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只知創新不知念舊 精密工業研發不該喊卡

▲要有相當高級的精密工業產品,不可能在短期內達成的,但將目前的產品加以改良,即使這種改良只使產品的性能有些微的進步,也是有意義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李家同/清華大學榮譽教授

去年,韓國和日本交惡,日本宣布對韓國實施三種特用化學品的禁運,這三種特用化學品都是用在半導體生產上的,造成韓國半導體業的極大恐慌。因為韓國的半導體工業已是精密工業,需要精密的化學品,日本可以生產這種高規格的化學品,韓國忽然發現他們是非常依賴日本的。

日本工業的一大特色就是精益求精,而非新亦求新。這三種特用化學品並非特別難生產的,很多國家都會做,但是只有日本能做出這種高規格的產品。而要做出這種產品,需要非常有學問的工程師,還要有耐心,如果企業主希望能有速成品,就不可能有這種精密工業產品了。

我知道很多工程師在政府的研發單位做很有意義的工作,他們的研發工作會使工業界有更精密的零組件,令我大吃一驚的是這些研發計畫都已被強迫結束,政府現在的興趣是在AI上。

我們可以看出為何我們的工業不能升級,我們的確有做研發,但政府毫無雄心壯志,研發只要淺嘗,永遠只要做到半吊子的程度,就換新的研發計畫。這種態度,使得我們很難有精密的產品。

所有的問題在於政府只知創新,而不知念舊。如果有人想做AI,政府一定大力支持;如果有人要做某種特用化學品,而且這種化學品是現有的,政府官員不會對這種研究有興趣的。很少政府大官知道將一個舊產品加以改良,提高它的規格,絕非易事。就以前面提到的特用化學品來說,我們都會做,但都不是高級半導體工廠所能用的。

我們全國上下,都要建立精益求精的想法。我們都希望有高薪水,如果工廠能生產高規格的產品,這家工廠的利潤就能提高,薪水也因此會提高了。

要有相當高級的精密工業產品,不可能在短期內達成的,但將目前的產品加以改良,即使這種改良只使產品的性能有些微的進步,也是有意義的。我們當然希望有極為聰明的工程師,能使產品在一夜之間升級躍進,但可遇而不可求,如果工程師肯默默地埋頭苦幹,我們仍然會有相當高級的產品。

問題是,政府似乎不了解精密工業的重要性,研究如果有一點成就,就滿意了。日本的工業常常鼓勵工程師在一個技術上一直下苦功,因此能夠做出非常出人頭地的產品,德國和瑞士也有這種文化。如果全國的工業都有力求上進的想法,我們有足夠的工程師可以使工業進步的,可惜只看GDP有沒有進步。

我們應該要看工業界的競爭力有沒有提高,而要提高競爭力,需要長期有耐心的研究發展,因為好的競爭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得到的。大家都應該知道,日本的那些化學公司仍然在努力使特用化學品更有特色,絕對沒有停止在某一個產品上的研究。

熱門推薦》

►美伊地緣政治風險:2020首隻「黑天鵝」

►反滲透法威嚇國人 難防境外滲透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