我們走路快、講話快、吃飯快,馬路上只要前面有車擋住自己3秒鐘就狂按喇叭,但其實我們根本就不趕時間,他完全不了解我們在急什麼。

反過來,在帕拉布杜這個小鎮,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車子在馬路上開一開,一群悠閒的牛、綿羊就像大爺逛街一樣擋住了去路,但沒有人會為這種事生氣,沒人會衝下車拿球棒找對方理論。

我非常不喜歡,在台灣混不下去就跑來澳洲打工的人。」彷彿在捍衛自己的信仰般,Ruby以堅定的口氣告訴我,很多人把到澳洲打工想得很簡單,但其實到異鄉討生活,不見得比台灣輕鬆。

第一, 想來的人要了解,你做的工作,通通都是本地人不想做的,辛苦、無聊甚至危險都是在所難免,很多人跑來澳洲做了一陣子才發現自己不適合,卡在那邊進退兩難。

第二, 現在景氣不好,澳洲的狀況也一樣差。當地規定,外來打工者不可以在同一個雇主下工作超過6個月,所以固定時間就要找新工作,若沒辦法找到,那你也不過就是從在台灣的失業族,變成在澳洲的失業族而已

第三, 澳洲現在很多黑工,也就是所謂的非法勞工,他們要的薪資遠比像Ruby這樣的合法外勞低,而且也不用交額外費用給政府,所以很多澳洲雇主私下偷偷都在用黑工,讓合法外勞更難生存

第四, 黃種人在澳洲是少數民族,更別說你是外勞、來賺錢的,換成台灣人的角度來看,你是造成當地人失業的吸血蟲,我們怎麼看越勞、菲傭,他們就怎麼看台灣外勞,男生被毆打欺負,女人被性騷擾甚至性侵都時有所聞

澳洲精神就是,最後一名也可以領獎。

你要仔細想想,當你選擇為了錢出走台灣時,你真的快樂嗎?」Ruby用一個最近身邊朋友的故事舉例,這個男生在澳洲待了一年多,老闆覺得他工作態度很好,想要讓他繼續在這邊幫忙,主動提出要幫他申請工作簽證。

「如果是你們,願意嗎?」朋友將這個問題丟在臉書社團上,他現在有機會可以一輩子待在澳洲,但很有可能要當一輩子的洗碗工,如果是你,會怎麼選擇?

「來到澳洲以後,我變得更愛家人、更愛自己。」Ruby感性地說,打工渡假有很多終生受用的人生收獲,那是金錢無法衡量的價值。

不想台灣嗎?Ruby天真的笑著說:「想呀!當然想!我好想台灣的小吃、滷肉飯、想老家的狗狗。」翻閱她的臉書,上面寫著自己常常在夜深人靜時,思考著自己的未來。

這是代表打算回台灣了嗎?Ruby回答「不是啦!我是在想接下來要去哪裡!」墨爾本、紐西蘭、斐濟,她還有好多好多想去的地方。

人才出走、慣老闆、22K等台灣最近吵得火熱的話題,就和她的鄉愁一般,遠遠地被拋在腦後,留在千里之外的小島中。在這個年輕女孩的身上,有一種讓人無法形容的力量。生命總會找到出路,台灣年輕人也是一樣。我相信,如果你也擁有和Ruby一樣的自信和勇氣,不論世界怎麼變,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清大彭明輝:年輕一代被四五年級犧牲 還背草莓族汙名

難忍爛老闆 年輕人大逃亡去當台勞

影/直擊!澳洲打工台勞屠夫工廠實況

網評/去了日本工作,還怕地獄嗎?

今周刊/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

「電玩正妹」王可可:在澳洲加班會有兩倍薪水

網評/薪資福利沒競爭力 我還是捨澳洲回台灣充電

網評/我去比澳洲更難賺的溫哥華--年輕人大逃亡之短暫逃亡篇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