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從伊斯蘭國崛起看西方反恐作為變化

 ▲▼根據美軍協訓經驗,由於語言隔閡和文化不同造成的差異讓中東部隊需要更多時間才能了解訓練內容。(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根據美軍協訓經驗,由於語言隔閡和文化不同造成的差異讓中東部隊需要更多時間才能了解訓練內容。(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伊斯蘭國的崛起代表的不僅僅是所謂的恐怖主義,而是一場類似猶太復國運動的武裝組織在地化過程。

伊斯蘭國與傳統恐怖主義

雖然國際輿論都聚焦在伊斯蘭國掛名的對外恐怖攻擊行動上,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看,伊斯蘭國真正的目標顯然並不是比照神學士政權企圖打倒帝國主義,而是利用中東地區的混亂、現有政權無力弭平區域亂象的權力真空期趁機崛起,以回教教義為號召,結合穩定的經濟支援吸收作戰人力,並且擷取過去神學士政權極端政策失敗的教訓,在已經攻克的地區實施民事綏靖,讓原本長期處在自生自滅狀況的現地住民得到最基本的生活支援,甚至還提供工作吸納原本失業的青壯人口。

從伊斯蘭國占領區的狀況來看,伊斯蘭國統治組織對於專業人員的運用可說是不遺餘力,而且範圍廣及金融、醫療乃至於法律,也就是支撐現代社會運作的主要骨幹。正因為有這樣的科層組織支援運作,伊斯蘭國才能夠逐步建立自有財源基礎,降低對於外援的需求。

換言之,伊斯蘭國與其說是神學士政權的遺緒,倒不如說是21世紀版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只是巴解組織主要聚焦在區域問題,但是伊斯蘭國卻把目標放在整個中東地區。因此在戰略層面來看,伊斯蘭國始終掌握主動權。

或許有不同意見認為訓練哪算是吸引力,但是對於大多數投身內戰的民兵來說,能夠得到正規軍事訓練,代表增加戰場生存機率,同時也能夠學到更多新式武器操作的方法。畢竟步機槍操作保養可能靠著土法煉鋼還是口耳相傳就能夠摸得清楚,但是反戰車飛彈、跳頻加密無線電甚至是野戰砲操作可就沒辦法無師自通。

伊斯蘭國的形象牌則是能夠有效吸引海外志願者前仆後繼,而且因為如前所述擁有相對良好的訓練與給養機制,因此海外志願者不會製造反向宣傳,反而能夠成為伊斯蘭國對外招募的活看板。這種利用網路媒體的口耳相傳機制最大的威力在於公信力。

回歸原點

▲▼反恐情報戰的主要問題在於分析研判,因此需要大量受過專業訓練的分析人員才能有效鑑別情資價值,否則情報過量只會淹沒指參系統。(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反恐情報戰的主要問題在於分析研判,因此需要大量受過專業訓練的分析人員才能有效鑑別情資價值,否則情報過量只會淹沒指參系統。(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而且自911事件之後,恐怖行動已經跳脫過去在冷戰中宣揚政治訴求的既定框架,重新回到利用暗殺或是攻擊不特定多數目標藉此打擊心理層面的原始想定。由於攻擊手段單純化,攻擊小組所需要的訓練就大幅減少,就算是原本沒有經驗的志願者在經過自我訓練之後也能夠滿足最低限度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伊斯蘭國對於這些海外恐怖攻擊都在第一時間內承認所為。但是目前大多數已知的攻擊行動幾乎都是由當地志願者所發起,至於比照911恐怖攻擊事件直接由伊斯蘭國策動的大規模境外恐怖攻擊則尚未發現。

換言之,對於伊斯蘭國而言,對外的恐怖行動並非目的,而是藉此牽制外部國家並且強化內部向心力的手段。只要能讓原本有心插手的干預者投鼠忌器,就能夠為伊斯蘭國爭取更多的時間縱深,讓已經初具雛形的國家科層體制和經濟基礎能夠更加穩固。

