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至今 「人」為什麼愛說謊?

▲說謊是一個行為,一開始只是一個小謊,而後來有更多的小謊構成支撐,然後扭曲想法避免這些小謊帶來的不舒適感,接著又用更多的小謊去掩飾扭曲想法後的後果。(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作者/查理

英國首相邱吉爾有一句名言:「當真相還在穿鞋的時候,謊言已經跑遍了全城。」

相較於老老實實的真相,令人覺得生澀無趣,謊言似乎有一種魅力,就像一個橫衝直撞、未經世事的小孩,擄獲眾人的心,大家接受得更快,傳播的更廣。為什麼謊言總是比真相更有魅力呢?

其實說謊,是人的天性。英國2016年曾發布一項研究說,小嬰兒在最早6個月大時就會開始騙人。假哭是最早出現的欺騙方法之一。即使一切正常,他們也會用這種方法博取注意,他們會偷偷觀察,看看母親有無反應,再決定是否繼續假哭。

而小孩從兩歲開始就會到處去試探父母的底線在哪裡,這是他們認識世界的方式,透過踢、打、吵鬧來看看父母什麼時候會出手制止他們,如果父母不敢教導何謂「不行」,結果是孩子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合理限制下的最大幼兒自主權,導致過度混亂導致的過度秩序。

有人相信小孩擁有純潔無瑕的心靈,都是社會與文化對他們造成的污染,讓他們長大之後變壞。這套理論的主要發起人就是盧梭,盧梭強烈相信人類私有財產與社會導致人類腐敗,主張未開化的人類最和善,甚至把自己的小孩都送去孤兒院,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扮演好社會認定為父親的角色。

但是善與不善都是人類的本性,根本就不能因此這樣否定文化與社會的幫助,就連狗都需要社會化之後才能融入群體,更何況是比狗要複雜得多的嬰兒。所以我們要正視說謊這件事,知道他就像一顆種子一直躲藏在我們心中,伺機而動,而不是把小孩關在地下室,隔絕所有外界接觸,叫他不准說謊。

▲巨大的謊言永遠有使人信服的力量,因為一個國家的廣大民眾在情感深處,總是比自己所意識到更不由自主地易受腐蝕。(圖/視覺中國)

說謊的影響

說謊是一個行為,一開始只是一個小謊,而後來有更多的小謊構成支撐,然後扭曲想法避免這些小謊帶來的不舒適感,接著又用更多的小謊去掩飾扭曲想法後的後果。

更糟的是,最後說謊已經變成是一種必要的行為,因為你沒有辦法忍受謊言構築而成的高塔被摧毀。而在你反覆的、專一的練習後,在生理狀態下形成一種「無意識」的信念與行動。

接下來,以謊言為基礎的行動帶來令人難以忍受的經驗,但無法產生想要的結果。你不相信高牆的存在,但當你一頭撞上去,你還是會受傷,然後你就會咒罵現實為何造了高牆。

在我的人生經驗裡,說謊從來不是什麼好選項。說謊就像你以為在沒人看到的情況下埋下一顆地雷,而你要永遠的、小心的不去踩到它。這會讓你耗費極大的心力,每次接近邊緣時都讓你冷汗直流,而你又沒不知道是否掌握了所有可控因素。

你拿了一塊布把它蓋起來,卻沒發現謊言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你那塊布再也蓋不住了,最後發現必須承擔比當初更加嚴重的後果。

文學與存在主義哲學家齊克果將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說謊行為稱為「非本真」(inauthentic)的狀態,即使自身經驗已經證明這樣是錯的,仍然會持續以這種錯誤的方式與感知去行動。

本真的聲音是:我得償所願了嗎? 沒有。是我方法錯了,我還需要學習。

非本真的聲音是:我得償所願了嗎?沒有,是世界不公,人們嫉妒我,他們太蠢而沒有辦法理解。

▲希特勒清楚地說過,要使極權主義發生,你需要巨大的謊言。(圖/翻攝自網路)

《活出意義來》的作者弗蘭克也因此得出一個心理學上的結論:虛假、非本真的個人存在是社會集權主義的前兆。

非本真的理性就是相信所有事物都已經被發現了,宣稱在自己的理論面前已經沒有什麼能超出其範疇,所有能確定的,都已經確定了,所以我們就照著制定好的規則活下去就好了,只要接受這個完美的系統,所有問題都會消失。

結果產生出俄國的史達林、中國的毛澤東、柬埔寨的波布,而從歷史上看,這些極權主義帶來的只有苦難。

希特勒清楚地說過,要使極權主義發生,你需要巨大的謊言:「巨大的謊言永遠有使人信服的力量,因為一個國家的廣大民眾在情感深處,總是比自己所意識到更不由自主地易受腐蝕。比起微小的謊話,他們簡單天真的心靈更容易成為巨大謊言的受害者,因為他們經常在小事上撒謊,但恥於撒大型的謊言,因此絕對有人想像不到有人會捏造出瞞天巨謊,也不相信有人能如此厚顏無恥地扭曲真相。就算腦中清楚的知道這個事實,他們還是會懷疑和動搖,不斷去想背後也許有其他合理的解釋。

所以謊言不只是小善小惡,它也能成為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屠殺事件。

▲人生沒有完美的榜樣,因為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差異,你必須冒險投入自己獨特、個別的人生,去尋找答案。(圖/取自Pixabay)

克服恐懼,正視這個世界

面對真實總是很困難,要先認知到自己的不舒適感是不正常的,然後再去面對一切,我們有責任看清眼前事物,即便凝視這些事物會傷害我們的感知,這時候你的世界會開始崩壞,事件沒有再繼續照你的想法走,你會感覺驚慌失措、不安,但是在崩壞之後,你才有機會看見未來,你才有機會更新現狀、重建一個正常的世界。

所以尼采說:「一個人的價值取決於他能承受多少真相」 。

生命是否美好?你必須冒著極大的風險去證明,活在謊言中或是真實裡,面對種種後果,並得出結論,齊克果非常重視這樣的「實踐性」。

人生沒有完美的榜樣,因為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差異,你必須冒險投入自己獨特、個別的人生,去尋找答案。開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何須解釋太多。

勝過高鐵撿到3百萬的快感就在這!

熱門文章》

►如何閱讀開箱文?

►你所不懂的「星巴克經濟學」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方格子「查思慢想,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