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民進黨對問題解讀的自我矛盾,怎解?

▲筆者質疑政府一直大幅度的展開對大陸提出「一國兩制」的反制,卻沒用同樣力度去反對自己內部對「台灣獨立」的訴求。(圖/記者屠惠剛攝)

▲(圖/翻攝自邵宗海臉書)●邵宗海/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對於我們政府當局對對時下一些問題解讀的自我矛盾,因而帶來給我們社會及民眾充塞著疑感與迷惘,覺得真的需要來質疑當局、並釐清真相。作者謹以政府對香港的「反送中」活動,只是一昧的肯定他們追求自由民主的心願,但卻避開對他們採用暴力相向舉動的指責;以及另方面,政府一直大幅度的展開對大陸提出「一國兩制」的反制,卻沒用同樣力度去反對自己內部對「台灣獨立」的訴求,因而對這種只接受對自己有利的定位與評價做法,就會疑惑的在猜測:「合理嗎」?

先說說香港的「反送中」活動,自今年6月9日展開遊行表達抗議與示威之後,接著這項運動便逐漸演變到7日2日群眾衝進香港立法會,採行了暴力破壞的行動,我們來看看政府當局是怎麼來看這場在台灣曾經也上演的戲碼?

譬如說,香港在「反送中條例」遊行展開之後,陸委會是說明這個遊行活動,是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並讚許港以具體行動,充分展現捍衛自由、法治與人權的強大決心與意志力,來向港府的粗暴修法說「不」。陸委會並補充說:「我們由衷感佩,也呼籲港府不應再裝聾作啞,漠視社會的擔憂與質疑」。

可是等到香港「反送中」民眾佔領立法會,以暴力行為破壞立法會內部設施,蔡英文總統卻是平和回應表示,近來香港一連串的群眾活動,在在顯示出香港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心願。希望香港政府可以拿出誠意,來面對人民的請求,只有誠意的面對、誠實的面對,社會的衝突才可以解決。臺灣也非常注意及關切香港民主自由的發展。沒有一句對香港民眾採行暴力行為作出「不認同」或「譴責」的立場。

我們不僅懷疑政府的立場是否只選擇對它有利的立場來發表談話,因為香港抗爭的對象是北京,而它正是民進黨當局的共同敵人,因此,政府態度就不是針對「暴力相向」的行為都應採取「全球性」理性選擇的譴責。但是,如果等到有一天,反對民進黨政府的群眾,僅僅只是不同意立法院審議中的法案,便衝進立法院或行政院以暴力去破壞所在地的設施,請問蔡英文總統,妳還會說出「在在顯示出台灣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心願」這句話?更不要說,每次總統府前若有訴願性的群眾運動,是不是基於蔡總統所說「政府可以拿出誠意,來面對人民的請求,只有誠意的面對、誠實的面對,社會的衝突才可以解決」,決定不再調派警力,架起有剌鷹架,來組擋陸委會說過的「充分展現捍衛自由、法治與人權的強大決心與意志力」的台灣人民?

另外,再來論及「一國兩制」在台灣受到壓制的看法。其實,「一國兩制」只是台灣民眾可以在「國家與政府體制」裡的其中一個選項,而且還沒成熟到民眾已經面臨必須有所決定的時刻,所以它被討論,只是言論自由中的一環,政府可以採取「不會接受」的立場,但另方面它又不肯說出對「台灣獨立」有「排斥」的態度。

譬如說,陸委會主委陳明通7日2日在華府參加傳統基金會舉行的「兩岸關係:當前挑戰及未來發展國際研討會」,以「民主與和平是兩岸關係發展的關鍵詞」為題發表演講時,特別說到:「絕不接受『一國兩制』,已是當前『台灣共識』,更遑論台灣看見香港、新疆與西藏的現在」。而稍早在6月15日,蔡英文總統也提到:「不接受一國兩制,是臺灣人民不分黨派,最大的共識,這就是我們臺灣的基本立場」。

台灣當局「不接受一國兩制」,政府立場有共識,我們相信。但是不是台灣人民當前所接的「台灣共識」,可能還有爭論。即使就算是「台灣共識」,但允不允許民眾自由來討論,又是另外一個話題。當我們看到一個甫告擔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都可在國會殿堂大聲疾呼的宣稱自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卻沒見到蔡英文總統在第一時間說出「不接受台灣獨立主張,是台灣人民不分黨派,最大的共識,這就是我們台灣的基本立場」,是不是當局對問題的因應仍有「選擇性」的想法?這也正是當前社會充塞了很多質疑及爭議的所在。

熱門推薦》

►台積電只能自謀出路嗎?

►美國拉抬「辣台妹」是福是禍?

►看更多【邵宗海】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邵宗海

邵宗海 邵宗海

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