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聽膩「冰島能不能」 改談克羅埃西亞的戰亂之子

▲冰島將迎接史上首場世界盃賽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冰島迎接史上首場世界盃賽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世界盃小組賽冰島隊踢平阿根廷隊,由於阿根廷在台灣人心中是足球強國,陣中又有世界名將梅西,讓台灣掀起了一陣「冰島能為何台灣不能」風潮,很快台灣人聽膩了,又掀起一陣「冰島是冰島,台灣是台灣」的反論。當然,對真正的足球迷來說,「冰島能」早已是過期話題,因為早在先前2016年歐洲盃,冰島就擊敗英格蘭技驚四座,當時足球迷之中早就討論過一輪「冰島能」,不用等到世界盃才知道冰島的神奇。

「冰島能」的話題圍繞在冰島的人口上,僅僅33萬人,在台北市只要中正區(16萬人口)加上萬華區(19萬人口),一個市議員的選區,就有35萬人口,就超過冰島全國了。過去台灣總是以人口少為一切失敗的藉口,但是台灣擺在歐洲,人口規模比許多真正的小國大上太多,「冰島能」給台灣人的震撼,是打破過去的人口迷思。

冰島隊雖然讓人相當敬佩,但是以區區33萬人口,他們的成就的確仍然有所極限,其實在歐洲盃,冰島的獲勝,有賴於當時英格蘭球員過度輕敵傲慢,其代表人物就是當時的英國守門員喬哈特,年紀輕輕就成名日進斗金,結果平時在聯賽中就越來越漫不經心而導致球隊不必要的失球,在該場比賽中的表現更是英格蘭輸球的主因,因為冰島隊所進的兩球,以一般一級球會守門員的水準,應有機會攔下,但喬哈特卻無力阻擋,許多英國球迷責怪他是專注力不足才沒有發揮應有的最佳表現,事後喬哈特不僅失去國家隊門將位置,在球會也慘遭租借外隊。

這次世界盃對上阿根廷,其實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阿根廷雖然名將如雲,但在上屆世界盃中,就已經顯示奇怪的整合不良現象,進球數量奇少,淘汰賽連續拖到PK大戰晉級,決賽也因一分未得,讓德國在延長賽以一分勝出。阿根廷國家隊的怪異現象,出自於阿根廷足協黑幕重重,4年之後只是更加嚴重,球員與教練軍心渙散,梅西雖然是世界一流球星,但年紀已經過了全盛時期,如今的表現比起4年前已有明顯落差,冰島能掌握機會打平阿根廷,固然是自己奮發圖強能掌握機會,但對手出了問題,才給了冰島這個機會。

第二場當冰島遇上奈及利亞時,在下半場就顯示出奈及利亞球員個人能力勝過冰島,冰島球員無力阻擋對方穿梭,最終以0:2遭奈及利亞擊敗。這無損於冰島的了不起,但冰島的神話傳奇,也就暫告一段落。

▲冰島隊長古納爾森Aron Gunnarsson。(圖/路透社)

▲冰島隊長古納爾森Aron Gunnarsson。(圖/路透社)

但就在同一個小組,產生了更值得稱道的新傳奇,克羅埃西亞隊,這次的苦主仍然是阿根廷隊,慘遭克羅埃西亞3:0修理。若要問「誰能,為何台灣不能」,或許克羅埃西亞才是個更好的對象,克羅埃西亞雖然沒有冰島那麼小,但論人口,不過415萬人,與台灣比較,新北市加上基隆市,人口就超過了克羅埃西亞,若論經濟規模,GDP不過504億美元,比起台灣的約5,300億美元,不到台灣的十分之一。台灣社會辯論「冰島能」論的時候,認為冰島有完善的社會福利與教育投資,所以才有如此神奇成就,「台灣不能」,但是,克羅埃西亞狀況跟冰島大有不同。

克羅埃西亞的情況,不妨就以克羅埃西亞國家隊隊長莫德里奇(Luka Modrić )的經歷為代表,莫德里奇出生於韋萊比特山脈間的莫德里奇小村(Modrici),1991年,莫德里奇才6歲,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爆發,塞爾維亞裔民兵攻佔莫德里奇小村,莫德里奇爺爺不過是上山照顧牛隻,就慘遭塞裔民兵逮捕並殘忍槍決,莫德里奇一家人只好逃離故鄉,至今雖然戰爭結束已久,莫德里奇小村仍然是一片廢墟,到處布滿了地雷。

