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上都沒差 大不了再來一次「太陽花學運」?

 

▲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圖/ETtoday資料照)

●作者/周軒

這兩天很多人因為,「長男次男」的一席「誰選上有什麼關係,大不了再來一次太陽花」發言而大動肝火。

說實在的,換作是沒有進來立院工作前的我,可能也會有一樣的想法。所以我真的不怪他們,因為我相信,有不少人對於服貿與太陽花學運的,乃至於政治運作的想像,跟他們是一樣的。

其實,早在102年6月25日,由王金平前院長主持的朝野協商中,通過了一項決議,是這樣寫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服務貿易協議特定承諾表應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予以全案包裹表決,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

這個由柯總召起草的決議,最終獲得朝野一致認可,加上後來朝野也同意,加開20場服貿的公聽會,等於間接宣判了服貿的死刑,因為,如果國民黨真的要硬幹,要表決88次,這對當時在野的民進黨來說,要用議事規則卡死這個案子,實在太容易了,而另一方面,服貿從草擬到與中國簽署,這中間的過程,國民黨立院黨團這邊幾乎是被動接受以馬英九為首的行政單位決定,這使得國民黨立院黨團覺得不受尊重,自然也沒有什麼動力去幫服貿護航。

不過,這項朝野協商的決議,卻也埋下了馬英九想要徹底掌控立法院的種子,同年9月爆發的「馬王政爭」,就是服貿的邊際效應,最後的結果,王金平前院長保住了院長的位子,馬英九的計畫算是徹底失敗,隨著時間的過去,行政單位的壓力越來越大,國民黨中央也只能逼著黨團採取行動,最後,在隔年的3月,才爆發了張慶忠的「半分鐘」事件,繼而點燃了318的太陽花學運。

講了這麼多,無非是要說明,太陽花學運並不是單獨存在的公民運動,如果沒有爆發前,在野黨的的堅守立場,反對到底,沒有國民黨的行政單位硬要立院黨團當橡皮圖章,沒有馬英九硬要把王金平鬥下來,沒有最後國民黨無計可施狀況下搞出違反議事規則的「半分鐘」,太陽花學運會不會真的成功,其實沒有人知道的。

▲太陽花學運是積累許多的社會能量而爆發的反撲運動。(圖/記者陳明仁攝)

這才是「大不了太陽花再來一次」這句話為人所詬病之處,這樣的巨大的社會能量,是經過多少的事件鋪陳,多少人的居中策應,才能夠一次爆發,繼而改變整個國家,不信,現在任何一個團體,挑任何一個火紅的議題,想要再重演一次太陽花的盛況,做得到嗎?

太陽花運動的確是徹徹底底的擋下了服貿,但,在那之前,立法院已經先擋下一次了,所以,也不該有「要不是有太陽花運動,服貿早就過了」的直線思考,正確的講法,是我們台灣的民主體制與社會的民主底蘊,讓國會議員有不能所有行政單位的要求照單全收的起碼自尊,也讓人民可以勇敢地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意志,兩者加乘之下,最後才綻放出了美麗的太陽花。

而這,也才是台灣值得驕傲的地方,更是現在的香港人想做,卻永遠做不到的。

熱門推薦》

►幼仔政治草草入殮 太陽花死透了嗎?

►時代力量該選愛情或麵包?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