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必榮/俄國人來了!

▲▼普丁,狙擊手,俄羅斯陸軍,AK-47步槍(圖/路透社)

▲俄國總統普丁9月19日時參加武器展覽活動,當場拿起俄國陸軍未來新型的步槍試射。(圖/路透社)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理論,經營《劉必榮國際新聞評論》臉書粉專。

今年9月對俄國來講是個重要的月份。東方經濟論壇在海參崴舉行,1981年以來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東方─2018」,也在中國與蒙古軍隊共同參演的情況下熱鬧展開。透過一連串外交與軍事行動,俄羅斯想傳達給世人的訊就是:我是亞洲國家,我來了。

俄與兩韓三邊合作,全球關注

去年朝核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俄羅斯就想插手朝鮮半島事務。去年9月29日,北韓外務省派了一個代表團秘密前往俄羅斯求助,被記者拍到從俄國外交部出來。次日俄國外交部就表示,俄國準備好了,要用和平、政治、外交的手段,調停東北亞衝突。後來雖然沒有介入的機會,但今年朝鮮局勢發生那麼大變化,俄羅斯當然不會置身事外。9月8日俄羅斯國會上議院議長馬維彥科女士訪問平壤時,就轉交了一封普丁給金正恩的親筆信,邀請金正恩訪俄。金也欣然同意。

稍早,今年6月俄韓舉行峰會時,雙方鐵路公司就達成協議,要修建南韓經俄羅斯到歐洲的鐵路。這條鐵路的投資,估計會在30億到40億美元之間。8月,文在寅呼籲仿歐洲當年煤鋼共同體的概念,成立東亞鐵路共同體,邀兩韓、及美俄中日蒙五國參加。9月經濟論壇時,普丁見到文在寅,又再度提到俄國與兩韓三邊合作。

抓緊能源,當作外交賞罰工具

俄國發現能源是很好的外交工具。以前俄國只是以切斷油氣供應的方式給烏克蘭壓力,現在似乎發現能源供給(油、氣、電)抓在手上,可賞可罰,這讓他的外交一下活了起來。所以在東北亞,除了鐵路以外,俄國還建議整合俄國與兩韓的電網,以及修建從俄國,經北韓到南韓的天然氣管。這條天然氣管長1100公里,700公里在北韓,需要投資25億美元。建成後一年輸送量可達100億立方米。

上個周末,香港英文南華早報也刊出一篇在日本教書的俄國教授專文,列舉了俄國在亞太的布局。俄中關係當然是核心,輻射出來除前面介紹的東北亞能源合作之外,還包括了「俄印(度)中機制」(RIC mechanism)。俄國希望用這個平台作為中印衝突的緩衝。俄國跟伊朗的關係也改善,除了簽訂一系列合作協議外,還要繼續幫伊朗建第二座、第三座核電廠。

亞洲藍圖:籌組歐亞經濟聯盟

俄國又拉上亞塞拜然,與伊朗和印度一起舉行峰會,目的之一就是印度倡議的南北交通通道,從聖彼得堡經霍姆茲海峽一路南下到印度幫伊朗建的查巴哈港。中亞方面俄國拉的當然不只亞塞拜然,俄國和白俄羅斯、哈薩克也在2014年成立了歐亞經濟聯盟,稍後亞美尼亞與吉爾吉斯也加入。歐亞經濟聯盟也和越南簽了自貿協定,將影響力一路南向延伸到越南。俄方表示包括印度在內的許多亞洲國家也表示有意加入歐亞經濟聯盟。俄國也把印度拉進了上海合作組織,邀印度參加了上合組織在俄國烏拉山區舉行的「2018和平任務」反恐演習。一個全方位的俄國亞洲政策就這樣綻放開來。

可是仔細看這個布局,又發現遠景藍圖似乎不像俄國勾勒的那麼美好。理由很簡單:國際政治從來就不是在真空中運行。如果中國的一帶一路展開之後,會引起周邊國家的緊張,或免不了會因涉入區域原有的衝突,而讓自己的外交陷入兩難,俄國難道不會面對同樣的問題?而且政治與經濟的關係千頭萬緒,怎麼可能完全同頻?

