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賢/有一種勇氣叫「選擇」──從台化空汙、政策牛肉看彰化選戰

▲彰化縣長選戰,由現任縣長魏明谷(左)對上國民黨立委王惠美(右)。(合成圖/記者李毓康攝、翻攝自王惠美粉絲專頁)

●楊子賢/彰化人,台大研究生,曾參與反台化空汙運動。

斷斷續續找了許多空檔撰寫此文,希望把該講的話清楚表達,也希望大家不妨也斷斷續續把它看完,一起來關心彰化。

很多朋友來問我怎麼看彰化縣的選舉,我都說,這是場「價值選擇」。

談到價值選擇,在政治學上,學者David Easton定義「政治」就是「社會價值的權威性分配」,有權者決定哪些東西給哪些人,這就是政治。民主選舉中,由人民藉由投票的權利,來決定誰可以居其位、謀其事,並予以監督。投票的同時,也展現每個人的價值排序。自己的未來,自己決定。

「價值選擇」為本文的重要論點,我將解析一些青年人在意的議題,檯面上的候選人是做出怎樣的選擇?而我們又要如何思考、選擇?

首先必須強調,人是集體動物,看待政治人物,個人背後所屬的利益團體(政黨)也必須審視,你可以說「選人不選黨」,但既然是黨籍提名,那個人必然有與集體(政黨)共享的價值,也需一並參酌。

先從這幾年的環保議題開始吧!

很開心台灣的「空汙議題」終於被全民所重視。這不是現在才有的問題,而是長年累月的倡議,人民終於被喚起意識的過程。

目前空汙議題是顯學,霧濛濛的天空偶爾常見,但,我們可以從中看出政治人物在今昔的態度,給予肯定或唾棄。

先談彰化這幾年來幾起重要的「反空污議題」吧,版面最大的莫屬2011年,在彰化西南沿岸、1900公頃的高污染工業開發案——「國光石化」(八輕),歷史資料一查,當時國民黨籍的立委林滄敏、鄭汝芬號召鄉親,北上抗議環保署、行政院,表示歡迎國光石化設廠,說出完全不顧人民健康的「要環保,更要肚子飽」等口號,試想,倘若當時設廠成功,今天我們要面對的空汙,還要加上一筆國民黨爭取的國光石化,會比現在嚴重多少倍?

接著來看看現在要爭取連任的魏明谷,以及挑戰者王惠美做了些什麼?2011年,彼時沒有任何公職的魏明谷,雖非國光石化重要成員,卻也有明確表態反對,時任鹿港鎮長的王惠美,何時曾為國光石化會帶來的空汙表態過?

「價值選擇」顯現在個人,卻如同前述很難脫離群體的意志,王惠美所屬的國民黨,綜觀整個彰化縣現在檯面上無人有推動過環保議題,組織內在價值的偏差,個人難辭其咎,也不可能切割。

國光石化太遠,不然講講台化吧

2016年9月,我親身參與的「反台化空汙」運動,當有五千名彰化人站出來參與9月18日的反空汙遊行,公民力量已達顛峰,魏明谷是縣長擁有最後准駁權,這糾纏彰化整整五十年的難題,他面對著得罪台塑這個超大財團及近千員工的票源時,該如何做出價值選擇?

我問過的周遭居民、彰師大學生,現在空品到底有沒有變好?他們都說終於不必再忍受半夜驚醒關窗的惡夢,不必再憂慮於孩子們在外面玩耍、上課時要戴口罩,還會聞到一股酸臭難耐的氣味。那股酸臭味,那令人氣餒的家鄉味,終成歷史。

台化污染拖了整整半世紀,才終於關爐。你以為政治人物就是聖賢明君,一個人就可以決定一切?錯了,當社會力量未達某一程度,他們也不敢貿然行事,沒有風,掌舵的人也難動。魏明谷雖是無奈被迫決定,但他承擔做出選擇的責任,要知道,繫在他身上的是人民健康與財團權勢的價值選擇題,是個掙扎的難題,多數時候,政治人物很難違拗財團的權勢,所幸彰化人用行動證明團結的氣勢,魏明谷,至少是個人民推得動的政治人物。

然而,近日卻看到彰化縣國民黨部四處懸掛「反空汙顧健康」的看板,給人用進步詞彙包裝產品的荒謬感,因為2016年在反台化空汙時,北彰化另一選區的國民黨籍立委王惠美從未對「人民健康」發聲,但當年9月底台化關爐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卻在第一時間譴責魏明谷是不顧員工生計,請問國民黨籍的王惠美委員,那人民的健康權益,你在意過嗎?

