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全聯廣告創意瀆職?價值底線怎麼畫

▲廣告小妹在臉書談全聯廣告事件。(圖/翻攝凡槿(廣告小妹)臉書)

▲廣告小妹在臉書談全聯廣告。(圖/翻攝凡槿(廣告小妹)臉書)

廣告小妹對全聯廣告的評論,我無法認同。

她在沒有證據下,純靠人格可信度做了個設想:廣告人物隱射陳文成,全聯事先不知情,奧美也不知情(她用了「奧美被衝康」這個含糊不清的說法。提醒她,寫「創空」tshòng-khang會比較好。)是製作團隊(特別是導演羅景壬)偷渡想法,隱瞞了客戶跟廣告代理商。

姑且不論這種設想對奧美人的智商有多少侮辱(侮辱全聯倒是無妨),假設真的如她所說的好了,她最後下了個結論:

「『連自家公司也不敢挑戰,就想挑戰社會。』轉型正義如果花的是自己的錢,我崇拜你;可是如果欺瞞業主以他人的資源實現個人抱負,老實說,我有點瞧不起。實現理想,請光明正大。」

廣告小妹的這類說詞,其實,我前陣子才聽過。

堅持理念,認真做事的友人,因為有時沒有對公司政策盲目相挺,被人放冷箭向高層說:「他對公司吃裡扒外。」

當下,我沒說甚麼。隔幾天的夜裡,我騎車在環河道路上閒晃,一直想著這件事。

我覺得,錢沒有這麼偉大。

公司出錢請你做事,你盡力去做,是為了謀生,也是職業倫理。

但公司付錢給你,買的是你的產能,不是你的人格。

公司利益跟社會價值產生衝突的時候,你每對公司忠誠一次,就是背叛這個社會一次。

把公司忠誠視為最高價值的,是黑社會。

如果公司污染土地、損害人體、做假消息、扭曲競爭秩序......你對公司的包容,就是對社會的殘忍;你對公司的每一份忠誠,都是在論證你的卑賤。

我想跟這位朋友說:「她可以說你對公司吃裡扒外,但我們心裡很清楚,對台灣,你沒有吃裡扒外。」

分不清楚誰是真正為台灣著想的人才,只想聘請一堆奴才的企業,沒有存在的必要。

優質的企業,會有包容多元立場的雅量,會把社會價值做為企業營運的底線。

光明正大,是要你先分得清楚什麼是光,什麼是暗。

如果只看形式上的忠誠,不論對整體社會的影響,每個納粹,都是光明正大;每場革命,都是卑鄙下流。

不認識陳文成,並不可恥,現在認識,還來得及。

把陳文成比做白狼,用以捍衛自己的觀點,對轉型正義不屑一顧,並不會讓人看起來比較理智清明─看啊,我多懂商業多會賺錢,那些高來高去的話術都騙不了我─只會讓人對你的自私自利感到不齒。

這社會上,這麼多人受苦。很多的苦,就是一心想獲得主子賞識,不論他人死活所造成的。

妳可以沒有違逆主子的勇氣。但當有人這麼做的時候,不要去嘲笑他。他過得辛苦,不是因為他沒有妳優秀,而是他比妳更懂黑白是非。

人為了生活,有時必須低頭,必須接受組織的各項規定,哪怕這些規定是不合理的。我們不必去譴責低頭的人,但有人把頭抬起來的時候,不要去計較他站得挺不挺,頭頸的仰角標不標準。

妳可以承受現實,容忍無奈,但不要把這些視為理所當然。

延伸閱讀

「實現理想應光明正大」 廣告小妹談陳文成廣告爭議

謝東霖/越過天條有藍海─陳文成對廣告界的啟發

陳致豪/全聯廣告爭議─藝術作為政治倡議的力量

台灣回憶探險團/廣告不能提的陳文成,是怎麼死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作者溫朗東,專欄作家。本文轉載自溫朗東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