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殿龍/韓國瑜是禿頭不是冤大頭

▲是否參加2020總統大選,正考驗著韓國瑜的智慧與能耐。(圖/記者蔡紹堅攝)

●畢殿龍/兩岸著名時事評論員。

韓國瑜要不要參加2020大選,一直是關注的焦點。他的模糊應對給社會帶來很大焦慮,也給黨內要參選的同志造成困擾。他在港澳、深圳、廈門出訪期間,國民黨黨主席和有意參選的同志為了是否要徵召其參選,隔空交火。韓國瑜是禿頭,不是冤大頭。他選與不選都會是出於黨和臺灣前途的考量,而不會成為黨內鬥爭的工具或者自己有能力和機會為整個臺灣服務,卻要將這個機會拱手讓給他人。其實國民黨不必為他專門制訂規則,只要將領表作業放在美國出訪之後。相信韓國瑜就會給出明確的答案。他於公於私自行領表「選而不競」會是最好的選擇。

韓國瑜模糊是為大局忍辱負重

韓國瑜在被逼問要不要參選2020,面對多家媒體的反復發問都輕鬆並含糊應對,並非出於自己的貪戀大位的猶豫。因為不同民調機構連續十個民調都顯示其大幅領先,泛藍支持者和中間選民對他有特別的期待。而且支持韓國瑜的人群大於支持國民黨的人群。如果在不適當的時機宣佈自己參選或不選,都會對個人和泛藍陣營帶來傷害。提早明確的答案,也損耗韓國瑜自身的能量。韓國瑜無意之間背負的使命和責任,讓他必須堅持到最後一刻,保留為政黨和臺灣披掛上陣的可能空間。

如果他過早就決定不選2020會讓基層民眾崩潰甚至不出來投票或轉投國民黨之外的候選人。兩次立委補選說明,無論柯文哲或是其本人都沒有能力讓支持者轉投他人。目前看來,2020大選之局,不僅僅存在柯文哲的變局,也存在賴清德,甚至蔡英文和柯文哲或其他人和柯文哲組合的變數。

事實證明,韓國瑜無論在媒體記者有意無意,出於新聞報導需要,還是為其他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打聽底線,沒有給出明確答案是正確的選擇。畢竟離國民黨正式領表登記還有一段時間。這期間一方面靜觀其他黨派的初選態勢,也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為高雄拼經濟。也希望這階段黨內其他候選人能夠脫穎而出,最好能夠優勢領先,不需要他這個最強備胎。

韓國瑜是禿頭不是冤大頭

韓國瑜真心希望黨內有亮眼的政治人物出來,或者這期間原有有意競選2020的幾個「太陽」或大幅提升自己的聲勢,或自行整合完畢。能夠變得更能接地氣、緩解民眾焦慮、明確臺灣未來的方向。真正能將黨的團結和勝選放在首位,而不是太過自負或者利用參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方式,爭取自己活派系的利益。

有人說,黨內有的「太陽」或其支持者,希望用韓國瑜不出來參選,來換取自己的勝出。這是一種懶惰的做法,白費了韓國瑜期間甘作「鯰魚」的苦心。

尤其讓韓國瑜及其支持者寒心的是,韓國瑜參選2020的「正當性」不是其他黨派設置的障礙,而是來自自己陣營的同志用個人私交及目的性、功利性極強、極不專業的專訪,希望讓韓國瑜不好意思說有參選的可能性,用所謂的參選的「正當性」、「最短落跑市長」綁架。更有根本沒有一點可能當選的人,揚言不當副手、不進立法院,還要參選到底的。寄希望韓國瑜全力助選,讓自己獲取黨內出線的機會。

韓國瑜是禿頭不是冤大頭。黨內這些大老的盤算,他不會不清楚。他等距對待每個有意參選的候選人也足見他的智慧和警覺。

其實有人說,國民黨臺面上,有意參選2020的政治人物,不要認為自己對國民黨或臺灣做了多大的貢獻。其實國民黨完全執政過,也曾經立法院擁有過四分之三的席次。不但沒有建立穩固、制度化的兩岸關係,也無法推動很多民生法案。如何能夠讓人相信他們再次獲得政權能夠比以前做得更好?按說,這麼多年風光得也夠了。為了國民黨和臺灣扮演成功不必在我的角色反而更能見到自己的無私。如都是自私的考量,韓國瑜更沒有必要相讓。

至於做最強的輔選,這不比自己參選更輕鬆。更累、更危險、也更不見功。讓第一名輔選第三名,除非韓國瑜想選、能選而不選,真的願做被情義和威脅黨內分裂綁架的「冤大頭」!

韓國瑜自行領表「選而不競」

韓國瑜明確自己對參選2020的立場,最理想的時間是從美國訪問回來之後。他不願意帶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身份去美國。這樣更能看自己的影響力和無需顧忌發表自己的見解。回來後,根據情勢,明確宣佈。

現在的情勢,未必能夠等到他從美國回來。黨內隔空交火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韓國瑜不能再猶豫含糊了。這可能會造成黨內互相傷害、甚至分裂。即便被徵召被動參加,其性價比未必有自己主動更好。

最好的方式是,韓國瑜參選不需要徵召,尤其是不需要「徵召式領表」或「領表式徵召」。徵召初選不會緩解韓國瑜的壓力,反而顯得矯情,不符合韓國瑜的個性。最遲美國訪問回來後,韓國瑜如參選會自己領表或委託他人代領表登記參選。

韓國瑜清楚,自己領表比被動的確有更多一些諸如「當選高雄市長時間太短」等正當性的問題,但他必須面對和能夠經受這方面的考驗。他也有自信只要自己被高雄市民認為,自己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不會背叛他們;贏得大選後會在建設大機場和自貿區方面會幫到他們,就一定會贏得他們的諒解和支持。

韓國瑜的個性和做派,會在領表之後,「選而不競」。即,國民黨黨代表大會決定正式候選人之前,不成立競選辦公室、不到各地競選,繼續全力做好高雄市政,幫高雄民眾衝經濟。如其他人認為需要政見辯論,只要不影響市政,他就參與辯論。相信至少韓國瑜會是一個不錯的陪練。他唯一的希望是黨內其他候選人不要用互相傷害,打擊自己人獲得出線的機會。這樣也許能夠黨內出線,因為不是正向強大,也難以戰勝其他對手。

韓國瑜如果黨代表大會獲得代表國民黨參戰資格,他才會真正全力衝刺和和其他黨派的人競選。他也因為之前沒有自己完整人才班底,屆時能夠整合其他候選人的優秀人才。

韓國瑜一旦正式獲得資格競選,除了確定自己的副手之外,也應同時向外宣佈,立法院院長(如果立法院能夠獲得多數),尤其是行政院院長人選。讓這些人選2020年接受全民檢驗。也表示自己當選後不會頻繁換行政院長的的決心。國民黨的大老為了政黨或台灣應亟盼韓國瑜有參選的意願,都應像朱立倫那樣有胸懷、擔當、高度,知所進退也許於公於私才更能有自己的位置吧!

熱門文章》
►不要九二共識 台灣要什麼
韓國瑜認「九二共識」 將開啟新局面?

►看更多【畢殿龍】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畢殿龍 畢殿龍

兩岸著名時事評論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