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之亂】薛承泰/從社會學角度看口罩之亂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國軍進駐口罩工廠支援生產。(圖/記者唐詠絮攝)

▲▼薛承泰。(圖/薛承泰提供)●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2019新型冠狀病毒在大陸武漢爆發後迅速向外蔓延,至2月3日為止確診人數共20,438人,累計死亡425人。確診與死亡人數儘管一天比一天高,這種爬升步調幸好未呈指數成長。值得注意的,死亡占確診最高的是武漢(5%),其次是武漢以外的湖北省(1.4%),其他大陸地區只有千分之1.6,至於境外,只有菲律賓與香港各有一例死亡。

從這些數字來看,這次疫情的擴散應和第一時間的誤判情勢有關,尤其武漢是個超過千萬人口的大城市,為了回鄉過年歷年都會有人口大幅流動。然而到1月23日才封城,據說封城前已離開超過四百萬人;這些人主要是返鄉到大陸各省,極少部分到海外。假設這流動人口當中千分之一帶著病毒,湖北省之外即會有四千人在一月底陸續發病;至於二月份才離開武漢者,發病率應該會更高。

最近確診數每日以兩千、三千攀升,應該是這第一批帶病毒者,在大家還來不及防備時所傳散出去的。按此速度,到2月10日時,確診人數可能會再增加兩萬人。如果防疫策略成功,那麼第二波的傳散力應大幅降低,之後的確診人數應開始下降。

大陸以外地區,基本上都能有效控制,確診總數至今不到兩百位。尤其是我國,公共衛生體系相當完備,還曾經有抗SARS的經驗,人們實不必恐慌!很不幸,連著一個禮拜,看到民眾排隊搶購口罩,這是SARS期間都沒有的現象。

由於減少感染機會最簡單的作法,就是避免去人多的地方。排隊的場合人人貼近站著,而且都是陌生人,感染率可能是在家的百倍,而且每個人還浪費了一個口罩。換言之,買口罩是為了明後天可能會使用,而今天卻把自己暴露在感染率較高的環境中。相信政府都了解這些情形,可是為何在第一時間沒有去防患,甚至還加深了民眾怕買不到口罩的危機感?

專家都說了,不是出了家門就必須戴口罩,要看地點與自己的身體狀況!況且口罩濫用也會汙染環境,缺乏公德心隨手丟棄,不是只多了個垃圾,如果有感染源,那是多了一個防疫破口。只要環境被破壞,人們一天兩個口罩也不夠用,遑論一週只能買兩個!口罩之亂,不是只有數量與分配的問題,如何處理用過的口罩以及環境維護,也是關鍵。

▲專家建議,進出醫院時要戴口罩,有呼吸道症狀者、慢性病患者、待在密閉空間時建議戴口罩,其餘時機不一定要戴口罩,需視現場及個人健康狀況而定,避免防疫資源被過度消耗。(圖/記者林敬旻攝)

一場疫情其實會讓人們學到不少事情,也是促進社會發展的好時機。君不見,當大家排隊買口罩時,只要人手一機,就不會太無聊。即使開工了,透過手機或網路,開會或許不用見面,減少感染機會。肚子餓了,用手機有人幫你跑腿買便當或炸雞。現代資訊科技可以在防疫時期發揮「隔而不離」的功能,可是仍有不足之處。

日昨傳來廣州已驗出門把帶有病毒,不論此為真或假,呼籲人們日常生活留意衛生,絕對是上策!例如使用公共廁所後,除了洗手,開關門也必須注意清潔;公車除了扶手座椅要勤消毒,下車按鈕也很重要;電梯宜盡量避免使用,消毒時也別忘了內外的按鈕。最麻煩的,恐怕是國人習慣使用的紙鈔與錢幣,這些含菌量都極高,卻又形影不離;每年流感時,專家也都曾呼籲少使用現金購物,如今更應大力鼓吹。

希望以後買口罩不用現金,到傳統市場也可以「嗶一下」,無形中就可減少病毒的感染。最後,大家想想看,有甚麼辦法可減少小孩老人在機構照顧中的感染風險?

熱門文章》

►范瑋琪罵蘇貞昌「狗官」有這三層因素

►連拚30小時 陳時中為了防疫有多努力?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

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