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雷/《小丑》沒有超能力也沒有軍火庫,但我有的你應該畏懼

●作者/外行人劇院HOW

挑戰希斯萊傑的男人,瓦昆.菲尼克斯

緣起漫畫的小丑因為現實世界中美國的社會環境一共分為三種不同的階段,雖然整個劇組都表示這次的小丑電影是一個完整獨立的宇宙觀,不特定參考過去哪一種影視版本的小丑,但這次瓦昆飾演的小丑我認為確實是與希斯萊傑版本的小丑相近(單指小丑的版本,不戰演員)。

瓦昆做為實力派演員細膩的演技,表情有戲、笑聲有戲、眼睛有戲連背脊都有戲,一個笑聲各自表述,笑聲是瘋狂的、敷衍的、痛苦的、灑脫的,其中我也很喜歡瓦昆飾演的小丑(Joker)跳著非常小丑(Clown)的舞步,從滑稽不協調到雀躍快樂的轉變,笨拙遲鈍到優雅自信,亞瑟成為小丑終於帶給世界快樂。

因為現在他,就是世界。

我沒有軍火庫,也沒有超能力,但我擁有的你應該畏懼

這次獨立宇宙觀的小丑,如果用被漫威養壞的漫改電影口味去看待可能會有點消化不良,沒有嘴砲、沒有高科技、沒有超能力、沒有外星人,這次的小丑講述的是一個人的故事。

沒有致命笑氣、沒有一個人坐擁整個黑幫軍火實力的狂、沒有化學藥劑帶來的瘋癲,在亞瑟蛻變成小丑時,身體沒有因此變得耐打、體力沒有突飛猛進,手邊有的也還是一把小槍,但人們狂燄的怒火、焦躁的不安卻像是他的超能力一樣幫助他脫困,小丑就像一般人一樣普通,甚至體格上脆弱還比常人更加脆弱,他近乎「無敵」的原因是這麼悲傷,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他已經被世界傷害到覺得沒有更糟糕的事情可以傷的了他。

小丑起源百百種,「一個糟糕的一天,最理性的人也能變成瘋子。」一個普通到不行的原因誕生的反派,單純的執念往往有著強大的能量。

▲從滑稽不協調到雀躍快樂的轉變,笨拙遲鈍到優雅自信,亞瑟成為小丑終於帶給世界快樂。(圖/華納兄弟提供)

誰來決定這好不好笑?

一段辯駁,反派一番話卻難以反駁。

當亞瑟自然的說著犯罪自白,說著眾人難以接受的笑話時,社會正義的聲音響起。

「哦!我們不開這種低級玩笑。」「這一點都不有趣,你這惡魔。」

嘿!等等,why so serious ?當你們拿我的痛苦當有趣時可沒這麼正義嚴肅,你們覺得我講的可不有趣?那我倒想問問,你們覺得有趣的事情又哪裡好笑了,少自以為是了。社會的規則是你們勝者訂出來的,社會期盼的樣貌是你們勝者決定的,難怪我的人生像是個悲劇。

但其實是個喜劇啊!因為之後的一切我自己決定。

小丑誕生,你我都推了一把

我們都會面對成功的人,卻總忘了如何對待失敗。

用結果來看,世界上有兩種人,成功和失敗,我們都懂得怎麼去看待成功的人,分享成功的故事,尊敬成功的人,以此為榜樣設立自己努力的方向。

或是說我們就跟劇中亞瑟的母親一樣,成功的人總有令我們迷戀的地方,即使我們並沒有實際因為成功的人得到幫助,卻不曾懷疑過我們的嚮往,甚至面對身邊的人提出質疑,還會大言不慚的替成功背書,「喔!你都不知道他是多麼偉大的一個人。」說實在這樣正面借鏡成功的樣板沒什麼不好,也對自己成長有幫助,但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只懂得」面對成功,倒有點像是飛蛾撲火,盲目的只看的見光,卻沒發現自己正因為無法承受光的熱正在全身燃燒。

▲我們過去總是時不時的在行為上與同理心背道而馳。我想這正是導演所說,藉由小丑,他想傳達的是同理心。(圖/華納兄弟提供)

我們也知道怎麼面對失敗的人,適時給予鼓勵、以此為借鏡警惕自己、關心陪伴互相砥礪成長,但知道歸知道,我們在面對失敗當下卻時常忘記這些,我們嘲笑、不屑、輕蔑,覺得事不關己,甚至看到失敗的人還會覺得作嘔,當行為與認知背道而馳,我們都替小丑的誕生推了一把,就像劇中的台詞「你總有一天會自食惡果。」當片中因小丑引發的暴行抗爭延燒,代表著成功的政商名流譴責、評斷時,又怎麼能夠以一個對立面自居呢?成功在你個人,但失敗卻是我們共同種下。

當然這也不是要替暴力緩頰,合理犯罪行為,當大家想起因為黑暗騎士引發的戲院槍殺案件,因此對於這次小丑上映提出質疑和恐懼時,大家有沒有想過,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提到的,天底下沒有一個父母花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殺人犯到底是如何誕生的?

當我們聚焦在小丑上映和槍擊案上面時,是否忘了去反省過去是不是曾疏於對這個社會的關心,甚至是對自己曾造成其他人的傷害感到不以為然,只讓同理心停留在認知上,過去的我們或許總是在行為上與同理心背道而馳。

我想這正是導演所說,藉由小丑,他想傳達的是同理心。

我們透過電影看到了小丑如何誕生,透過過程,才抽離了單看結果的二分法,成功的人努力幸運的成功了,而不幸的人努力但失敗,我們忽視了一樣的努力,選擇性的以一個結果去分類、判斷我們如何面對不同結果的人,我們不斷複製這樣待人處事的方式,世界上只會複製出更多小丑和我們不願看見的結果不斷發生,而我們卻依舊選擇盲目尊崇成功,輕蔑失敗,讓自己好像能夠越來越接近成功。

但遲早,我們會自食惡果。

熱門文章》

►《小丑》他比我們更嫻熟甚麼是人性

►災難喜劇新寫!《極限逃生》為韓國青年世代的焦慮找到出口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外行人劇院HOW」臉書,請勿直接轉載。《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