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轉韓黑,就該有攜碼優惠?

●作者/周詠盛

2020總統大選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但從民調來看,似乎沒有越來越緊張,反而是越來越無懸念。更直接地說,相較於2018民進黨大敗之時,藍營的氣勢可說從高空跌落陸地,許多人都認為,代表國民黨參選的韓國瑜必須負上最大責任。

在民意大幅轉變的過程中,許多知名網紅也紛紛跳船,譽之者說這叫回頭是岸,謗之者說這叫見風轉舵。

譬如於2018縣市長選舉期間,大力推薦韓國瑜的館長陳之漢,卻於韓宣布投入總統選戰後,一步步走向國民黨的反面。而話題性頗高的鍾明軒,也曾批評民進黨政府,如今卻與蔡總統合拍影片、相談甚歡。

這隨即引來了網路上的一種質疑:為什麼這類態度看似反覆、立場有些不一致的網紅,特別是韓粉轉韓黑者,會受到更多關注與讚賞,而原先就韓黑到底的人,反而得不到應有聲量?

▲鍾明軒日前與蔡英文合拍影片。(圖/翻攝鍾明軒臉書)

當然,純粹就事來看,立場轉變往往引來更多好奇感與新奇感,得到關注並不奇怪。但這類質疑,更多地代表著一種人格比較:網紅們憑什麼可以藉由態度反覆跟風向,來顯得自己比堅持到底的人更值得讚賞?或者也可以這麼說,為什麼他們的攜碼優惠,居然比我們的忠誠紅利要高?

從長期發展的角度來看,對群體理念或領導者展現忠誠的人,若能得到更佳的資源、地位或機會,將促使群體成員更積極地展現忠誠,從而凝聚力更強、更能團結合作、更能回應外部挑戰。也就因為如此,許多長久延續的群體,都有公正公開的獎勵與排行機制,也會把過往的忠誠者奉為值得仿效的人格典範,歷史上的許多政權與宗教都是如此。

從這個角度來看,強調忠誠紅利、質疑攜碼優惠,似乎多少有點道理。但我們必須注意,群體的長期發展,要顧及的不僅是凝聚力,也必須考慮如何增加與吸收新成員。事實上,攜碼優惠一詞,正是電信公司積極搶奪客源的商業手法。而相較於企業僅是為了營利,具有理念或長遠目標的群體,吸收成員、注入新血,往往能激發更多創意、爭取更多人才,為日後的壯大累積必要資本。

也就因為如此,對新成員的友善與嘉獎,特別是從敵對陣營轉投我方者,有時的確不成比例。但這可以視為一種投資,儘管表面上看來對某些成員不太公平,其後續效應所帶來的利益,卻可以為整個群體所共享。尤其是,在傳統政治那裡,人們只能忠於一帝一姓,而沒有多少選擇空間與機會。相較之下,民主政治既然保證了政權能夠在多黨之間和平轉移,當然也就容許了個人立場轉變的可能,鼓勵了自主思考以做出不同判斷。

所以,讓我們回到原本的問題:韓粉轉韓黑,是否應該獲得攜碼優惠?至少從民主政治的思維看,我們應該容許某程度的不一致,對攜碼優惠保持開放態度,並用其他形式來強化忠誠紅利。

尤其是,我們總是希望攜碼優惠者,可以轉變成長期的忠實客戶。

熱門推薦》

►為什麼波特王不會變成4年前的周子瑜? 

►雨後春筍般的政壇網紅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新公民議會》。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