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分析】國民黨最該改革的是「這個單位」!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於中常會談話。國民黨籍台中市議員黃健豪指出,國民黨中常會完全無力了解各地民情,竟是國民黨日常最高權力機構。(圖/記者屠惠剛攝)

● 黃健豪/國民黨籍台中市議員,曾任國民黨發言人和國民黨青年軍總團長

蔡英文的得票突破馬英九門檻,超過馬英九的765.9萬票。本次總統大選,蔡英文得到817萬票,遠比上次的689萬多了約128萬票,得票率約成長1%;韓國瑜的得票,雖然也約略等於上次朱立倫加上宋楚瑜,拿到552萬票,且得票成長7%,但從票數上,蔡英文除了固守之外,更是成功催出了先前沒投票的人,也投給她。

民主政治最可貴的就是,民選出來的總統是一張票,任何一個年滿20歲的年輕人也是一張票。每張選票背後代表一個人的意志,集合起來成為眾人的意志,而2020年蔡英文總統的勝選,就是用選票傳達出,台灣絕對多數的民眾肯定蔡英文的施政,也期待蔡英文未來四年繼續擔任總統一職。

輸了就要認,國民黨是政治組織,不是宗教團體。國民黨要調整自己的論述,讓多數民眾能夠認同、接受,不是死守歷史,然後向民眾宣教,民眾不接受就說國家要毀了。

不會,國家不會毀了,因為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的,政權也是民意賦予的。我們國民黨要接受這個結果,然後真的啟動改革。

也不要怪別人入侵校園、怪別人買媒體、怪別人使用網軍。

因為他們可以,我們也可以,這些都只是技術問題,關鍵是:我們要怎麼做好這些事?怎麼讓民眾接受?

 

▲黃健豪指出,國民黨不是宗教團體,國民黨要調整自己的論述,成為讓多數民眾認同的政黨。(圖/記者湯興漢攝)

一、先檢討自己

選前不管怎麼估算、怎麼感覺,我的確都沒有估過蔡英文這麼高票;以台中來說,真的怎麼樣也沒想到顏寬恒會落選,所以同溫層太厚的不是其他人,就是我自己。

作為一個民意代表,最忌諱的就是同溫層太厚,因為這表示我沒聽到/沒接受民眾真實的聲音。但選前兩周,我曾在某個輔選的談話中提到,我覺得沈智慧有點危險,應加強輔選力道,今天開票到一半,也與當天的一位前輩在電話中表達上述的反思,倒是對方安慰我,至少還有警覺到,其他選區是因為感受不到,各區都很震撼。

二、談大環境

就如同許多人的認知,以及我在選前一天寫過,主權保衛戰可以說是這次總統大選的主軸,儘管這個招數用了至少20年,但不可否認主權及伴隨而來的兩岸關係,在大選中都是選戰的關鍵。

我要再次強調,中華民國擁有主權,今日香港也不會是明日台灣,意圖把香港跟台灣畫上等號的人,才是真的出賣主權。

所以兩岸關係上,國民黨要講清楚自己的定位。

現在再責怪馬英九的課綱問題、再責怪九二共識被曲解,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民眾對現狀的認知就是我們看到、感覺到的這樣-我們跟中共是不同的政權(或國家)。

▲中國共產黨主席習近平發表談話。黃健豪指出,國民黨支持者再責怪九二共識被曲解已無意義,因台灣多數民眾的認知是,台灣與中共是不同國家。(圖/翻攝央視)

國民政府來台之後,長期教育反共思想,當時還有大中國的意識,但隨著政權更迭,我們早已放棄爭取「中國」代表權,中國與中共現在成為同一個詞,且政治實力及現實上,中共也確實代理了中國的概念,而整個台灣社會對反中共的慣性一直延續到今天,國民黨的確很難說清楚,要怎麼樣一邊捍衛中華民國主權,一邊與中共友善的互動。

簡單來講,九二共識已經被混淆的今天,再談九二共識就不是共識了,且1992年的兩岸實力及國際關係,與2020年的世界局勢,就是不一樣。1992年的台灣,還有許多人認同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無論是文化上的、或政治上的,但2020年的當下,這句話無論是文化上或政治上,已經很難成為主流社會的認同。

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就目前來說,我期許能做到幾個點:

1. 政治上堅決捍衛中華民國主權。

2. 文化上傳承中華(國)文化,比如說我們現有的各項節慶淵源、宗教信仰、歷史古蹟,講一個比較好理解的概念,就像是美國或許多歐陸國家,政權各異,歷史上也相互征戰,但共同傳承了基督教的節慶、文化。

3. 別再提九二共識,而是要基於現狀提出國人能接收的現實觀點;畢竟九二共識也是基於1992年的現實,這條路不好走了,總要嘗試開啟新路。至於新的路是什麼,我書讀得少,但我認為要以維護上述兩點為基礎來談。

