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看守所1】地獄倒楣鬼/剛進去的第一天...很怕被「衝康」

▲▼監獄,囚犯,死刑。(圖/達志影像/示意圖)

▲2018年1月11日,正式收押之後進入北所。寒流來...很冷。(圖/達志影像/示意圖)

(編按:日前有一名化名「地獄倒楣鬼」的男子自稱,因為先前任職的公司涉及吸金案,即為特易購集團吸金案,自己也無端被捲入,被羈押禁見4個月,遭關押在被外界稱為「天下第一所」的台北看守所,直到今年5月才重獲自由。這名男子從9月起,陸續在社交網站《Dcard》發表文章,完整揭密在看守所裡的日子,並感嘆「被告最沒人權」,掀起廣泛討論。《ETtoday新聞雲》取得作者授權,轉載系列文章。)

18年1月11日,正式收押之後進入北所。寒流來...很冷。

半夜兩點被主管塞進舍房之後,獄友A、B幫我把剛買的入獄經典套裝組整理好,就是被套裝一裝然後一些盥洗用具放好,稍微小聊一下為什麼我會進來,大家就睡了。

三個人一間房,新來的一定是睡中間。非常擠非常不習慣,最重要的是我平常才不跟男生睡,但因為太累還是就睡著了。

早上6點50分起床號,在驚慌中醒來。還以為是在作夢...X但不是。第一次點名報數,還搞不太清楚狀況。點完名,輪流盥洗之後,雜役就來打飯了。

周五的早餐是饅頭果醬配很奇怪的奶茶,這裡的餐基本上都是受刑人做的,饅頭也是,所以不用想說跟外面一樣。

吃完飯,早上第一次供水,獄友A要拉屎。恩...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我面前脫褲子,坐上馬桶毫不避諱就開始解放。什麼概念?我的老天啊!眼睛都不知道看哪,空氣不知道怎麼吸。房間就這麼大,這時只慶幸他會抽菸點了一根,菸味好香阿...

再來就是八點的開風點名,主任會開門點呼號跟報數,也是夜班主管跟正班主任的交班時間。主管是一線三星、主任是一線四星、科員是兩線一星,在裡面要會看這個。

點完名就是發呆時間,要看書要打瞌睡隨便你。但就在這時門又開了,主任叫我打包出房。雜役推來一個大籃子,把東西推進去。獄友B知道我沒有換洗的衣物,還給了我一件新的內衣跟內褲。一開始我還不敢收,很怕會不會拿了就是欠人情或是被衝康。但後來A、B跟我說都進來了,大家都不好受會互相,所以我就收下來了。也謝謝他們,雖然只有一晚的照顧。

到了主任的辦公桌,基本問了我一些資料,抽不抽菸之類的,就正式分房。我由忠三被移動到孝三,孝三的主任比忠三的好,至少脾氣沒這麼差還會小聊一下。

然後尷尬的事就來了...我的肚子好痛啊...天殺的痛...肯定是早上那奶茶口味的非奶茶飲料害的…原本想說等分完房在上的,可是一直冒冷汗忍不住,所以就問主任能不能借個廁所...要爆了…原本以為主任會帶我去個主管用廁所之類的,結果...他站了起來,拿鑰匙隨手開了一間舍房,跟裡面的獄友C、D說,新同學肚子痛,馬桶借一下…我傻眼的看著他們,他們也愣愣地看著我,我再看向沒有馬桶座跟水箱的馬桶。

恩...我只好說聲抱歉,可能有點臭,就脫褲子了。嘩啦嘩啦blabla劈哩劈哩…這兩天真的是只能用屈辱來形容,一點尊嚴都沒有。獄友C好心的遞了一支菸過來,可是我不抽菸...就請他們自己抽吧,至少沖淡一點味道。然後又遞來了一瓶麥香奶茶...好意我心領了,但我不想拉更慘。然後第一次體驗直接用手跟水在馬桶上洗屁股...X我在外面絕對是用衛生紙擦過再用蓮蓬頭沖完,最後才用沐浴乳手洗的!現在這種狀況,真的是突破我27年來的矜持。

拉完之後感謝C、D,主任就帶我到新房間去了。我是新收,剛好不吸菸房又都三個人滿房,所以主任就隨便抓了一個不吸菸房的,叫他打包跟我去20房,這位叫做小范(呼號我忘了)。20房什麼都沒有,小范就跟雜役溝通,拿了一些衛生紙跟水過來,還送了一些泡麵。雜役人其實都很好,也都是大家互相互相。