請別忘記王惠美所在選區的和美鎮緊鄰彰化市,轄區內的新庄國小,更是在學者提出距離台化空汙最嚴重半徑5公里範圍內,直線距離不到4公里。一個不過1/4彰化縣選區的區域立委,連學童健康都不關心了,要怎麼信任她在意全彰化縣民的健康呢?

欺騙選民

小結:國民黨從未真正在意彰化人的生活環境,甚至長年是高污染重工業財團的支持者,現在喊反空汙顧健康,只是在「提籃子假燒金」欺騙選民。

青年世代,普遍看重民主、自由、人權,或許對環保議題存有歧異,但「婚姻平權」是其中明顯的公約數。

當幾乎整個青年世代對於男男女女的婚姻自由,喊出了一句「別人結婚干你屁事」,這是台灣民主社會勝利的果實,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已經開放、自由的社會,才會內建重視人權的基因,所以我們會說同婚議題已然是「世代之爭」。

但真的只是世代之爭嗎?政治上的代言人,我們該怎麼判斷呢? 

多元?

2016年4月,彰化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或許魏給人缺乏魄力的印象,但各位知道全台26縣市第一個開放同婚註記的是哪裡嗎?答案是:最近選情火熱的「高雄市」(2015年5月20日開放)。

時隔不到一年,彰化縣就成為繼六都、嘉義市之後全國第8個開放的縣市,名列性別議題的前段班,這就是魏明谷的價值選擇。

彰化民眾對於同婚的接受度,其實不若大都會的高,民眾態度是如此,過往彰化的同運活動,就我了解,也多半需要台中的團體來支援,但在2016年底,當北部的青年朋友,前仆後繼地參與一場場婚姻平權的動員令,在街頭驕傲的升起彩虹旗,揚起同溫層間取暖的笑容時,彰化在地的中老年族群,一如現在在line上瘋傳的謠言抹黑,他們的恐慌雖建立於虛妄,卻是真實的存在,是無從開啟對話的壁壘分明。

那魏明谷該怎麼表態?學一些政治人物深諳的伎倆,裝作沒事不表態嗎?

他選擇用「以前有細姨」婉轉表達:

「過去社會就有一個男人娶很多老婆,難道大家就會跟著做嘛?以前離婚很嚴重,現在更是普遍,難道就要規定不能離婚嘛,因為現在社會思想已經開放,所以我們也要尊重多元的選擇,對於謠言傳來傳去都是假的,我們只是尊重跟包容就是了!」

彼時,彰化在地少有相對應支持婚姻平權的聲浪,魏的話直白來翻就是那句在青年人口中很夯的「別人結婚干你屁事」。表態已是一道門檻,但讓「平權」這字如何讓老人可以理解,要很接在地民眾的地氣,這就是政治人物的功課。

反觀,我們先不說國民黨近乎一致的反同立場,王惠美在過去從政生涯,「從未」對同婚議題表態,也是到這陣子,才在護家盟的網站上,看到她已在今年十月默默表態,支持反同方所提的愛家公投。(順帶一提:另兩位縣長候選人黃文玲、洪敏雄也支持愛家公投)

於是當大家在說今年只是為了婚姻平權去投票時,那該是支持一路走來友善、接地氣、主動開放同婚註記的候選人呢?還是挺一個連支持反同的愛家公投,都惦惦不敢大聲表態的人呢?

小結:彰化的中老年人普遍對「婚姻平權」反感,國民黨的所作所為是在引領支持者,站在青年世代重視的價值對立面,王惠美甚至表態反同了,這樣的人值得彰化青年給予支持嗎?

政見對決

好吧,很多人說自己是理性選民,所以選人不選黨,要看政見,什麼空汙、性別議題都只是某部分,那我們來看看魏王二人怎樣提出政見?

