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瑜之亂】吳崑玉/沉「瑜」落燕「吳」奈何?

雲論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為誰妍?」這是賈寶玉神遊太虛幻境,走到「薄命司」時,看到門上的一副對聯。將此聯改改,用來形容吳主席與國民黨現在的狀況,恐怕也相當貼切。

國民黨從去年1124大勝到今天,已經把「夜襲」唱成了「魂斷藍橋」,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原因就是「勇者任其自進,怯者任其裹足,犧牲者犧牲而已,機巧者自為得意。」這是1947年張靈甫將軍在孟良崮戰歿前,上書老蔣所言,70多年來,國民黨人的自私投機性格依然沒有改變。

從2008年的「好馬眾人騎」,到2014年的「樹倒猢猻散」,檯面上政治人物「為己不為黨,有我沒有國」的心思已經讓人看在眼裡。2018年底的逆轉勝,重新激起了所有藍軍菁英的希望,於是紛紛表態投入總統選戰。

此時作為黨主席的吳敦義,其實也是有點私心的。無奈現實比人強,多年來累積的不信任感,如今讓他民調墊底,於是只好轉去先當個「King Maker」。但他又不甘心讓不對盤的朱立倫、王金平上位,韓國瑜剛當高雄市長,參加初選機率不高。於是把國民黨金主郭台銘扛出來,卡韓擠王兼滅朱。沒想到,韓粉不依就是不依,最後韓國瑜自己也動了凡心,跳下來初選,悲劇就此上演。

▲筆者認為吳敦義作為黨主席,其實也是有點私心的。(圖/記者屠惠剛攝)

吳敦義的錯誤在於兩個方面:第一,國民黨自有初選以來,多是早有「規劃人選」,然後行禮如儀。如果真的搞初選,結局多是結下不可化解的恩怨,而不是競爭-整合的過程。但吳偏要「簡單複雜化」,不決人選卻搞初選,於是「春恨」自此展開,「秋悲」只是必然結果。

第二個問題是「失去信任」,這是國民黨高層最鄙視,卻是長期文宣戰中最重要的指標,因為失去信任,就再沒有人要聽你講任何話。王、朱、吳都已失去深藍信任,而深藍力挺的韓國瑜,信任度宛如迫擊砲彈道,去年以高於45度角暴升頂點,卻因展露野心和不斷失言自爆,「五點聲明」後以45度角下墜,信任度一個半月內從50.3%掉到33%(美麗島民調),加上整個黨對於一國兩制與反送中的沉默,現在則是信任度30%,不信任度卻高達63%。

更可悲的是,素人郭董也沒得到好處,一連串失言與過度表演,讓人看見他政治素養的欠缺。初選失利,現在準備自行參選,又要揹上分裂藍軍的罪名。民調支持度沒有韓國瑜高,「換瑜」毫無機會。自主性高的柯粉能轉過來多少?誰也沒有把握。只怕最後這個鍋子組的「復仇者聯盟」,把魚給煎黑了,鍋子也毀了,才發現自己始終只是個「盤子」(台語)。

國民黨的諸侯們也很現實,去年禿子幫襯了燕子、漢子上轎,今年形勢陡變,燕子飛了,漢子跑了,大家都以市政為重,保持中立。

吳敦義作為黨主席,既不敢乾綱獨斷,拍板力挺郭董;又不願忍辱負重,像西力控一樣黏起各個玻璃心。對於春恨秋悲的風險,既不能控管於前,又不能善了於後。一手好牌卻打到豬羊變色,整個黨如同奔車朽索(狂奔的馬車卻靠爛掉的繩索控制),人財兩失,也是讓人看到吐血。

「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癡!」紅樓夢的結語,也可能正是國民黨的結局。只能說,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因為所有的計算,從來不包括「信任」。但失去了「信任」,你就什麼都不是!也許這樣的國民黨,就是得徹底倒下,入土為安,化為腐土,才能再長出體質不一樣的新芽。

熱門推薦》

►郭台銘急著表態參選,觸動他內心的動機是什麼?

►2020大選預測的「最大變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