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輝/新媒體的世界盃

▲▼ 世足場邊記者。(圖/路透社)

▲世足場邊記者。3屆世界盃,踢球的規則沒有改變,但新媒體的大環境卻有劇烈變化。(圖/路透社)

【社長的新媒體聊天室】

上上屆的世界杯足球賽,2010年,差不多是社群平台快速崛起的年代,8年過去了,3屆世界盃,踢球的規則沒有改變,但新媒體的大環境卻有劇烈變化。

8年前的世界盃,我們開始體驗一邊觀賽,一邊在社群平台上跟遠方的陌生人線上聊天、討論,像是播報員,用文字一起high、一起尖叫、一起嘆息。重點是它的分享擴散的特性,讓你的情緒第一時間分享給很多很多人,不是只有侷限在電視機前的你跟少數幾個家人或朋友。

8年過去了,新媒體的諸多新商模令人驚艷,甚至有多隻獨角獸誕生,但對新聞性質的新媒體來說,因社群媒體而起,卻是脫不了被社群平台擺弄的窘境。然而,各種社群平台的應用卻成就了諸多新媒體商模。是社群平台的人比較能掌握大眾的需求?還是新聞媒體工作者僵固的思維把機會拱手讓人了?

Facebook說它的使用者喜歡看影音,新聞媒體拚命作影音,而有人就默默的發展影音平台;Facebook說它的使用者喜歡看直播,新聞媒體就拚命作直播,而有人就專注的發展直播App;Facebook的演算法左右的新聞媒體內容的觸及率,有人乾脆發展以演算法為核心的內容聚合器。然後,他們都超越了新聞媒體。

大數據演算法成就了《今日頭條》,短影音成就了《抖音》、《快手》,直播更成就了一股大風潮。偏偏這都不是新聞媒體做出來的,但新聞媒體也都做了這些事,而且是持續進行中。

突然想到一句話:「內容依附在別人身上,是沒有價值的,除非你的內容是世界盃。」

▲世足賽將使用VAR系統。(圖/翻攝自FIFA)

▲世足賽使用VAR系統,由球場現場的轉播攝影機、兩架專門監控越位的攝影機及莫斯科的國際報導中心裁判團隊組成。(圖/翻攝自FIFA)

題外話:這屆世界盃足球賽,用了VAR當裁判。所謂VAR是Video Assistant Referees的縮寫,這是一個由球場現場的轉播攝影機、兩架專門監控越位的攝影機及莫斯科的國際報導中心裁判團隊組成。

VAR在日前南韓對瑞典的比賽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南韓在分組賽中0:1不敵瑞典隊,目前積分墊底。第64分鐘,南韓隊員金民友禁區內犯規放倒瑞典隊的球員。主裁判第一時間並未判罰點球,但在場邊影片助理裁判的提醒下,主裁判看過錄影重播後判罰點球,瑞典隊長格蘭奎斯特主罰命中,瑞典隊取得領先。

但原來 VAR 這樣沖擊到傳統習慣的重大改革,歐足聯主席切費林就直接表達了 VAR 的擔憂,他認為這項技術的使用會造成混亂,影響比賽的流暢性。只是他同時也承認,儘管下賽季歐冠不會採用 VAR,但引進這一技術是遲早的事。

拉回來:這世界盃的內容,是有理由及條件去抗拒科技創新的,一般新聞媒體的內容可有這種理由及條件?可能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世界盃帶給全球聚焦的世界級共同話題,而世界盃也是世界各國新聞媒體的重大戰役。媒體的經營也正如世界盃,是團隊作戰,但也需要一個有智慧的隊長,也需要有攻擊型的球員,像梅西;更需要有很強的守門,像冰島的導演守門霍多森。但現實的比賽狀況是霍多森擋下梅西11次射門,包括一次12碼罰球。

而在戰略佈局、戰術運用上,媒體猶如一支球隊,每個球員代表你的某一支產品,或輔助運作的部門,或搶攻市場的前鋒。包括圖文新聞、影音新聞、直播、節目、App、DMP、fb粉絲團、微博微信官號、Line官號‧‧‧。差別是,足球規則沒有變,新媒體市場沒有規則,即使有,這規則也是用來打破的。

世界盃看這裡

好文推薦

蔡慶輝/世紀超級無敵App

蔡慶輝/新媒體的理想與生存的交纏

蔡慶輝/你畢業後想做什麼?

蔡慶輝/數位時代沒有昨天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蔡慶輝,ETtoday新聞雲共同創辦人,現任社長。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