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清淡/世界盃 台灣何時才能不再只是觀眾?

▲▼2018世足,葡萄牙vs西班牙,C羅大演帽子戲法,單場獨進3球。(圖/路透社)

▲2018世足,葡萄牙vs西班牙,C羅大演帽子戲法,單場獨進3球。(圖/路透社)

台灣運動迷每四年瘋一次足球,生活步調隨著世界盃的節奏而起伏,熬夜守著電視轉播,或是上網搜尋相關訊息,如痴如狂;然而,這股熱情並未能夠轉移到對本土球隊的關注,因為本土球隊在國際賽缺乏競爭力、缺乏足以聚焦的明星球員。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運動亦然。台灣運動迷對世足賽的狂熱,似乎以看熱鬧的成分居多,即便沒有自己的球隊參加、即便未能親臨現場觀戰,但他們崇拜一些國際間舉足輕重的足壇巨星,樂於越洋分享世足賽另類嘉年華會。

足球是技巧、體能和團隊配合並重的運動項目,實力和人口多寡、國力強弱沒有絕對關係,冰島隊在本屆世足賽首役已經做了最佳詮釋。冰島隊發揮以小搏大、以弱搏強的奮戰精神,以一比一逼和南美傳統勁旅阿根廷。

冰島只有33萬人口,沒有職業聯賽可供歷練,氣候條件和地形環境也不利於推展足球,但他們硬是克服萬難,以純業餘球員組成的隊伍在世界杯展現雄風。

▲U23亞洲盃越南擊敗卡達闖決賽,創造歷史 。(圖/CFP)

▲2018亞足聯越南隊史上第一次挺進決賽,冠軍戰和烏茲別克激戰成一比一,延長賽後以一比二落敗(圖/亞足聯提供)

再回頭看看亞洲,越南以前被形容為足球沙漠,但越戰結束後積極推展,已見成效。筆者今年元月下旬前往越南旅遊時,搭遊覽車從下龍灣轉往陸龍灣的途中,正逢越南隊和烏茲別克隊在中國常州市冒著紛飛大雪,爭奪U-23亞洲盃亞洲足球聯盟冠軍。

這是越南隊史上第一次挺進決賽,冠軍戰和烏茲別克激戰成一比一,延長賽後以一比二落敗。而從河內到胡志明市,全越南陷入瘋狂,街頭和公路沿途插著國旗為球隊加油,休息站也是人滿為患,都在盯著電視直播。越南隊雖然和冠軍杯失之交臂,副總理武德丹仍然盛讚「越南贏了,已讓越南舉國歡騰」。

其實,我國男子足球運動也曾經締造輝煌,最早的年代是連獲四屆遠東運動會冠軍,靈魂人物當推李惠堂,他是受到公認的中國足球王,屢屢演出帽子戲法(單場踢進三球)。李惠堂後來轉任教練,率隊於1954年在馬尼拉、1958年在東京,兩度稱霸亞洲運動會。

那一年周台英回師大帶領的第一批女員。

▲中華木蘭女子足球隊,1977至1981年間連續獲得三屆亞洲錦標賽冠軍,圖為當年主力前鋒周台英回師大帶領的第一批女球員。

鄭為元將軍擔任聯勤總司令時,也領導全國足球協會,李惠堂繼續為足球效力,包括協助組成享譽一時的中華木蘭女子足球隊,1977至1981年間連續獲得三屆亞洲錦標賽冠軍,當年的主力前鋒周台英光芒四射,她一度投效於德國錫根足球俱樂部,後來還加入日本的鈴與清水FC女子隊,獲得日本職業女子聯賽冠軍,她並且成為金靴獎得主。

我國足球運動好景不常,政府的振興淪為口號,諷刺的一段往事發生於2002年,世界盃由日本和韓國合辦,當時我國邦交國塞內加爾隊在開幕戰擊敗衛冕軍法國。時任總統的陳水扁想推展足球,於是信口開河,喊出「台灣足球元年」口號,目標訂在2018年,要讓中華隊踢進32強會內賽。

體委會和外交部馬上配合演出,花了10萬美元出場費,閉幕後把塞隊順道請來台灣表演,結果塞隊來了卻不願下場踢球,更爆發集體買春醜聞,引發議論。

今年正好是阿扁當年所訂的目標年,結果呢,台灣足球依然不長進。而當年的行政院體委會主委林德福目前回鍋領導體育,可是中央政府體育主管機關的層級已降為教育部體育署。瘋足球,現在開始作為,為時不晚,就怕世界盃落幕後,就像船過水無痕,在國內足壇激不起任何漣漪。

好文推薦

曾清淡/田徑協會改選堪稱典範! 延續「蔡辰威做法」會務推廣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曾清淡,資深體育記者,金質推手獎得主。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