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分析】邵宗海/政策革新不必低格「九二共識」

 

▲2015年馬習會,馬英九與習近平的世紀會面。(圖/記者張一中攝)

▲(圖/翻攝自邵宗海臉書)●邵宗海/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2020大選甫告結束,國民黨因應再一次的失敗,黨內興起了一片「革新」建言,其中談得較多,也較引發外界注意的,就是黨內已有人指出,「九二共識」在被民進黨汙名化,變成是「一國兩制」的同義詞,所以需要對「九二共識」的存廢或進化來進行討論。

最震撼的建議當推是雲林縣長張麗善,她表示,因為九二共識已經被扭曲了,所以她主張「回歸本質就是一中各表」,但內涵卻是去定位「你講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講我的中華民國,基本上就是兩個獨立國家」,各自表述的「兩國論」。

這個說法在目前所有兩岸論述之中,若比較蔡英文才發表的勝選演說中的看法:「政府緊守著主權的底線,但也願意和中國維持健康的交往」、「我們保持不挑釁、不冒進的態度,讓兩岸之間沒有釀成嚴重的衝突」,會發現張縣長的論點,凸顯出國民黨部份追求革新人士的「躁進」。

此外,黨籍立委許毓仁也說,「九二共識」已經崩解,在全球反中的浪潮下,不能再用「九二共識」打迷糊仗;黨籍市議員游淑慧則建議,國民黨應重新思考廿八年前的「九二共識」是否還合時宜;甚至國民黨副發言人黃心華都表示,「九二共識劇本越來越難演下去了」。這些說法基本上都在導向認為:「九二共識」應該在這個時刻,應該宣告結束。

即使一些溫和的建議,如黨籍彰化縣長王惠美說:黨內極需要深思或討論未來的兩岸定位;或黨籍市議貞徐巧芯說,2020國民黨敗選,不少人開始議論國民黨的兩岸論述神主牌「九二共識」有沒有調整的必要,也都是在建議需將「九二共識」內涵進化的必要。

但是不管是激進或溫和的建議,在國民黨敗選之後,希望對它兩岸論述能有所更新或進化,確是有必須的地方,這也說明在國民黨內部,至少還有一批智者願意來檢討黨的兩岸政策,希望能對黨的本質有所改變,以爭取在2024年再次選舉時不要再有覆車之鑒,應是該給予正面的肯定。

▲2020選後,國民黨青壯派召開記者會發表共同聲明,要求黨中央改革。(圖/記者莊喬迪攝)

新互信基礎未建立 不宜急毀九二共識

但是,檢討國民黨的大陸政策,特別在更新它的兩岸論述時,由於兩岸關係的複雜性,作者是建議不必在這時刻下刻意去貶低「九二共識」。

支持這樣的論點:一是「九二共識」絕不等以「一國兩制」;另一是「九二共識」已有28年存在的歷史,它是兩岸唯一有互信基礎,也得以讓兩岸得以和平、順利來推展彼此交往的「信物」,如果在新的互信基礎尚未發展出來之前,就先把舊的「九二共識」予以毀悼,這就不是常人處理的正常程序。

至於為什麼要持別強調「九二共識」絕不等以「一國兩制」?因為這二者是不同的政策文件,而且相互的關聯性也並不強烈。當提到「九二共識」,應只視它為兩岸在目前分裂的現狀下雙方得以「交流」與「商談」的一項前提而已,當然這中間是北京在堅持,但內容上沒有涉及到任何統一方案的論述。

但值得提醒的是,「九二共識」的最早原案,是出自台北在1992年提出的八項方案中的其中一項建議,最後也為北京海協會在授權之下表達同意接受。因此「九二共識」在1992年定案時,並不是在規範兩岸一旦統一之後的模式。但是「一國兩制」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提出時,才是北京對統一之後模式的單方面建議。但到現在為止,並未構成對台灣任何的拘束,因為台北從沒點頭表示同意過。

▲2019年1月,總統蔡英文與國際媒體茶敘。(圖/取自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

至於說,蔡英文在2019年1月6日在台北與國際媒體茶敘時曾經表示:在兩岸議題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該年1月2日的談話,曾有提到「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的說法。但仔細再查證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的講話,是有一段提到「70年來,我們秉持求同存異精神,推動兩岸雙方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達成『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九二共識』」。

另外他也說到「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但是全文確實沒有出現過「『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的說法」。

馬英九在2008年羸得大選之後,是同意以「九二共識」作為兩岸交流的基礎,到他卸任時,也達成了兩岸兩會共簽署了23項協議的豐碩成果。至於「九二共識」中的「一個中國」如何解讀,馬英九當時仍拘泥於1992年台北國統會「一中意涵」的框架,那就是所謂「憲法一中」的解釋:「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

即使馬英九2005年12月接受「亞洲周刊」的訪問時也說,大陸方面要解釋一中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按照國統綱領的處理方法,就是台北不去否認它,但若依照中華民國憲法,那麼台北就無法承認它。

其實,「九二共識」即使歷經了28年的考驗,它也只是在「接受」或「拒絕」之中的選擇而已,並沒有在內涵裡有調整的空間。因為,若說迎合民意再進一步將它定位,即使如張縣長所建議的「你講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講我的中華民國,基本上就是兩個獨立國家」的各自表述,恐怕是會激發北京的疑慮。但若就是將它廢除,那麼國民黨是否能想到北京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這真正需要深思了!

熱門推薦》

►【選後分析】靠選舉發財的「政治老鼠會」

►【選後分析】反中意識新高 中台關係新定位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