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度更高!《決戰中途島》經典戰爭場面「電玩化」

●作者/薛萊克

1942年6月,志得意滿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挾著偷襲珍珠港勝利的餘威,逼近中太平洋上的中途島,想要將美國海軍的剩餘實力一舉殲滅。

結果,他們遭遇難以置信的慘敗:四艘航艦全被擊沉,其中三艘甚至是在自認勝利在望情況下,突然被美軍同時摧毀。由於輸得實在太難看,日本軍方捏造勝利的假戰報,嚴禁官兵向親友透露真相,負傷者返國進醫院,都被憲兵嚴密監控,完全不許外界接觸。

新版劇情真實性其實更高

經歷43年後,好萊塢再度推出以中途島海戰為題材的電影,片名也是一樣的「Midway」,不過中文片名由1976年簡單的「中途島」,這次翻為「決戰中途島」。

早年戰爭片傾向「紀錄片風」,把整場戰役的來龍去脈都介紹,例如1962年的「最長的一日」、1977年的「奪橋遺恨」,都改編自作家雷恩的報導文學。但這種敘事方式必然造成劇情零碎,每位明星都只有一點戲份。場景之間的轉換,更仰賴字幕來說明。也因此,這類電影雖能吸引到軍事迷,一般觀眾卻常興趣缺缺。

▲《決戰中途島》路克伊凡斯、艾德斯克林。(圖/双喜提供)

1976年的「中途島」,除了戰役流程,還虛構了卻爾登希斯頓飾演的Matthew Garth上校,與少尉兒子Thomas之間的親情對手戲。2019年的「決戰中途島」改採「全真人」:主角貝斯特上尉(Richard "Dick" Best,艾德斯克林飾),的確是企業號航艦上第六轟炸中隊的隊長,妻女的確住在珍珠港,也的確在當天兩場關鍵性攻擊中,分別投彈命中日本航艦赤城、飛龍號,創下美國海軍紀錄;甚至因肺部受損被迫提前退伍,同樣也是事實。

尼克強納斯飾演的機尾射擊士蓋多(Bruno Gaido),同樣真有其人,確實曾在1942年2月企業號航艦攻擊馬紹爾群島時,擊毀一架意圖撞擊母艦的日本飛機;在中途島戰役中,他的座機也確實因汽油耗盡而迫降海上,被日軍俘虜後遭處決。

就人物故事而言,新版中途島的真實度高過舊版。

有趣故事太多,難免掛一漏萬

關於中途島之戰,還有許多著名的可歌可泣故事。美軍故意發出中途島缺水的假訊息,成功誘使日軍暴露目標就是中途島。被炸重傷的約克鎮號航艦,正常情況要修三個月,却硬在三天內緊急完工趕赴戰場;大黃蜂號的魚雷轟炸機首開攻擊,全隊15架飛機都被擊落,30名機員只有1人生還(這位倖存的George Gay少尉,1994年去世時交代,把骨灰灑在中途島海域,和當年的同伴重逢);西部片大導演約翰福特,當時應軍方之邀前往中途島拍攝紀錄片,意外拍下日軍空襲的歷史畫面....

▲《決戰中途島》劇照。(圖/双喜提供)

對於戰史迷來說,只要提起中途島,這些都是絕不會忘記的情節,導演羅蘭艾默瑞奇顯然也不想割捨。然而138分鐘的片長,很難再擠下更多元素,因此上述情節都有提及,但都是簡單一筆帶過。對於熟稔歷史的軍事迷,會覺得意猶未盡,感慨沒有多所著墨;但若是缺乏相關背景知識的讀者,恐怕又會覺得充滿沒有必要的旁枝蔓節,不曉得導演編劇為何要安排這一段戲?

特效宛如ID4,很壯觀也很誇張

羅蘭艾默瑞奇以「ID4星際終結者」與「酷斯拉」等動作大片著稱,「決戰中途島」的預告片,也強調日軍戰機低空掃射的畫面,宛如麥可貝2001年的「珍珠港」。「珍」固然延續麥可貝一貫風格,極盡聲光效果之能事,但是誇張到離譜的情節,多年來也飽遭影評與觀眾的嘲笑。同樣以愛好特效著稱的艾默瑞奇,這次挑戰真實歷史題材,會不會把中途島拍成珍珠港翻版?

就此而言,謝天謝地,「決戰中途島」的誇大程度,遠不及「珍珠港」。

不過從ID4、酷斯拉的例子可知,艾默瑞奇顯然也覺得,必須在銀幕中填滿飛機、戰艦與砲火,才能讓觀眾感受到身歷其境。於是,美軍轟炸機對日本艦隊發動俯衝時,機群的密集擁擠程度,遠遠超過實際狀況;貝斯特上尉駕駛熄火的座機,以跳躍方式安然降落,固然完成故事的前後呼應,但也絕非真正可能發生在航艦甲板上的情節。

把戰爭場面「電玩化」,可說是動作片導演接觸戰史題材時,無法避免的誘惑;然而對於從電腦遊戲中成長的新一代觀眾,畫面的「爽度」可能也是吸引他們買票走進戲院的關鍵。

熱門文章》

►《雙子殺手》人生真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韓國版拉法葉案!《浪行驚爆點》動搖國本也要殺光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