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職合理嗎】周天瑋/川普革命最終要革到哪裡?法院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合照。(資料照/達志影像/美聯社)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川普革命要革到哪裡?經濟、軍事、外交、貿易?都對,也都不那麼對。

人治國家,革命到人;軍政國家,革命到軍頭;君主專制,革命到君主;內閣制政府,革命到首相。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革命必須要最終落實在法制和司法上,才算到位。

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革命落實到法制和司法上,就必然會長期體現出文化和制度性丕變。否則她就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因為法律對生活不構成影響,彼此無關。

在國家政策上,川普必須先落實到行政國的簡政、法規鬆綁、外交軍事、醫療、移民、稅制、環保、金融、投資和貿易,所涉及的各種法案、法規和協定。

在文化上呢?包括民權、宗教、墮胎、擁槍權、毒品、教育等等制度和辦法要轉變,然後形成風氣。

最後,這一切凡是會形成爭議的,要必須經過司法案件加以確認。否則如果法官判決某個法律規定違憲,經過聯邦最高法院定讞,革命果實便立刻化為泡影。

所以,歸根到底,必須從司法這一個角度去認識川普革命,這個革命才有長遠意義。

莎翁劇目標:「把搞法律的都殺掉」 川普進行法官換血

莎士比亞在《亨利六世》第二部,由劇中人物嘲弄出這麼一句,「把搞法律的都殺掉」。這句話有深意,搞法律的人涉及面廣泛,上自國家法統工作,下至社會關係、人身自由和財產權利。革命必須革到這裡,方能夠除舊佈新,重新調和。

所以近幾十年美國總統上台,藉由總統任命各級聯邦法官之職權,都定下莎劇式目標,要進行法官立場的左右顛覆,做意識形態比例關係重整。當然這個過程在民主國家不需要用暴力手段進行,可以法官換血,漸進達成。把少數派變成多數派,多數派變成少數派。

聯邦各級法院的法官個個都是終身職,但即使如此,社會還是要面對法官壽命所形成的自然淘汰,以及政治力量利用自然淘汰的機會,介入左右派置換。正常情況,這會耗時8年,總統的兩個任期,前歐巴馬總統就花了那麼多時間,成功地將8個聯邦巡迴法院從共和黨主導轉到民主黨手中,共和黨在司法上於是一敗塗地。但川普汰舊換新速度很快,原因是,川普將司法任命視為他的競選承諾在辦。他在競選過程中,很早就開列出保守派的憲法原旨法官備選清單,史無前例地承諾要任命這些法官。我見過對美國文化前途憂心的選民,便基於這一個非常具體的承諾而投他一票。

而他在操作上的便利之處,是他上任之後到期中選舉之前,他所屬的共和黨在參議院擁有多數;而期中選舉之後,他在參議院擁有的多數不減反增兩席,達到53席。聯邦法官的任命,首先必須通過參議院的認可,所以席次的多數很關鍵。過去幾任總統,都是期中選舉之後丟掉席次,變成少數;川普加席,不同凡響。

我們看一下川普在司法任命工作上取得了什麼成果。

他上任兩年來提名了154名聯邦法官,其中已經有84人得到派任。其中,有兩人是最高法院法官,葛薩奇和卡瓦諾,確定了保守派在聯邦法院維持多數。

兩年來,他任命29位法官進入了聯邦巡迴法院。聯邦巡迴法院有12個,大約150名法官,目前其中5個法院有4分之1的法官是川普任命的。第3和第11巡迴法院,共和黨與民主黨黨籍的法官已經人數相當。過去五位總統沒有人動作這麼快。

這個意義重大,因為巡迴法院更接近人民,每年受理5萬個案件,多數案件都是打到巡迴法院為止。最高法院動見觀瞻,但每年審案很少,平均只有70件。

美國接下去兩年,國會眾議院掌控在民主黨手上,川普施展不開。但是參議院認可任命法官這件事,會是川普的持續政績。這將會是川普影響深遠的重大政治遺產。

不過,美國自由派傾向的法官,最近看到這個態勢,都在盡量延後退休,守住他們的終身職不放。比方說,最高法院法官金絲柏高齡85,最近癌症開刀還堅持不退,否則川普在第一任的頭三年就任命三位最高法院法官,會是歷史上絕無僅有。

川普革命要革到哪? 「聯邦第9巡迴法院」

最自由派傾向的聯邦第9巡迴法院,只有7名法官是由共和黨總統提名任命,有16名法官傾向於民主黨,而這16名其中有9位可退但還在拼搏。

還記得去年感恩節川普與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互嗆。羅伯茲強調法官的獨立性,他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布希法官或柯林頓法官。我們有的是一群非比尋常的、盡心盡力的法官,竭盡所能地對待每個人的平等權利。獨立的司法是我們應該感恩的。」

川普便回嗆:「羅伯茲首席大法官,貴院的確是有『歐巴馬法官』。」「如果第九巡迴法院真的如你所說是『獨立的司法』機構就好了。如果是,為什麼那麼多(邊境安全)的案子在這個(自由派)法院提出,拿到判决?又為什麼其中絕大多數判决最後(在最高法院)被駁回?」川普的質問有根據,歐巴馬時代,民間挑戰總統政策的案子也都提到保守傾向明顯的德州第五巡迴上訴法院。

川普革命他希望最終要革到哪裡?主要座落在美國西岸的聯邦第9巡迴法院。

法官終身職保障 不保證法官素質沒問題

法官的終身制給與了法官獨立判案的保障,但是獨立了,不表示法官既有的素質問題、勤力問題,還有法哲學、意識形態和立場問題,都頓時一概消失。美國司法獨立的發展已經成熟,法官素質很高,也操守講求,但美國的聯邦司法史告訴我們,法官也是人,辦案角度和觀點有所不同,而且行動派法官造法,存在於各級法院。一個行動派聯邦地方法官的判決可以在一定時間之內號令整個聯邦,侵犯到民選賦予的總統行政權和國會立法權。

美國民主的特色是司法權超大,所以每一位總統都對法官的組成極為重視。不要看川普大亨風格,誤以為他行事草率。他的理性與忠實,體現在比如對法治社會的影響極為關鍵的法官課題上,所以他的死忠支持者,對他不棄不離。

熱門文章》
►政治論述 還不快想清楚(上)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