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失去「金融窗口」保命符,北京還會「克制」嗎?

●康文炳 /資深編輯、媒體人、作家,嘗試為台灣編輯知識的本土化建構,做出一點努力。 

我相信,「反送中」是「擦槍走火」的,引發如此嚴重的後果,是香港政府和北京當局始料未及的。

然而,會「擦槍走火」,那是因為中共不斷地在試槍:從政治、經濟、法制的滲透與破壞,到大灣區的整併案,再到《逃犯條例》的修訂,中共箝制香港的政策步步進逼。港人的抗爭,不是在「反送中」擦槍走火,遲早也會在別的地方引爆火花。

儘管解放軍武裝鎮壓的傳聞不斷,中國在處理香港問題迄今相對「克制」,維持著「港人鎮港」的原則,週五宣布的《反蒙面法》依然在這個思路裡(當然,「中聯辦」是幕後的實質指揮,但畢竟在幕後)。

▼港府4日引用緊急法通過《禁止蒙面規例》後,5日有不少示威者戴上口罩遊行。(圖/路透社)

北京的「克制」,背後原因有二:一、盡可能保護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受毀損;二、香港的抗爭運動對「內地」並沒有擴散性與影響力。

第一點不難理解。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的金融、貿易窗口,在美中冷戰格局的長期對抗下,將是中國最重要的經濟呼吸口;這個呼吸口被堵住了,就可能加速內部經濟的崩解。

第二點當然也不難理解,只是提到的人較少。香港的自由運動若對「內地」產生感染力,那怕是一絲一毫,恐怕早已被全面血腥鎮壓了。畢竟,對共產黨而言,維持政權的穩固,是重中之重;相較之下,長期的美中對抗都是次要的問題。

我相信,大多數的中國人對於香港當前的局勢,不是冷漠以對,就是喊打喊殺。這是中共多年極權洗腦統治的成果,也是香港歷史命運的使然。

「緊急法」出柙 香港會失去「金融窗口」保命符?

近代以來,香港的命運長期自外於中國的發展,中國人對香港人的情緒是複雜而矛盾的,陷於一種既嫉妒又鄙視的情結中。中國人嫉妒香港人在歷來血腥的政治動盪中未受波及,安享自由與繁榮;同時又鄙視他們的「殖民奴性」,「挾洋自重」,缺乏民族精神。

其實,在非民主國家,群眾抗爭能產生效果,往往是因為有能力觸發高層政治權力的鬥爭。但目前看來,香港的抗爭並沒有任何觸動中共權力分歧的跡象,北京態度一致,連半點意見不合的傳言都沒有。

因此,在缺乏言論與出版自由的中國,無論香港人如何訴求,都不可能打動中國人的心。縱使有一天,北京全面血腥鎮壓港人的抗爭運動,中國人應該也是幸災樂禍的多吧。

▲ 5日遊行現場,逾千人在馬路遊行,部分人戴上口罩。(圖/路透社)

對中國而言,香港在政治上的「被容忍」,絕不是任何外交的承諾(中英聯合聲明),更無關政治的道義,而是香港作為中國金融窗口的真金白銀價值。那麼反過來說,香港作為中國金融窗口的價值沒了,香港的自由也就更不可能有任何保障了。

這就形成中美博奕的兩難:中國嚴刑峻法緩步進逼,希望可以藉警力平息抗爭,從而避免美國的報復,保護香港的金融地位;而美國也只能逐步設下條件,希望北京在處理香港抗爭上自我克制,從而避免因取消香港優惠關稅等激烈手段,讓香港的處境進一步惡化(當然,懲罰也要師出有名)。

目前看來,中美都不想主動跨過這個轉折點;然而,香港當前的局勢終有收攏的一天。可能的結局是中國贏了戰役(強勢鎮壓),輸了戰爭(美國作出報復)。但唯一可以確定的,香港是再也回不去了;無論結局如何,北京對香港的管治與滲透,只會更加嚴厲與加速。

這是我的悲觀。

這是一場壯盛、堅韌、無畏又饒富創意的抗爭,歷史會記住這點。

熱門文章》

►禁蒙面無關合理:香港「民無信不立」的現代啟示錄

►台海和平關鍵 倚靠全球國防工業合作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