探問此點必須先瞭解,兩者所處位置不同,爭取連任就是要延續過去政見,挑戰者則是該提出不同於現任者的論述,做出市場區隔,所以我們該分頭比較2014的魏與2018的王提出政見的方式。

我查了一下,王惠美這次在競選網站做了以下分類「全部」、「地方大事」、「人情味」、「阿美說說」、「國際線上」,所以理性選民念茲在茲的政見咧?

在「全部」那區,完全沒有政見類別的區分,而且「只是」透過一則則記者會「新聞稿」照發布時間先後一路下來,如果看過新聞稿的朋友,就知道那大概是一千字的文章,就是政治人物在媒體前要說的話而已(甚至跟粉專的貼文等於一模一樣),完全是敷衍了事的態度,是覺得都沒人會認真看政見嗎?還是覺得風向對了,組織面顧好老人票就會贏了,直接看輕重視政見的青年人理想性嗎?

我想是的,因為這次王惠美主打的政見是什麼?是交通建設。

還記得南彰化一堆「捷運到XX」的匿名藍、紅色旗子嗎?10月15日,第一時間就被民眾罵爆,王惠美回應「競選總部今日否認派人插旗,也不知是自己的支持者或是對方陣營所為,總部也是看到網路流傳照片才知道」,完全是劃清界線,甚至刻意帶出「搞不好是對手操作」的風向,也因此地方型臉書社團,看到了一種「為什麼只有藍、紅色的旗子,沒有什麼顏色,就是有人在栽贓嘛」這類的留言。

怎料,這把火越燒越大,還被網友踢爆綁旗子的貨車上面有王惠美的礦泉水,露餡了,怎麼滅火?只好切割成「支持者的自發行為」,什麼都不知情,為此,10月18日,粉專出現了一名戴口罩男子的道歉影片,他說「原來支持惠美的美意,變成惠美的負擔,深感歉意」,像極2016年周子瑜道歉自白的翻版,出事總是要有人當代罪羔羊。

一不做二不休,王惠美為了11月11日發起的「南彰就是要捷運」活動,「捷運到XX」的旗子變本加厲地公然插設,分明是同一支旗子,為何一開始否認?後來又說是支持者自發?卻又在辦活動時大舉復活?

真相只有一個:說謊!

那魏明谷在14年參選縣長時,他是怎麼準備政見的?他一共推了十本扎扎實實的政策白皮書,分門別類為「交通建設、 社會福利、醫療衛生、樂活宜居、優質教育、產業升級、觀光發展、農業經濟、環保綠能、文創產業」,剛好我那時有下載一份「環保綠能篇」提供給大家查看,可以看到他找專家學者從「緣起、現況分析(課題)、對策」,綱舉目張清楚許多。

可能有人說我偏頗,我只好以中立理性客觀選民的角度出發,嘗試在一則則王惠美的新聞稿中抽絲剝繭,以魏的十大面向幫忙做出分類,我從她在四月以後的新聞稿中,礙於篇幅有限,我大致可勉強分出(括號內的就是比較具體的東西):「交通建設(鐵路高架化納入前瞻&捷運到南彰)、 醫療衛生(主要講長照)、優質教育(只有幼托)、產業升級(只有產業,關鍵字搜尋不到升級)」,the end,對,沒有了欸,所以有關「「社會福利、樂活宜居、觀光發展、農業經濟、環保綠能、文創產業」通通都沒有餒,這些都不重要嗎?

但更荒唐的是,你以為最近應該要補齊各面向的政見了吧,但直至現在選前幾天來看,近一個月內她只有狂打「交通建設、產業升級」,主軸就是鐵路高架化&捷運到南彰化,我真的是會崩潰,甚至在周日辦了一場「就是要捷運」的號稱「萬人」的遊行(畫面來看約只有三百壯士),王惠美真的有準備好當縣長嗎?連政見都缺乏大方向的概念的人,真的適合當行政首長嗎?這要青年做出選擇的難度係數,大概只到肚臍的高度吧⋯

小結:青年一般尚未有明確政治傾向,所以會說「看政見、選人不選黨」,但政見只是選舉的基本功,儘管有人說政見只是在作文,但要不要寫、怎麼寫,都是種對選民負責的態度,選擇給青年看到「新聞稿」或「白皮書」,就可以看出政治人物到底願不願意理睬新世代的意志了,答案已高下立判。

對爭議表態

為什麼這篇文章重複「價值選擇」一詞?我就是想分析,到底為什麼王惠美會幾乎沒有對爭議表態過?

