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文化重估:幫助青年做到從聰明到自信的轉型

▲中國大陸台港韓日等東亞學生,普遍都很聰明。(示意圖/記者林悅翻攝)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如何鑑別誰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國家?世界上最聰明的國家和地區有幾個在東亞?蘊含著什麼含義?

聰明的國家和地區

英國的VoucherCloud最近公開發表這樣一個鑑定:聰明的國家,必須包括聰明的過去、聰明的現在和聰明的將來。

• 聰明的過去,它按照WorldAtlas在去年3月更新的各國諾貝爾獎得獎人數排序。

• 聰明的現在,它按照2012年Richard Lynn和Tatu Vanhanen在英國出版的《Intelligence: A Unifying Construct for the Social Sciences 》所列出的各國IQ平均值排序。

• 聰明的將來,它根據2015年Our World in Data所研究統計的各國學生考試成績排序。

第一,按照各國諾貝爾獎得獎人數排序,美國以368人奪冠。接下來依序是英國(132人)、德國(107)、法國(62)、瑞典(30)、日本(26)、瑞士(26)、俄羅斯(23)、加拿大(23)、奧地利(21) 。依照WorldAtlas統計,中國大陸有9人,排名第21。台灣和香港各有1人,排名並列第46。

第二,按照各國IQ平均值排序,前6名全是東亞國家。 IQ平均值按照順序分別是:新加坡(107.1)、中國大陸(105.8)、香港(105.7)、台灣(中華民國)(104.6)和南韓(104.6)、日本(104.2)。大陸排名第2,台灣排名第4。以華人為主的星陸港台,囊括前四。蒙古和澳門排名第12和13。英國排名第17,德國第21,法國第24。美國排名第28, 遠遠落後。(我多年事業在美國和亞洲來去,與美國人共事來往極深,派駐過香港,並且在北京大學和復旦大學客座任教;在加州大學法學院母校和台灣,我也都輔導不同種族背景的學生,包括而不限於非漢族華生與高加索背景的年輕人。)東亞各族裔的IQ平均值領先,毫不令人意外。東亞的弱點從來不是IQ。

第三,按照各國學生考試成績排序,前5名又是全落在東亞。前8名按照順序分別是:新加坡、南韓、香港、台灣、日本、俄羅斯、中國大陸、澳門。新加坡第一,港台排名第3第4,大陸排第7,美國排第13,以色列排名第15,英德法俄四國都在25名之外。

創新活動大部分會發生在東亞

分析前述這三個排列,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結論:東亞地區的現在和未來,聰明程度都超過了西方。除非是美國把人才吸收走,只要是東亞環境許可,制度夠好,世界未來的創新活動可能大部分會發生在東亞。

將聰明的過去、聰明的現在和聰明的將來,三個項目相加,得到綜合排名依序如下:

• 日本、瑞士、中國(第3)、美國、荷蘭、俄羅斯、比利時、英國、加拿大、南韓、香港(第11)、德國、台灣(第13)。

日本排第一;中美的綜合聰明力度接近,彼此相去有限。俄羅斯在前列,而台港韓德接近,以色列排名第22。法國排名第24,落後於東亞、北美、北歐和東歐諸國。新加坡吃虧在沒有諾貝爾獎,排名第25。印度沒能進入前25。

補充一點,如果不是靠諾貝爾獎的過去得獎數,今天排列世界最聰明的國家前25名,不會有如此多的西方國家。

按照這樣一個評鑑,可以說,東方興起,來勢洶洶。

人類學家這麼說:在冰河時期結束的時候,西方的社會發展開始領先於東方。西方的發展優勢到了公元550年完全耗盡,接下來有1200年由東方領先西方。工業革命前夕,西方重新趕過東方,保持優勢一直到本世紀。

不僅僅根據一個評鑑觀察,但是在本世紀,東方與西方的社會發展速度和實力的確都已經愈來愈接近了。

可是,關於莫名的自卑感…

我在讀到上面介紹的VoucherCloud的這個統計之後,最近收到一段視頻,一位比較著名的大陸自由學者談到青年學生在面對西方人的時候會有莫名的自卑感。

見西方人還會自卑? 「五四運動」已經過去一百年了,而且前面的數據說明著,東方各國擁有「聰明的現在」和「聰明的未來」,大家不會不感覺到。

這位自由學者這樣論證:人類同物種,智能無區別,但中華文化偏於技藝,而且在智能運用上調動不足,結果西方哲科體系形成優勢。他舉例說,近1千年華夏民族對人類幾乎沒有重大的思想文化貢獻。科學界4千個法則,猶太人貢獻達到15%,華夏貢獻不到1%,彼此反差懸殊。康雍乾經濟體量當時佔世界3分之1,而西方同時期卻出現牛頓、洛克、亞當斯密等等極有貢獻的思想家。他總結,經濟上的發達,那是暴發戶,不會受人尊重;要贏得尊重,必須先要有文化和精神貢獻,這樣也才能夠克服自卑。

