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殿龍/吳敦義才是泛藍陣營焦慮的關鍵

▲韓國瑜、吳敦義、朱立倫。(合成圖/記者洪靖宜、黃國霖、湯興漢攝)

●畢殿龍/兩岸著名時事評論員。

2020大選,國民黨有一副好牌和整體佔優的氣勢,卻因為要不要徵召、如何徵召韓國瑜,國民黨中央不斷放話而陷入困境,導致整個泛藍陣營的焦慮。問題的源頭乍看是韓國瑜有沒有參選2020的意願,實質上卻是國民黨黨中央處理自身和徵召問題的方式和誠意。台中大甲媽祖起駕儀式的人潮再次證實,泛藍陣營2020焦慮的產生和解決的關鍵都在吳敦義身上。

韓國瑜有沒有意願接受徵召

國民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包括有機會上媒體的國民黨的菁英,都將問題的關鍵放在要先弄清韓國瑜有沒有意願接受徵召。如果到今天仍糾結於此,不是愚蠢就是裝睡叫不醒。筆者更傾向於這些懷疑韓國瑜有可能不接受徵召意願的人,有自己利益的考量的偽君子。因為他們知道韓國瑜並不拒絕參選2020。而韓國瑜如果要參與2020,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國民黨真心實意的徵召。

韓國瑜有沒有參選2020的準備呢?一開始也許沒有,看美國當初只有學術行程就知道。如前一階段回答媒體問選不選2020較為模糊,是為了國民黨最後勝利保持最大的彈性空間的話,當他提出「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那天起,他已經做好了為國民黨2020披掛上陣的準備。一方面這種思考、路線是整個台灣的思考;另一方面,他的高雄市的四大建設,不但是兌現他競選市長承諾的關鍵,也是建立台灣南北「雙核」經濟引擎的關鍵。而這些建設不可能是地方政府的權責和能力可以達成的。

▲韓國瑜參拜大甲媽。(圖/記者陳玉攝)

另一個能夠確定韓國瑜已經有了充足準備投入2020的印證是:他一路走來對於媒體無數次逼問對是否參選2020的回覆。若從正向解讀難以得出答案的話,不妨反向思考:他如絕對無意2020,斬釘截鐵回答自己不參選2020,請黨中央全力選出其他候選人,豈不是既不讓自己頻繁被騷擾,也讓國民黨的其他太陽趁勢升起的最佳選擇?

其實,正面直接證據也能夠完全證明,韓國瑜做好了準備上場的準備。韓國瑜答應和吳敦義4月5日會面,第二天又以出訪美國為由取消了會面。這顯然不是時間不夠的問題,而是見面要談什麼的問題。吳敦義明知韓國瑜已經做好準備上場,卻要帶著沒有誠意的「徵召初選」、「特邀初選」去逼韓國瑜率先承認自己主動參選的意願。韓國瑜最大的難度也恰恰因為當選高雄市長時間太短而無法主動表態。

在沒有搞定國民黨其他候選人之前,這次會面顯然會讓韓國瑜參選的能量衰減,也可能成為黨內鬥爭的擋箭牌或工具。

4月7日,韓國瑜身邊的人傳出,韓國瑜不會參加黨內初選,以及在台中和南投的數次發言說,他在出訪美國期間吳敦義應先和朱立倫和王金平談談,等他回來再談下一步。更證明他不但做好了參選的準備,也明確了黨內協調的順序和重點。

吳敦義是消除「泛藍」焦慮的關鍵

吳敦義領導的國民黨中央之所以在黨內初選規則反覆放話改變,徵召韓國瑜也只想出「徵召初選」、「特邀初選」,甚至號召國民黨縣市首長、黨部表態支持韓國瑜等LOW招,並非單純智慧不夠。一方面是對韓國瑜的信心不足、誠意不夠;另一方面是,吳敦義缺失協調的正當性和一個黨主席的強力擔當。

儘管從民調看,吳敦義參選2020的意願極低,但因為其沒有明確表態表示不選,沒有消除他之前宣示的自己參選機率「萬分之一」的疑慮。國民黨紛亂到如此程度,自己只有明確的不選的態度,協調各方才不會產生是否在為其個人佈局的疑慮。朱立倫和韓國瑜現階段不願意和吳敦義私下見面大概是主要原因之一。

經過大甲「媽祖政治學」各有意參選的政治人物,民眾對他們表示的期待和熱情以及十數份各家民調,吳敦義應該了解到必須有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民意,也是下決斷定位自己及發揮更強作用的時候了。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參拜大甲媽。(圖/攝影中心攝)

韓國瑜不缺席2020最佳方案

韓國瑜客觀和主觀都不能缺席2020的態勢已經明顯。從國民黨的角度看,不要寄希望等韓國瑜美國回來直接問他要結果,而是首先和朱立倫、特別是王金平會談。朱立倫的立場已經明瞭,他不願意私下談,除了怕被擺一道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無需更多私下交換條件,2020總會有自己甚至團隊很多人的位置。王金平對於徵召韓國瑜態度等於是直接反對,但不會是真正和永遠反對。因為他的面面俱到性格和長期佈局,鐵定有很多人需要他通過參選或參選的動作來獲得關照。只要不過分,並能在選舉中轉化成力量,也無可厚非。吳敦義必須私下聽聽他開出的條件、做出適當的妥協,甚至最終由黨委派王金平出面徵召韓國瑜都是不錯的選擇。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也到大甲鎮瀾宮上香。(圖/記者李忠憲攝)

設若吳敦義真心徵召韓國瑜,但又暫時搞不定其他參選人,自己又無力強力徵召韓國瑜。如能做到將初選登記領表最後時間延後到6月5日高雄市議會總質詢以後,對韓國瑜還是其他候選人都算是仁至義盡了。屆時即使吳敦義自己跳進來領表也名正言順。如自己遲遲不願表明放棄參選,就應該讓其他副主席組成選舉小組才更能服眾。

從各個大老的角度考量,越早表態越能受到尊重,並能在2020找到自己合適的位置。期望韓國瑜不選或者通過自己參選攪局的方式獲得超越貢獻付出的利益的時機已經過去了。韓國瑜需要很多人才和資源,這些大老們誰越早、越主動付出幫忙,誰就更有資格獲取更多的尊重和發言權。

韓國瑜即便聽不到國民黨需要自己的聲音或召喚,但至少感受到遍及整個華人世界對自己的期待,所以也不能將自己參與2020的命運交到一些沒有擔當的國民黨手中。國民黨如果有誠意的徵召或能將初選登記延期到6月最好。如僅僅將自己當作「冤大頭」,欺負自己不能過早主動參選,沒有誠心徵召,不妨也發揮自己獨特的個性,以不變應萬變:無論國民黨何時登記領表初選,都自己或由人代為領表登記。「選而不競」,既有進退自如的參選資格,又能全力拼高雄市政。這樣也算對包括王金平在內的等人仁至義盡了。如果他們明知有王牌卻要自己上,就不是為了國民黨和台灣的利益,無須相讓。如確信通過努力最後勝出自己,自己退出繼續專注市政。但若自己不全力拼競選,民調卻都能領先他們,他們願意花錢費力、自討其辱也隨他們去了。這也許是拯救台灣繼續沉淪的唯一和最後機會。

熱門文章》
►不要九二共識 台灣要什麼
韓國瑜認「九二共識」 將開啟新局面?

►看更多【畢殿龍】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畢殿龍 畢殿龍

兩岸著名時事評論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