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李沃牆/美國簽「護港兩法」 北京讓利能安撫住東方之珠嗎?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美國總統川普於27日感恩節前夕,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S.1838)以及《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法案,簡稱「保護香港法案」》(S.2710),這護港兩法案通過後,美國國務卿將每年審視香港自治情況,決定是否繼續給予香港特殊地位,如「獨立關稅區」優惠,並授權美國政府可對侵害香港人權之責任方與知情人士實施制裁;同時也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淚彈、胡椒噴霧和橡膠子彈等鎮暴裝備。令人好奇的是,美國參眾兩院一致推動,並以壓倒性的支持票數通過「護港兩法案」,川普也已簽署;但中國大陸外交部與香港特區政府卻沆瀣一氣,同聲譴責美國霸權干預中國內政。有道是,「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目前值處美中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敏感時刻,是否會因此事件再度陷入緊張,另起波瀾?另一方面,香港政府財政司司長於11月21日與大陸商務部副部長簽署CEPA修訂協議;大陸對香港釋出利多,又有何政治及經濟上的企圖?美國立法施壓,中國釋利對香港未來政治及金融經濟又有何影響?

美中貿易初步協議簽署會起波瀾?

坦然言,川普簽署這兩法案對美中貿易談判是極為敏感的訊號,令各界擔心波瀾再起。首先,以川普一貫的作法,在談判前先拉高姿態施壓對方,再進行談判可說是標準的SOP;再者,法案已經美國國會通過,即使川普不簽署,也會於下月自動生效。其次,川普也想以第一階段協議作為政績,為2020年總統大選增加籌碼。而中國正面臨經濟下行風險,當局也將於年底前召開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擬定下年度國家經濟發展方針;因此,雙方達成貿易協議可能性大增。據悉,美中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大致底定,目前持續進行磋商及保持溝通;協議內容趨向川普原本在8月要加徵的關稅,再往後延;此外,人行也會在匯率政策上稍做妥協,同意不會刻意讓人民幣貶值;更樂觀的話,也可能取消部分關稅;而目前正在確認簽署時間及地點,最快可能於年底或於明年1月在瑞士達沃斯(Davos)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WEF)上簽署協議。若然,雙方貿易協議簽署應不致受此事件影響。倘雙方出現新的爭執,則還是會先在關稅上動刀。至於移除所有在貿易戰期間新增的關稅,也要再等第二階段的協議。若要達成全面協議,中國大陸則需在國企補貼等重大結構性改革做出讓步,何其艱難。

美國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大批香港民眾28日晚間齊聚愛丁堡廣場,慶祝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圖/記者游宗樺攝)

獨立關稅區(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是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時期對未獲得獨立的殖民地政府所設置,讓它們除了政治及經濟上享獨立的自主權。後經英國建議世界貿易組織(WTO)將香港列為獨立關稅區;而美國國會於1992年提出並通過了《香港關係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在此法案下,美資企業在香港進行金融貿易活動可與中國大陸區隔,藉此間接保障香港人權、民主和自治。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香港關係法》中也規定,當美國總統認為香港沒有足夠的自主權去證明為何值得美方以不同於北京的規定對待,就可頒布行政命令暫停香港作為「獨立區」的特權。在今年6月香港示威抗議活動發展至今,美方不僅支持香港人民,並表示,「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最終通過上述法案。持平而論,香港是美國第9大出口市場、第6大農產品市場,雙邊貿易關係極其密切;香港做為獨立關稅區,其出口至美國的農產品、科技產品不會因美中貿易戰而被課徵關稅,亦有利於美國消費者。而且,香港又是亞洲及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準此以觀,美國應不會輕易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陸與港簽署CEPA修訂協議 背後意涵為何?

陸港兩地於2003年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英文簡稱CEPA》後,接著又於2005年簽訂CEPA底下的服務貿易協議。目標應是希望香港在97回歸後,逐步減少或取消雙方之間實質上所有貨物貿易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逐步實現服務貿易的自由化,減少或取消雙方之間實質上所有歧視性措施;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無獨有偶,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於11月21日通過參院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保護香港法案」》,並將法案送交白宮,靜候川普簽署同時;香港政府也於11月21日公告修訂協議;內容為大陸同意在CEPA框架下,在金融服務、影視、旅遊等方面擴大對香港的開放程度,讓香港服務提供者可更容易在大陸設立企業和發展業務,更多香港專業人士可在大陸取得執業資格,及更多優質的香港服務可提供大陸市場。

新協議將於2020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應有益於香港服貿發展及在「粵港澳大灣區」中的發展地位。北京當局的這項舉措,在政治上應被視為抗爭活動後對香港的安撫及現階段「一國二制」的維繫。而在經濟上,除了呼應當前大陸金融全面大幅開放政策外,其實也是兩利的舉措。就如同大陸於11初發布《對台26條措施》,給台企及台胞更多優惠一般,「即利台又利中」。

香港2019年區議會選舉甫落幕,主張民主的「泛民主派」大勝立場親北京的「建制派」,港股恒生指數大漲慶祝。阿里巴巴集團於11月26日在香港上市,籌募超過110億美元資金,突顯香港資本市場仍然相當活絡;但香港第3季經濟增長較去年同期年下跌2.9%,全年可能落入衰退的負成長;應是「一則一喜,一則以憂」。香港政經情況某種程度與台灣頗為類似,同樣夾處於美中的中間,討好一邊,必得罪另一邊,猶如騎虎難下。香港無疑已成為美中貿易戰以及美中在東亞地區角力的一張牌。吾見美中兩強「利益擺中間,道義放二旁」,香港即是川普的牌,也是習近平的牌;而台灣也成為美國對中國大陸談判的有利籌碼。看來,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在短期上雖不會輕易動搖,但政治及金融市場動盪必然持續,東方之珠恐要喟嘆「時運不齊,命途多舛」。

熱門推薦》

►川普再加10%關稅 上海談判破局?

►川普簽了人權法案 香港的下一步,有可能民主嗎?

►看更多【李沃牆】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