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用特區為年輕人打造未來

▲打造一個年輕人能安居樂業的自貿特區,才能讓他們重拾希望。(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馬凱/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前總主筆,中華經濟研究院前研究員。

煞費苦心、大費周章努力創建一個「自貿特區」到底要做什麽?自從韓國瑜在高雄炒熱這個冷灶之後,就引發廣泛的熱議。經過藍綠雙方激烈爭辯,異議似已逐步消化,贊成的聲音漸占上風。不過,特區到底該做什麽,依然言人人殊。最常見的,是要在一個高度自由開放的環境中,讓一些全球重視而在臺灣發展受到法規限制、官僚心態阻礙的產業,或是與他國相比瞠乎其後的產業。因而眾人各顯神通,強要列舉出若干炫人耳目的名堂爭奇鬥艷。

如此畫蛇添足,又落入數十年來迷信政府老大哥指點民間業者發展明星產業的窠臼。其實,有如一個手足久被綑縛的人,一旦斬斷桎梏,他究竟該當農夫、工人、藝術家還是政治人物,又何需他人費心?當他可以自由自在、從心所欲,自會充分掌握優勢、發揮所長,投入過去不敢想像的無限空間。打造一個自由開放、基礎設施完善、法規明確易行、管理親民高效又揚棄一切不必要干涉的大環境,開闢一個在國內從未得遇、友善便利人人嚮往的新天地,任何能夠掌握臺灣既有優勢、充分發揮潛力的行業,都會瘋狂競逐大展身手的機會。何勞大家如瞎子摸象一般妄自揣摩?

然而,發展什麼產業,對特區而言,猶其餘事。除了上一篇所強調的臺灣的方向、教育等外,打造特區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徹底根絕讓年輕人不能安居樂業、施展長才的所有障礙,為他們,也就是為臺灣打造一個光明的未來。

▲▼ 反送中,香港,逃犯條例,6.16。(圖/香港民主黨翠樂區主任盧俊宇提供)

不可諱言,年輕人最大的噩夢,就是看不到充滿機會與希望的前景;如果前途一片黯淡、薪資連年倒退、對未來不敢懷有任何夢想,多少年輕人會意氣昂揚地奮發努力?因此,為臺灣找到新出路、開出新方向,讓經濟能再創光明前景,自是第一等要事。但有前景,更要有本事促其實現,趕快重建崩壞的大學與技職教育,對年輕人而言,也是無比急務。

除此之外,年輕人更要直接面對幾個無可逃避的問題。最迫切的,當屬每天都必須面對的安居問題。儘管臺灣不乏富可敵國的豪門,可高踞如帝寶之類的豪宅,單是每月所繳的管理費即逾一般年輕人數倍薪資;但絕大多數年輕人以其戔戔之數的月薪,面對動輒千萬起跳,而且連年漲價的住宅,不吃不喝數十年也買不起。連最起碼的安居的權利亦不可得,這是貧富不均的社會裏最無法容忍的現狀。然而年輕人處此困境之中早非一日,一年不如一年,當政者卻束手無策,甚至視若無睹,要到何日方能得脫?

追本溯源,這乃是數十年來臺灣的土地政策、農地政策與土地稅制交織而成的陳痾;又與扭曲變形的地方自治交互為用,使得台灣早已落入炒地皮集團手中,無以自拔。不僅房價愈炒愈高,讓眾多奸商政客獲利無比,而且民主政治的根基、官員的官箴政風,亦飽受荼毒。這個既得利益集團自下而上、左右包庇,鑄成一個固若金湯的共犯結構,不設法打破現狀,今日的香港就是炯戒!

橫空出世的自貿特區,就是跳出魔掌的最好機會。首先,開闢草萊,憑空建立的特區,所有的土地都來自區段徵收及土地重劃,完全由特區管理單位負責分配及利用;不論徵收前如何,一旦正式運作,即可完全阻絕炒地皮集團的魔掌。

其次,特區可從設立之初即訂定安居政策,其中可包含兩個部份:其一是,效法新加坡,讓8成居民可以住進平價的組合住宅區內,完全免除望屋興歎的噩夢。其二,在特區條例中,仿效德國政府,明文規定炒作房價及房租乃犯罪行為,將受到判處徒刑及罰款的制裁。同時官民合作,建立有效機制定期商訂合理房價與房租,做為裁定的依據。二者並行,在穩定的房價、房租及充足的平價住宅支持下,安居問題即可一勞永逸獲得圓滿解決。

年輕人生活於今日的臺灣,另一個大難題,就是除了居無其屋之外,不敢生、養不起,因而連人生最起碼的成家問題,都望而生畏。即使姻緣成就,對生兒育女也視為畏途。於是愈來愈多無子家庭;願意生養的,也多半有一子或一女即足。因而臺灣的出生率乃江河日下,如今已排在全球倒數幾名。

經過十餘年的遷延,出生率下降的禍害已彰彰在目。不僅勞力日益短缺,高齡化也愈演愈烈,每個年輕人要奉養的長輩快速增加,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就更不敢生、更養不起,形成一個不斷向下沈淪的惡性循環。同時,出生率遽降,少子化問題加重,即使未至總人口轉為負成長的地步,許多行業已走入衰途,國家的元氣也不免受到斵傷。日本連續三個失落的10年,這正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根源。

此問題識者已憂心多年。政府近年來雖亦採取若干措施,但毫不見起色。原因在於它涉及許多層面,必須多管齊下方能奏功。特區就是一個可以畢其功於一役的最佳場合。在一個新設的特區內,可同時解決幾個最具關鍵性的問題。頭一個正是前述的安居問題。安居,方敢成家,成家,方能生養,合宜的居住成本,方能減輕養兒育女的負擔。更進一步,若分配平價住宅時,可依家庭狀況排定次序,子女愈多者愈優先,則生育的動機自可大為增強。

除此之外,全新規畫的特區,還能做兩件事情:第一,在每個工作場所及社區內設置便利的托兒育幼空間,使工作與照顧子女得以兩便。第二,每個社區都妥善規畫適合三代同堂的住宅,既能享天倫之樂,又可相互照顧,大幅減輕年輕夫妻照顧兒女的負擔。更理想的安排是,將兒女當做全民共同撫養的公共財,讓年輕父母的經濟壓力降至最低,低出生率問題應可迎刃而解。

生活在這樣的特區裏,當會是每個年經人的夢想!

熱門點閱》

►自貿特區的靈魂是「規模」

►一個「自貿特區」治台灣大病

►看更多【馬凱】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馬凱專欄 馬凱

社會企業公約基金會創辦人,經濟評論家,《經濟日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