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台灣的綿羊和老虎都太多了?(上)

▲在台灣,工作上無論做什麼事,都擔心對方的面子掛不住,所以講話都是繞著彎子。(示意圖/路透社)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為什麼台灣的政治品質偏低?因為台灣的人太好。 

台灣真是儒家傳統社會餘韻猶存,在人際往來上顧面子、講和諧、重情義。比方說,有些學術討論會好像是學術報告會,學者各自報告完畢,彼此並不「批評指教」。討論?辯論?都不做。可奇怪的是有成就的學者還是不少,大概是自己和自己辯論,練內功,採取「自我心戰」學術研究法。

「練內功」也適用於認識台灣政治。台灣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代理主任委員在去年年底前提出高度敏感的議題,開記者會表示新台幣要改版,去除前總統蔣中正的頭像。我聽到了解內情的人說,這位主委做這樣敏感的政策性談話,事前沒有和相關部門溝通評估。中央銀行主管業務,卻完全不知情,央行總裁只好反客為主,主動打電話去友情洽詢改版辦法。

在台灣,工作上無論做什麼事,都擔心對方的面子掛不住,所以講話都是繞著彎子,留有餘地,講著講著,香甜軟語呢喃,男性女性皆如此,你根本聽不懂他或她與你究竟在說什麼。於是溝通失靈,行事很可能就偏離要求,執行力度需要反覆補強。

我在台灣經常遇見餐廳服務生輕聲細語繞著說話,既是「恐怕」,又是「大概」,還有「好像」,最後要再加上「有一點」,完了附帶一句,「那我們還要加油。」

你這道菜到底辣椒放多放少,還是可以免辣?說嘛!

點菜吃飯「好像」會出現「代溝」加「文化溝」。

在台灣去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一出電梯就會有工作人員不但指路,還很好心地主動告訴你洗手間的所在位置。有幾次我遇到的工作人員竟然不厭其煩地告訴你不止一處洗手間,絕倒!其實大家在匆忙之餘聽完也記不得。這在歐美見不到,在大陸香港也絕對沒可能。

有一回我在一場演出節目告一段落的時候必須提前離席,工作人員忙不迭地告訴我,「如果離開,等一下就不一定能再進來嘍?」意思是,演出期間一旦出場便不能再進場。但是對於這樣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常識,竟然需要說而且說得如此婉轉,似乎別有深意,我愣了半晌,真把人給急死!

我還留意到在國家音樂廳這樣一個首善場所的走廊,總是可以聞得樓下餐廳「春水堂」的滷味飄香,真有些滑稽。但是台灣人太好,大家將就,顯然沒有一個人感到這有什麼不合適而需要改進。

事情是相互比較出來的,如果有機會去一一體驗一下台灣、大陸和香港的航空服務,會發現華人都很進步,但是風格明顯不同。

台灣空姐太好,處處為客人著想,服務周到,這是多年如此,真不容易。不過,上個月長榮航空竟然發生行動不便的外籍男乘客要求協助「脫褲子、擦屁股」事件,偉大的空姐給予了合作但是嚴重感到受辱。

這個事件反映出台灣空姐的服務其實普遍過於謙卑,似乎沒有必要。「以客為尊」的管理文化對空姐要求過高,把客人都寵壞了,結果明明是一個好的想法卻變態發展成「以客為王」,導致任性的「孩子」在萬尺高空稱帝,挑戰「僕人母親」「服務」的底線。

台灣人太好,不止在天上,在地面也會發生如廁意外。男性上公用洗手間,許多人為了節約用紙,決定不將手擦乾。有人順手甩水,揚長而去,我有幾回在旁邊不幸遭到池魚之殃,被仁君某甲甩開的水濺得一臉都是,很尷尬。沒想到的,是我才將臉上的水抹掉,舉手開門,結果廁所門把給前面幾十個人的濕手拉來拉去,我剛擦乾的手,這下子又濕了。

「人好」會使得你在學術、餐飲、娛樂、旅遊和如廁等等各式各樣的情景獲得禮讓,遭到意外波及明顯居少。禮讓的部分,全世界華人都在表揚,老外也很佩服,台灣的總成績是幸福的,但是在政治上便或許會感受大痛苦。

台灣政治,劍拔弩張,怨氣沖天,語言情緒兩極化。

熱門文章》
►政治論述 還不快想清楚(上)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