今年7月掀起了一波「哪些新人是政二代」的討論,「政二代」可以是資產、負債,端看個人造化。政治人物若要擔任行政首長,必須要做出資源分配,接踵而至的都是價值選擇。王惠美會走這種路線,必須回溯她何以從政?是因為她有遠大抱負或明確的價值取向嗎?

非也!1994年,她的父親王福入在鹿港鎮長任內過世,於是她「繼承父業」(TVBS報導)參選縣議員接棒,典型地把政治工作當作家族事業的玩法,

王惠美一連從縣議員、鹿港鎮長、立法委員,那她何以選得上?變成地方政治長青樹的「正解」就是——「選民服務」,我不是離地高空批判這樣不妥,這是地方政治生態運作的重要元素,但當政治人物只剩下這兩者時,僅靠人際關係一次次攻城掠地,就是種怠慢與墮落,久而久之因為還是會當選,就食髓知味成了惡性循環,不敢得罪人,想要兩面討好,越來越不敢做出價值選擇。

政治人物在體制內握有重要權力,社會爭議的「價值選擇」,就必須由政治人物來承擔。一個典型只會「選民服務」的「政二代」,或許堪當民意代表,但絕對不適合擔任行政首長。(所以她不敢豪氣的提早請辭立委宣示決心,魏明谷14年倒是敢衝)。

但你覺得這樣的人,甚至還適合當民意代表嗎?你要的政治人物是絲毫不敢在你我所關心的價值上表態的嗎?

我遇到一些朋友,他們都說王惠美氣勢很好應該會上,所以會投她,我追問:所以支持她的理由是什麼?他們就說自己也不清楚喇,但自己家裡長輩說王惠美很會做人要支持。我想問的是,我們真的要人云亦云嗎?真的要繼續讓上個世代替自己的未來做決定嗎?

我常說怎麼評價政治人物,要看一世,不要只看一時,你如果覺得都一個樣爛,也得挑一個比較不渾蛋的,從各個面向、歷史脈絡去做出區別。王惠美用從政24年不敗的成績證明,價值選擇可以紊亂矛盾,人民心聲可以虛與為蛇,選舉政見可以敷衍了事。難道,彰化青年還要再縱容這種政治人物嗎?

你現在能做的就是,投下手中的一票,這票象徵年輕人對於彰化的立場。

選舉不是文字連署、不是激昂的陳抗行動,它是最低度的政治參與,不去投票,就是讓守舊派的老人們替你決定未來。選舉可以代表懲罰,更可以當成鼓勵,鼓勵那個離你心目中百分之百的理想型,最接近的那個。

把餅做大,找出與你心中理想相近的夥伴,越來越多人加入,透過選舉來鼓勵政治人物,讓他們知道不是只能鞭笞才會動,因為支持者是像你我一樣,我們是厚厚的一群人,我們用選票證明,他的大方向是對,或快或慢「對的,就該去做」,那應該告訴他,這一票我們選擇肯定你、鼓勵你,再給你延續表現的機會,好好做給青年人看。

我很肯定地告訴各青年朋友,魏明谷和王惠美的縣長之爭,你值得支持魏明谷。或許你沒有100分的滿意,但政治場域沒有天上完人,選舉就是在70分與30分間取捨,當作拾荒也罷,我們該看清楚尚有利用價值的資源回收,還是該被掃進焚化爐的一般垃圾。

有人說是含淚投票,但我很講清楚的是,含淚是因為期待高標準,但當你想到如果能夠讓舉步維艱的彰化,至少一步步逼近理想一些,我們這個世代含淚的不滿意,其實是讓下個世代有機會進步,能夠微笑的原動力。

含淚只是短期的看法,長遠來看,我們會對這四年的決定露出微笑,所以,請你勇敢地做出價值選擇,團結整個青年世代勇敢地擔起未來的重責。

就像這張彰化人參加反空汙遊行的照片,我始終相信,我們團結起來就有力量,改變就會發生。彰化縣長,我會支持支持1號,魏明谷。

熱門推薦》
►警惕台灣選舉「奧步背後」的奧步
►懂得「引起話題」的韓國瑜

►放眼2018大選/點我看【全系列觀點文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