莫德里奇父親也被迫參戰,作為技工,為克羅埃西亞戰士維修汽車,其他家人來到大城市扎達爾避難,與很多其他難民家庭一同擠在一間大旅館之中,大人們很努力不讓小孩知道世界的殘酷,所以小莫德里奇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動不動就會有迫擊砲和榴彈落到附近,因為扎達爾是兵家必爭之地,旅館中沒別的事作,唯一的娛樂就是跟其他小朋友踢球。由於這樣的過往,莫德里奇日後被稱為是「戰亂之子」。

在「冰島能」討論中,許多持反論者認為,冰島不但原本社會與教育就優於台灣,在冰島金融泡沫的過程中,還額外吸收了大量外資,最終破產造成外國投資人損失,但談判清算過程中,總體來說冰島人其實因「借債不還」而得利,分配到少少的國民身上,當然有能力支持良好的社會與教育系統,而能讓足球有遠超過人口比例的特別好表現,台灣沒有這樣的條件。

但是,若看克羅埃西亞,莫德里奇這代球員,成長過程中家鄉因戰亂成為廢墟,哪來的良好的社會與教育系統?因此社會資源論在此就站不住腳了,若說冰島為我們打破了總體人口的迷思,克羅埃西亞就是為我們打破了總體資源的迷思。人不在多,真正的重點,在於「人盡其才」,資源永遠有限,真正的重點,在用在刀口上。
台灣講到發展體育,往往認為「體育只有少數人會成功,那剩下的大多數人怎麼辦?」在這樣說的同時,家長卻要每個小孩去念書考試,忘了念書也是只有少數人會成功,那剩下的大多數人怎麼辦?

真正的問題,在於沒有多元性的認知,每個小孩的能力都是不同的,有的適合念書,有的適合踢球,叫全世界大多數的足球明星去考試唸書,一定通通被當掉,而一事無成,叫只擅長念書的小孩去踢球,當然也不會成功,過去我們的社會只會要小孩全部去念書,其他多元能力都遭到忽視,結果是社會上出現一大批「放牛班」學生,其能力遭忽視沒有適當發展,其中有少數甚至成為社會問題。當想到要發展體育,想的又是以為要每個小孩全部都去踢球,所以擔心「那剩下的大多數人怎麼辦?」

讓莫德里奇這樣的小孩去踢球,即使400萬人口,即使戰亂國家,也能出世界級球星,莫德里奇是全球公認最佳中場球員之一,讓李遠哲去念書,可以得諾貝爾獎,但若叫李遠哲踢球,莫德里奇去唸化學,兩人都會沒沒無聞。台灣的老問題在於,過度強調「有教無類」,卻忘了「因材施教」,用同一種方式教多元的學生,其結果就是大多數人的多元才能遭到放棄,當然人口再多也沒用。

▲▼克羅埃西亞巴代利(Milan Badelj)(左)與主帥達利奇(Zlatko Dalic)(右)出席賽前記者會。(圖/路透)

▲克羅埃西亞巴代利(Milan Badelj)(左)與主帥達利奇(Zlatko Dalic)(右)出席賽前記者會。(圖/路透社)

「冰島能」的另一個反論,是認為台灣人普遍身材不夠高大,不如北歐國家,但是莫德里奇就以身材較小聞名,也不只他,這屆表現優異的墨西哥隊,也是相對身材矮小,更不用說,歷來的南美足球巨星,自比利,到馬拉度納,以至於現在的梅西,都是以矮小為特色。所以,身高不是絕對問題。

但是,如果要梅西在禁區內爭頂球,當然落入相當不利的局面,反之,若要求高大型的球員,學梅西一樣靈活盤球在防守球員的隙縫中鑽來鑽去,那也是不可能做到。

台灣過去的教育,老是強調不管孩子喜歡什麼,擅長什麼,都要他把喜歡的「當興趣就好」,一定要跟隨主流念書考試,這是根本上埋沒人才的主因,不然400萬人口可出一個莫德里奇,瑞士800萬人口可出網球天王費德勒,台灣2300萬人口比起來都是綽綽有餘,之所以老是只能「誰能,為何台灣不能」的羨慕其他國家,是因為我們自己埋沒了太多人才。

若讓每個有足球才能的孩子去踢球(但沒有的就不用,去做他有才能的事),每個有網球天分的去打網球,有棒球天分的去打棒球,有音樂天分的學音樂,創作天分的創作,喜歡表演的學表演,對機械有興趣的,對化學有興趣的,對動物有興趣的,分別都能往喜歡、擅長的方向發揮,2300萬人之中必能出現全球等級的巨星,台灣又豈會老是要找尋「台灣之光」,動不動就得「誰能,為何台灣不能」呢?

好文推薦

藍弋丰/是誰讓總統都斷交了還在賣玉荷包?

藍弋丰/長輩也排499 政論節目式微老政客往哪去?

藍弋丰/退出政壇與民何干?選秀式民主終將被淘汰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