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如果我是台灣人 我還相信中國嗎?

▲如果台灣人還樂觀相信「九二共識」,換來的結果只會和香港人相信「一國兩制」一樣慘痛。(圖/路透社)

●作者/Mayi

我當然不是台灣人,但回憶過去二十年的人生,發現自己和台灣人有很多交往:我第一次在東京留學,最好的朋友就是台灣人;我在英國留學,沒有很多香港人,最能溝通而且價值觀差不多的,也是台灣人;後來我嫁到東京,第一個認識的日本人太太到現在還是深閨密友,也是台灣人;開專頁之後寫關於日本的文章,最初也是台灣媒體青睞轉載而有台灣讀者認識。

深綠的,有;深藍的,也有。作為一個深黃的廢中,見到深綠的很快便接連上、遇到深藍便盡量安靜聆聽,但不論前者還是後者,都能理性地討論。我相信這是台灣的土壤,才能培養出這樣的公民。台灣的土壤是怎樣的土壤呢?

我還在中文系的時候會讀到「傷痕文學」,我對台灣最大的印象就是-這片土地過去已承受過太多苦難、流過很多血淚。太多年青有為、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會因為國家看不順眼而送命-他們沒做錯什麼,可能就只是因為他們的進步思想會影響其他人如何被馴服而已。

然而這些瘡疤,使台灣變得更堅壯,使台灣人會梳理和直視歷史、轉型正義去展望未來;使台灣人更堅韌持久地爭取他們想要的自由、民主。當然也有一些歷史的偶然:如果沒有李登輝,台灣有1996年的公民直選嗎?2000年的「和平轉移政權」呢?我不肯定。現實是從1996年以來,台灣每個公民都有權利一人一票選總統,這點在對岸的香港人無不羨慕-香港人到現在都不能一人一票選自己的行政長官。

有一點我十分糾結-既然尊重民主和相信人民的選擇,如果有人堅持要選韓國瑜,那就尊重他/她的選擇啊。

可是,瑞凡啊。我是香港人、在湘南海岸隔岸觀火都看不下去了!這個候選人未免也太...強差人意了吧?

他剛當選高雄市長多久了?他留在高雄多少天了?還是出去其他地方造勢了?他在高雄交出了什麼政績了嗎?大家感受到錢有滾進高雄了嗎?Hello?高雄現在都罷韓、大家都在搶「光復高雄」的春聯了。還說他有政績的人是活在平行時空嗎?他的心有放在高雄嗎?

觀微知著,他真的當選成為台灣總統的話,他的心會放在台灣嗎?

一個應對議會質詢只懂重複說「高雄發大財」的人;一個會公開說自己國中上課喜歡只看漂亮白滑小腿而成績不好的人;一個會溜口說台灣國民作「台胞」的人;一個失言多到立法院民進黨團可整理一堆韓國瑜失言語錄的人。

他真的能代表台灣嗎?他整個人、他的話真的不辱國體嗎?他是真心為台灣、不會出賣台灣給對岸的台灣人嗎?看見韓國瑜,我很自然會想起梁振英。他們共通點就是,當選成為地方/地區首長後,都入過中聯辦。

梁振英當選、入中聯辦「謝票」;後來政改失敗,親中陣營的議員要入內解釋,香港其實已被賣、變成「西環治港」。到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曾俊華在民調一直領先排第一,為何依然敗給林鄭月娥呢?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沒有得到西環的祝福嗎?

林鄭月娥上場後不見得有改善,香港的政策依舊越來越傾斜、毫不惠港,貧富懸殊日趨嚴峻、民無立錐之地,而行會依然硬推絕不利港的送中條例,怨氣終於在雨傘之後再度爆燈。現在香港變成怎樣,相信不用多說了。

▲高雄市長韓國瑜會見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圖/香港中聯辦官網)

韓國瑜當選呢?怎確定台灣幾年後不會變成今日香港呢?

我這憂慮當然跟挺韓的朋友說過,他們會說:「不會的」、「台灣始終隔個海在中間」、「台灣雖然不是一個國家,但有實然主權」我嘆氣,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感覺就像我坐時光機回到八十年代初,跟當時相信和支持香港能民主回歸、能實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民意領袖」說香港1997後如何變成2019年的香港,他們也不會相信我、還恥笑我悲觀一樣。

但我們根本無從樂觀。我們沒有樂觀的條件和本錢。如要比喻這種悲觀的程度,那就是,你還樂觀相信台灣能反攻大陸嗎?台灣在國際上要大聲說自己是一個國家都被欺凌的時候,能夠保持現狀已萬幸。如果台灣人還樂觀相信什麼「九二共識」,相信換來的結果只會和香港人相信「一國兩制」一樣慘痛。

我是一個在殖民地時代出生的女子,我見過最欣欣向榮的香港,但現在只見到流血和淚的香港。我見證香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一個又一個被廢棄的承諾、一次又一次的出賣和哄騙,這是我的悲觀之源。

我的台灣朋友說過,這一次大選簡直是台灣全民智力測試。我同意。台灣諸位,你這一票,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如果我是台灣人,單單同婚這議題我已經會毫無疑問地投蔡英文一票。如要找政績說服你,我姑且順手掂來一些她治下實施了什麼法例、做到了什麼:幼兒政策、護兒四法、減稅、失業率下降、基本時薪提升(133加到140、再加到150)、同性婚姻專法、台灣保證法、台商資金回籠投資額達4400億(7/2019經濟部數據)、農產外銷創新高... 如果再給她四年時間,我相信台灣會變得更光更亮。

如果我是台灣人,我會立即回家投票。其實去年十二月初的時候,我已買了機票到台灣看大選。我當然沒有票,但還是想或支持蔡英文或見證一下台灣這一次彷彿要扭轉國運的選舉。我衷心祝福台灣的小孩和青少年,四年之後、八年之後、十二年之後,都依然是打電動、談戀愛、和父母吵嘴、煩惱些有的沒的的年青人;你知道嗎,香港的年青人在2019年的暑假之後,打電動、談戀愛、懶洋洋地宅在家裡、不被搜身拘捕地逛一條街,都變得奢侈了。

我不希望明日台灣就是今日香港。祝福台灣。天佑台灣。 

熱門推薦》

►【中聯辦換主任】駱惠寧,你真的盼望香港能重回正軌嗎?

►【美伊衝突】假如美伊開戰 戰況會多慘烈?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