就另外一方面來看,伊斯蘭國的崛起其實對於基地組織在內的傳統恐怖組織而言是一大威脅。因為伊斯蘭國不僅大量吸收人員,同時也壓縮他們的勢力空間。相較於缺乏統治能力又僅以恐怖手段維繫社會體制的神學士政權而言,打著回教國家復興大旗又能夠和原有勢力調和鼎鼐,提供民眾日常生活所需並且重建社會機能的伊斯蘭國受到民眾支持是理所當然。因此伊斯蘭國和神學士政權在中東地區的衝突已經逐漸浮上檯面,這也說明了伊斯蘭國和傳統恐怖組織在本質上的不同。

總體戰再次復活

最基本的做法就是摧毀其經濟基礎,讓伊斯蘭國的統治架構自行崩潰,這樣才能夠有效遏止其對於境外恐怖行動的支援,這也是為何美軍近來開始針對伊斯蘭國的運油管道實施阻絕打擊的原因。

當然上述作戰需要假以時日才能發揮效果,而且在目前中東地區的混亂態勢下,能否完全封鎖伊斯蘭國的運輸管道也頗有疑問。畢竟從以色列的經驗來看,即便在西岸邊境設下重重關卡,各種走私偷渡依然層出不窮。而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這種接近瓦解的國家中,就算美軍挾著技術情資的絕對優勢恐怕也難以畢其功於一役,因此要對抗伊斯蘭國的反恐作為就不能把耗時費力又危險的地面作戰列入考量。

▲▼要剿滅伊斯蘭國對於境外恐怖行動的支援需要投入大量地面作戰部隊,但這是目前西方國家力有未逮之處。(圖/翻攝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要剿滅伊斯蘭國對於境外恐怖行動的支援需要投入大量地面作戰部隊,但這是目前西方國家力有未逮之處。(圖/翻攝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這裡指的地面作戰包括兩大部分,一是內部安全,二是培養現地反抗勢力。其中內部安全在基本上屬於軍警情治單位原有業管,因此問題主要在於情資分析和威脅偵測,實際出動特勤隊上演反恐任務的機會反而相對較小。因為恐怖攻擊的優勢在於暗箭難防,今天把荷槍實彈的特勤隊擺在機場的宣示意義遠大過實質,因為真正有準備的恐怖分子在以製造社會恐慌為前提下大可選擇其他人口稠密處發起攻擊。

而在組建現地反抗武力方面,實際介入中東的各個國家為了避免實際派兵,其實從過去就一直試圖扶植能戰敢戰的現地反抗武力。問題是就目前的狀況看來,就算是戰力最精良的庫德族部隊也面臨敵眾我寡的困境。

退而求其次的做法就是強化現有武裝勢力,並且結合軍事顧問提供情資與遠程火力支援。如果可能的話,提供民事重建工程所需要的必須資金和裝備,讓武裝勢力也能夠提供和伊斯蘭國等量齊觀的生活保障。但問題是中東地區的勢力衝突結合了宗教、種族和經濟等各項層面,導致在選擇和評估援助對象時需要考量諸多因素。像是庫德族和土耳其的衝突問題一日未解,要想獲得美國的全面支持就絕非易事。而伊朗雖然看似與美國重修舊好,但是要取得彼此間的完全信任恐怕也需要更長的時間,更不用提以色列和其他阿拉伯國家間的緊張關係所造成的影響。

而由於許多非西方區域強權內部的回教問題只多不少,因此對於伊斯蘭國的態度往往刻意保持模糊,希望藉由加強內部管控避免互通聲息,但又不想承擔被伊斯蘭國當成境外攻擊目標的風險。因此西方國家在未來最可能採取的顯然是延續之前的做法,但是對於伊斯蘭國的經濟封鎖會不斷加強,特別是利用國際金融體系所進行的資金轉移和黑市武器交易,期能在根本方面削弱恐怖主義的給養溫床。

熱門推薦》
►亞太地區的潛艦競賽,台灣未來還會缺席嗎?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