俄中關係雖然緊密,但是俄國對大批中國人進入俄屬遠東,心理上也還是有所保留。地面上的各種衝突也時有所聞。

俄與伊朗政治同盟、經濟競爭

俄國與伊朗關係也遠比俄國想像的複雜。美國退出伊核協定之後,俄國表示力挺伊朗。在敘利亞即將進入後IS時代的重建時,俄國也邀伊朗一起攜手。可是伊朗卻發現俄國不知不覺中成為它經濟上的對手。這就是前面所說,政治與經濟不同頻的情況。因為美國制裁伊朗石油出口,所空出來的市場,俄國正在大力搶食。伊朗的石油出口,9月份只剩下每天150萬桶,比6月掉了1/3。而俄國國石油出口每天增加25萬桶,8月份的油氣利潤同比增加50%,達830億美元。這些多出口的油氣都賣到伊朗以前的客戶希臘、義大利、土耳其。伊朗也發現,俄國為了擴張在中東的影響力,也向伊朗的死對頭沙烏地賣武器,可以賣給沙烏地的S400防空飛彈,卻比賣給伊朗的S300先進。在搶食敘利亞重建大餅時,俄國拿的也比伊朗多。

印俄經濟通道的挑戰:對中關係

俄國跟印度的關係也很耐人尋味。俄國要跟印度共建南北經濟通道,可是南北交通通道卻是印度用來抗衡中巴經濟走廊的戰略。俄國能否同時討好中印,或如俄國學者說的真在中印中間擔任緩衝,都有待時間證明。

另外。俄國拉印度進入中亞,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一些分析就指出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是平衡中國藉上合組織與一帶一路而伸進中亞的勢力。中國大陸自然不願見印度插足中亞,可是印度又一再強調自己與中亞有歷史淵源(蒙兀爾王朝就是烏茲別克王子所建),在阻擋不了的情況下,中國才把巴基斯坦也拉進上合組織平衡印度勢力。

美國印太戰略新布局:抗衡中俄

印度自己也不願被當成俄國的棋子。雖然俄國幫印度一起建南北交通通道,但是9月份印度還是和美國舉行了首次國防部長與外交部長的「2+2部長級對話」。印美雙方簽屬了「通信兼容與安全協議」(Communication Compatibility and Security Agreement),將兩國協同作戰能力又往前推了一層。

美印戰略關係升級之後,11月4日美國對伊朗石油制裁的期限一到,印度可能也只有順服,停止採購伊朗的石油。本來印度跟伊朗買石油,油管是從伊朗拉到巴基斯坦,再拉到印度。因為經過印巴兩國,這條油管也被稱為和平油管。印度若真被逼取消對伊朗的石油採購,對伊朗與印度關係,以及對南亞的局勢,會有什麼連帶反應,也很值得觀察。這些局勢可能也不是俄國使得上勁的。

在這同時,美國國際金融發展署(International Finance Development Agency)也正在與印度諮商,拉印度與日澳一起加入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OPIC)成為夥伴,吸引民間資本已起投入印太區的能源、交通、旅遊、科技、基礎建設等項目。這是美國印太戰略的新布局,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也抗衡俄國的亞太企圖心。

所以亞太將會很熱鬧。身在此局中,我們應該對國際情勢有更高的敏感度,才能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隨時根據最新的發展,調整腳步,保住我們最大的利益。

好文推薦

劉必榮/外交與兩岸關係 都必須重開機了

【里拉暴跌】劉必榮/土耳其與川普的衝突

劉必榮/「巴基斯坦川普」上台 牽動美中巴政治新局

劉必榮/美俄峰會能改變國際秩序嗎?

劉必榮/朝鮮新經濟圈形成 川金還有一、二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劉必榮專欄 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