蕪菁/真正恐怖的不是鼠疫病毒

 

 ▲鼠疫。(圖/翻攝自中國新聞網)

●作者/蕪菁雜誌

新聞證實,北京多間醫院爆發肺鼠疫案例。

鼠疫就是歷史上多次造成人類大量死亡的所謂「黑死病」。人類的醫學史,很大一個章節,正是與鼠疫搏鬥的結果。事實上,在發達的現代醫學之下,鼠疫已經不是絕症,及早施用抗生素就可以有效治療。

有鼠疫案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共政權底下,官僚集體得過且過、粉飾太平的心態。

防疫是科學、是硬道理。一旦發現有像鼠疫這樣的高度傳染病,政府必須要及時掌握消息,而民眾也必須及早知道,而且衛教要做到入鄉入戶。讓大家明白,傳染病並不可怕,恐慌對事情並沒有幫助;但是不配合積極行動的話,每個人都可能是瘟疫入侵的破口。

瘟疫不會跟你講政治。問題是,中共政權底下的政治現實是,大家都在假裝歲月靜好。各級官僚只求平安無事升官發財;一旦有人提出問題,或是遇到突發狀況時,官僚圈子裡的第一反應,不是怎麼解決問題,而是怎麼解決那個提出問題的人。

▲引發鼠疫的「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病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瘟疫危機,就一次又一次地在官僚的因循苟且中失控。

還記得2003年的SARS危機嗎?正是因為從發源地廣東,各級地方衛生單位隱瞞疫情,使得SARS暢行無阻地一路北上、進入香港、進入台灣。

那一年,台灣代表在WHO會場外,遊說在場代表,希望能讓台灣的入會申請案排入議程,別讓台灣成為世界衛生的破口。而中國外交官沙祖康一句「誰理你們?」,令身在SARS威脅之下的台灣人痛徹心肺。

事後台灣多次透過非官方管道接觸中國,試圖得知確實的疫情發展。不意外也,也從未得到愛面子的中國政府任何回應。

非洲豬瘟的案例不也是這樣嗎?因為貿易戰,而向已經是疫區的俄羅斯,進口檢疫不完全的豬肉。東三省首當其衝。而明知道疫情十分兇險,一旦失控,中國的肉豬很可能要全滅,中共政權卻遲遲不拿出斷然處置,也不及早向其它國家尋求替代肉源。倒是封鎖消息、管制媒體,做得比誰都徹底。

結果就是年關將近、豬肉飆漲。這在「民以食為天」的中國,無疑是嚴重打擊了人民的信心。

即使是台灣這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不同黨派執政,官僚的處事態度也大有不同。十六年前,SARS疫情在台爆發的時候,馬英九市府下令市立和平醫院封院、封鎖消息,讓和平醫院成為病毒的煉蠱場、醫護病患無辜犧牲的枉死城。

而今天,非洲豬瘟數度叩關,卻被政府的強力「全面防堵」政策擋在國門之外,使得台灣迄今為止安然無恙,甚至口蹄疫成功「拔針」,台灣豬重回國際市場。順帶一提,當年的「抗煞英雄」,勇敢扛起善後責任的陳建仁院士,正站在副總統的高度上為國家繼續奉獻。

有親中派候選人說,台灣不能「政治一百分、經濟零分」。這句話的對象說錯了。中共政權的本質,才是「政治壓倒一切民生」。

什麼事情的決策,都是在「維穩」的政治大帽子底下做思考。但是,各級官僚唯一搞不懂的一點,就是提出問題、暢通資訊、進而解決問題,才是「真維穩」。

熱門點閱》

►我在SARS的那一年

 ►嘲諷與功利主義的流行──柯文哲令人不安的聰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蕪菁雜誌」粉絲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