小范是一個胖子大約40歲,因為毒品販賣進來的。我剛聽到的時候就問他,那你自己會吸嗎?他看了我,就笑笑跟我說,放心他沒有毒癮,不會突然發作幹嘛的。在裡面大家都會聊聊自己的官司,有沒有做、是不是被冤枉的都會老實講,因為對獄友沒什麼好隱瞞的,獄友也是在裡面唯一可以傾訴的對象。販毒,是七年以上重罪,之所以會去販毒也就是想多賺一點,以前是在酒店當少爺,然後就踏入這個行業。

一開始只是自己做小蜜蜂跑熟客,後來因為得罪人,被抓起來教訓後,為了還一些債就到了現在老闆底下工作。聽他說這個老闆,什麼客戶都想接、想做大,所以就被盯上了,也被監聽了一段時間,最後被抄了。

被收押禁見,是因為重罪,再來就是因為他們老闆都不認,全部要小范扛,又有串供之虞。我問他不扛行不行?把老闆咬出來不就好了?他只是笑笑說,就算講了也沒用,如果講了,搞不好他老闆還沒被判刑,就已經找人請他吃「慶記」了…,還不如頂下來。如果檢察官厲害一點,自己會查出來結論,這樣他老闆也不會怪他,也不用怕生命危險。就算幫老闆扛罪重一點也沒關係,出去後他也不欠誰,只想開個麵店重新開始…

他沒有家人幫忙,所以也沒有請律師。警察也跟他講了,可能他會一票到底。就是羈押起訴,然後直接判刑,不太有機會交保,所以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進去後第二天就是星期六,北所的假日在冬天是可以全天開舖的,也就是說可以隨時要睡就睡。我第一個周末就睡掉了,因為真的很累…假日也不可能有人來開門。醒著就會一直想家裡的人知道怎麼辦?要不要請律師還是法扶?我的工作怎麼辦?會不會回不去之類的...所以就睡吧!醒來發現只是一場惡夢多好...

新的一周開始,因為我們是最後一間舍房,所以只要有腳步聲到最後一間基本都是找我的。每當雜役或是主任來叫到58的時候,我都會有種希望是要放我出去了嗎?不過這種感覺我也只持續了一周就放棄了…

周一下午,我收到了第一組百貨,是我媽寄來的。一些零食一組棉被,我媽不知我已經買一組了,怕我冷。棉被有多可以拿來當墊背,軟一點比較好睡,我腰受過傷所以睡太硬會很不舒服。最後還有牙刷毛巾跟...一顆肥皂?呃…我是有傻眼到,因為可以買沐浴乳、洗髮乳,怎麼送肥皂進來!他兒子可是性向很正常的阿!誰肖想我菊花我一定誓死反抗阿...

然後傍晚又叫了我一次,我媽拿了我在家裡的衣服送了進來。衣服在樓下都要過水,所以上來是濕的,但我不用在裡面另外買了。

周一、周二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請法扶的律師?但小范安慰我,家裡都知道出事了,應該會幫我請,等等看,如果沒來再請法扶。

周三,我過於擔心所以一早送出了法扶的申請,但下午律師就來了。我媽幫我請了他們公司的律師,見到律師我很緊張地解釋跟詢問狀況。調查局到底去抓老闆沒?沒抓到檢察官發新聞稿幹嘛?是要他快點跑嗎?案子根本方向錯誤啊!我要被關多久?家裡還好嗎?律師費要多少錢?還有我貿易工作的東西要怎麼處理?

我也知道我媽就在那扇門外,她是跟律師一起來的。但我沒有哭...

律見結束回到舍房,小范笑笑的跟我說他就知道我家人會幫我的,要我不要擔心,我也稍微比較放心一點。然後我收到了接見菜,是我媽寄進來的,雖然是北所外買的菜,份量也超級多,但因為是家人的愛心,不管怎樣都會吃完。第一口吃下去的時候眼淚差點掉下來,但還是忍住…

就這樣剩下的時間都倒在地板上,看著監視器對望。跟小范偶爾聊聊以前看過的電影、聊聊外面的生活、聽他講毒品經驗談、還有價錢分析、聊聊別房關著什麼人…睡到已經睡不太著,要翻很久才會入眠...

到了周五的凌晨,鐵門突然打開了...要放我們出去了?喔不是,是有新收進來了,一個長得很像印度人的大叔...

未完待續......

 熱門文章》
►請政治爭鬥遠離「能源戰場」
►觀塘案過關 身為環評委員的「痛」
►放台灣自由 給年輕人出路
►離岸風電的預算 不如給健保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