三、黨內改革需要徹底的世代交替,尤其是改革中常會及黨內決策機制。

現行的國民黨體制,基本上還是源自於國民黨還擁有廣大大陸領土的時候所設計,現在繼續沿用。中華民國憲法尚修憲了七次,省政府也都虛級化了,國民黨沒理由死守成規。

改革的重點一個在世代,一個在民意。

中常會上,應保障1/3席次為45歲以下的各界青年;1/3席次保障全國各地具有民意代表身分的從政同志;僅留1/3依現行制度選出中常委代表各類黨員。

基本上我國現行所有重要的公職,都必須透過直接民選來產生,每四年一次中央大選,每四年一次地方大選,帳面上每兩年就會有選舉,而恰恰好,中常委改選就是每兩年一次。

我們只問一句,現在,每個禮拜固定跟主席開會的中常會上,你各位中常委,總共32席,有幾席是經過選戰真實且無情洗禮的民意代表?還是多數是對黨主席、黨中央歌功頌德居多的黨內大老?這樣的每周開會的組成結構,不僅形成厚重的同溫層之外,也完全無能力了解各地的真實民意,更可怕的是,中常會是國民黨日常最高的權力機構。

另外,雖然輸掉總統大選,但國民黨目前尚有15席執政縣市,我認為除了必須按往例,將其列為指定中常委列席中常會之外,也該將這些縣市首長列入黨中央的聯席決策機制當中。

▲ 新北市長侯友宜(左一)慰問市民。黃健豪建議,應讓國民黨籍縣市首長參與國民黨聯席決策機制,以便黨高層決策能反映民意。(圖/新北市衛生局提供)

以往國民黨真就是黨主席說了算,但在民選為王的政治體制,國民黨這種列寧式政黨的黨主席權力及能力真的有限,應思考中央執政及在野時,換軌不同的決策機制,才能真正的在地化及扁平化。

而世代交替更是國民黨必須改革的重中之重。

最簡單也殘忍的道理,70歲的人,對於當代發生的事情和觀念要重新學習,重新理解,又未必能接受。社會主流願意付出長照成本,但不可能停下來等你學習、理解、接受,社會只會一直往前走。

而舉自己為例,31歲的我,辦公室也有60歲的主任,他的人生歷練和人脈,也能經常有效地幫我度過各種難關,但我不會拜託他每天幫我刷社群;我也常常搞不懂我21歲和25歲的助理在想什麼,但他們卻經常能幫我把事情處理好,讓我體會到不一樣的成長和處理模式。

把黨內高層全部換掉,最重要的意義不在於製造樣板,而是在於青壯世代本來就活在當代,活在社會的主流當中,所以在思想、認同甚至溝通能力上,才能與社會共鳴;在這樣的基礎之上,重新詮釋國民黨的價值,扮演好一個政黨、一個在野黨應該有的樣子。

四、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同意權制度,更是荒謬到不改不行的地步。

現行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同意權制度,比較像是不同意權:被提名人的不同意票數,要超過出席中央委員的半數,才會被撤換。這個荒謬的制度,導致國民黨最後推出吳斯懷名單,一定程度上也重創了全國各地的區域立委選情。

我對歷史負責,吳斯懷和吳敦義,我是投下反對票的,但是因為那個荒謬的同意權制度,即便吳斯懷的反對票高於同意票,且沒有意思要自己退出,他還是被國民黨提名了。

五、選後的黨主席之爭

可喜可賀的是,吳敦義等人終於宣布要請辭了。我先呼籲、也拜託,你各位中常委,千萬不要上演什麼大慰留的戲碼,真的。

但吳敦義實在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很會拆自己的炸彈,從不分區的名次,再到這次辭主席,他都避開自己被狂轟的風險。

▲觀察吳敦義在不分區立委名次到辭黨主席等動作,黃健豪認為吳敦義很會拆自己炸彈。(圖/記者湯興漢攝)

對於隨之而來黨主席改選,我要甘冒大不諱的講一件事。

做為個人,我真心覺得韓國瑜市長是一個有趣、有義氣的朋友。但是,這次總統選舉的結果只說明一件事,絕大多數的民眾,不希望韓市長成為我們的領導人,或是說,不希望在還沒看到具體成果之前,再給他成為領導人。

換位思考一下,就像2018年輸掉縣市長的林佳龍、陳其邁、蘇貞昌,卻在2019年高升中央部會首長,多數民眾也難以接受。只是這個情緒在這次選舉中被其他事情蓋過去。

所以,在這樣的民意基礎之下,我希望韓市長本人,以及韓粉朋友,不要再起心動念競選黨主席了,好好回歸市政,如果能夠順利挺過罷免難關,我們期許韓市長在高雄市政上,能拿出真的讓人讚嘆的成績。

六、國民黨還有救嗎?

很多年輕的選民都會問我,甚至有一次學弟妹來市議會參訪也問過,國民黨現在這麼爛,為什麼你還留在國民黨,我其實都會反問他們一句,那你覺得我爛嗎?我是個爛人嗎?那我不是爛人,如果國民黨裡都是我這種人,或我們講最遠的,有一天我當了國民黨主席,你還覺得國民黨爛嗎?

任何組織都不會自己變爛或變好,行文至末,在選票上成長到817萬票的民進黨,在2007年曾經是一個被選民唾棄、爛到底的貪污政黨。

所以,該退黨的,是那些把局面搞爛的人,不是我,好嗎?

熱門文章》

►【選後分析】韓國瑜在高雄慘敗的原因

【選後分析】九二共識招數已老 撼動不了年輕人

【選後分析】國民黨慘敗有這三大理由!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