這位學者處在中國大陸唯物主義的大環境底下卻突出文化和精神,他說,單單經濟發達是不夠的。他的批評一語中的,可是他的若干觀點值得商榷。

首先,經濟發展其實有助於提升尊嚴。別的不說,大陸近年來有三一重工和華為等公司聘請美國優秀的律師去控告美國政府違憲,都這樣了還自卑嗎?但是大陸內部也有聲音,認為類似三一華為在大陸萬一遇到糾紛大約不會去控告大陸政府。大體上也許可以這麼說,大陸企業家以及種種優秀人才如今面對西方其實頗為自負,這是毫無疑問的,自卑感早就一掃而空了,但是在國內見官立馬矮半截。

其次談到這位先生強調的「人類同物種,智能無區別」。怎麼沒有區別呢?說到體能,美國的籃球以及許多其他球類和田徑運動員,黑人往往擠掉白人,而黃種人更是鳳毛鱗角。說到智力,前面的數據告訴我們,東亞地區的現在和未來,聰明程度都超過西方。應該客觀而準確地這樣評價,人類物種雖一,人種有別;不過退一步說,人種群體遺傳所產生的區別並不構成文明進步與落後的決定性因素,因為不需要讓人類學家告訴我們,我們自己都可以觀察到,在本世紀之前,地理因素所造成的影響遠遠大於包括生物遺傳等等在內的其它因素。否則怎麼會內陸人群湧向沿海,鄉村子弟奔向大城市,再一起飛往IQ相對低一些的歐美去學習?那不是說不通了嗎?說得通,為的是盡可能排除地理上經年累月所導致的種種不利因素。

從這位學者的思考,可以感覺到他或許誤以為西方人總會拿著集體文化精神和學術成就去論斷尊卑。如果實際存在論斷,在文明範圍內其實主要是生活方式的區別。只要生活方式具備著獨特的優越性,自律自愛自重,西方人主張個體對待便當然敬你。你自卑往往出於意識上誤以為應當自卑,跟民族無愛因斯坦和亞當斯密沒有絕對關係。

反過來說,你已經出了胡適、趙無極、錢學森、楊振寧、李安,但你的日常生活方式與國民習性,如果不幸而讓人覺得低下,那麼還是於事無補。文化和學術代表性人物躋身世界,往往是個人的名聲暴發,和個人的財富暴發其實是類似概念。搞一張文化人物清單,拿出來和西方比,跟搞幾個財富五百強和獨角獸傲視全球,本質雷同。關鍵是普遍性。只有在生活方式與國民習性可喜可敬的時候,中華民族才能夠在普遍意義上結束鴉片戰爭以來形成的民族自卑感。

台港和大陸人對西方人,趨勢是自卑感陸續淡出,已經主要化約成期待獲得認可。可是儘管如此,並且儘管你的平均IQ比西方高、考試成績也比較好,大陸青年如果還會有自卑心理,我猜想或許與教育有關。

提到教育,便必須思考這位學者所謂近千年中華民族對世界文化貢獻空白這個說法。這個觀點似乎錯將西方範式以為唯一基準用來評價中華,馴至自我否定。在過去1千年,南宋永嘉學派提倡義利並舉,永康學派主張王霸並用,明朝王陽明心學壯而東渡,黃宗羲思想啟蒙振聵。這些本土資源,在相關領域都擁有現代意義,但是在當代高等學科教育上,並沒有得到重視。柏拉圖說,「最重要的問題是,誰去教孩子?他們教什麼?」如果高等教科書反覆灌輸西方體系(不論是洛克孟德斯鳩還是馬列),西方便以體系母語和文化原型居高臨下,再賦予價值絕對,於是青年的自卑生根,而這位大陸學者的看法,幾乎可以說是認可了教育誤區。

高等教育導致民族心病

高等教育必須調整體現自我傳統文化價值,不然的話,IQ再高、考試成績再好,還是會自卑,要等到有機會和西方人公平競爭,確實戰勝幾個回合,才能夠重新建立信心。而儘管如此,還是難免對自身族裔文化的現代價值,存在著虛無否定感。

這種現象極為普遍,是民族心病。不要誤以為民族心病題目太大,事不關己。當你有機會與西方人打交道,或者與西方人談判的時候,你可能無意之間會在起點和終點都落在下風。

高等教育必須協助和引導青年普遍做到從「考試聰明」到「文化自信」的轉型

熱門文章》
►川普革命最終要革到哪裡?答案是法院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