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誰」主使斯里蘭卡恐怖襲擊?

●沈旭暉/國際關係學者,現為香港《信報財經新聞》主筆(國際),《紐約時報》顧問(教育),《彭博商業週刊》顧問(國際事務),《亞洲週刊》資深研究員。

斯里蘭卡在復活節期間爆發八地連環恐怖襲擊,造成最少290人死亡、500多人受傷,這樣的規模,比世界各地近年任何一次恐襲都更可怖。讀到新聞,第一時間的問題自然是:誰在幕後主使?這問題很正常,而正正是這樣正常的問題,卻反映了這次恐襲的不平常之處。

通常發生這樣規模的恐襲,二十四小時內,就會有組織承認責任,因為襲擊的目的是傳播恐嚇、宣示自身能力,最應該在全球集中注視之際,加強組織「品牌」效應。雖然斯里蘭卡政府事後聲稱「早已收到情報警告」,但明顯本來的評估是有關組織難成氣候,似乎不能獨力策劃這樣的大手筆。這也似乎說明主謀認為製造長久一點的懸疑,讓群眾散播種種陰謀論,更符合自身目標;政府立刻宣佈暫停社交網站運作,自然也是心理戰的回應。

不少人對斯里蘭卡內戰的印象記憶猶新,筆者上次到斯里蘭卡時,內戰依然進行中,曾隨同國際組織到訪兩軍交接的緩衝區,對北部泰米爾人的游擊隊印象難忘。泰米爾之虎(註一)昔日不但強悍,還擅長自殺式襲擊,令當地人條件反射下,想到是否死灰復燃。但邏輯其實剛好相反:就是在內戰高峰時,泰米爾之虎的主要襲擊對象,始終是佛教徒的僧伽羅人、頂多加上穆斯林,而針對基督徒的情況不多,因為後者並不構成主要威脅。何況沒有了印度強援後,泰米爾游擊隊就算久延殘喘,有沒有這樣的實力,也成疑問。

斯里蘭卡政府聲稱襲擊前收到的警報,關於名叫National Thoweeth Jama’ath的本土激進穆斯林組織。外間對這組織所知極少,只知道根據官方資訊,他們去年策劃了幾宗破壞佛像一類的襲擊,規模不大,關注也有限。這次恐襲幾乎同步進行,除了在首都科倫坡,還有相隔千里的其他城市,說明策劃者要有相當動員力、組織力、溝通力,可比十年前的印度孟買連橫恐襲。這次同樣是襲擊五星級酒店、遊客區,但沒有了脅持人質,卻波及數個城市,打擊面已超出孟買恐襲;可堪比擬的唯有9/11前三年的東非恐襲,相隔千里的肯雅首都內羅比、坦桑尼亞首都三蘭港的美國據點同步遇襲,後證實是蓋達所為,形同宣戰。凡此種種,難免令人擔心這次恐襲是否涉及國外組織。

斯里蘭卡內戰後,經濟發展其實不俗,也成了外國遊客寵兒。這次恐襲對斯里蘭卡打擊極大,從旅遊業得到的外匯可能大減,影響可比恐襲之於埃及。斯里蘭卡並沒有國際上的大仇要刻意破壞當地經濟,也沒有甚麼組織可能短期內取代現政府。但對擁抱多元文化、全球化時代的各國精英而言,這類襲擊的陰影卻最大:坦白說,除了斯里蘭卡人,各國人民對這次恐襲反映相對冷漠,最感同身受的,大多是和當地有接觸的一小撮人,而這些人普遍並不草根。

從襲擊的殘酷手法可見,策劃者針對的,似乎不單是斯里蘭卡,而是對整個全球化生活方式存有刻骨仇恨。無論是激進穆斯林、激進基督徒、激進佛教徒、激進無神論者,這方面的情緒,幾乎一致。預言未來這類襲擊陸續有來,並非言過其實,何況還有更可怕新科技的出現──明續。

註一:泰米爾之虎(LTTE)

斯里蘭卡泰米爾族昔日的游擊隊,1976年成立,曾長期割據斯里蘭卡北部,和僧伽羅族主導的中央政府對峙。泰米爾之虎培訓了一支「黑虎」自殺式襲擊隊,專門進行政治暗殺、炸毀建築物等恐怖襲擊,因而被全球列為恐怖組織。2009年,泰米爾之虎承認戰敗,解散武裝,最高領導人被殺,正式結束三十多年的內戰。

熱門推薦》
►台灣可以從斯里蘭卡恐攻中學到什麼教訓?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