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悼念的李文亮是「英雄」還是「普通人」?

陳牛/媒體工作者,主力寫電影、文化、時事,偶爾無病呻吟。

在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後,「英雄」終於出現了。

2月6日晚,在網上看到武漢醫生李文亮去世的消息。李文亮原是眼科醫生,因要「戴罪立功」而被調往抗疫前線,他的死訊,着實讓我心中也有些哀傷。我淡淡地告訴身邊人,有一個曾經向外披露疫情的武漢醫生死了。他沒有多大的反應。也許很多大陸普通人都像身邊人一樣,並不知道李文亮是誰,只是大約知道疫情早期有幾個人因為「造謠」被公安抓了。

同時,網上也有人找到李文亮以前發表的微博,原來他曾經不止一次表態支持香港警察。香港有人說,按照香港的藍黃劃分,李文亮其實是藍絲。有位朋友的心態很有代表性,她原本對李文亮的死訊感到很難過,但也坦白,在看到他八月的微博後,難過減了一半。她說:「是誰教會了我仇恨?」

也有朋友說,很多大陸人像李文亮一樣,因為資訊壁壘和長期的國家輿論控制,而難免有一些不恰當的立場表態,他主張不應完全否定他們的人格。這說法,我並非不認同。那麼,同樣的,經歷過大半年的本地警暴又受了大陸舉國輿論攻擊,即使香港人恨這些人,也是人性吧,更不必苛責。

香港人沒有做過什麼事,對不起李文亮乃至千千萬萬支持香港警察的普通大陸人。恨李文亮,恨一個在遠方因抗疫而死(或被社會主義鐵拳弄死)的人,也許沒什麼意義,但這就是經歷大半年警暴和咒罵的香港人的真實情感。

▲李文亮生前照片。

我恨李文亮身上那部分「平庸的惡」,我不恨他本人。是的,他也曾經為中國其他不平事吶喊過(如溫州高鐵事故),但他終究還是為香港警察也吶喊了。我見識過不少這樣的大陸人,平時只是個普通人,甚至善良友好,但一說起香港動亂就毫不猶豫地說要打死香港的「廢青」、「暴徒」。他們不是微博上某些專靠煽動民族仇恨來博取關注的網紅,也不是領工資的五毛,他們只是喝着狼奶長大不知道惡已深入自己的骨髓。

除去對於香港立場的部分,在我心目中,李文亮也算不上什麼英雄。他只是在微信群裡向老同學透露了疫情,而且還特別交代不要外傳。正如他像其他中國普通人一樣有「平庸的惡」,他也像其他普通中國人一樣,並不十分勇敢。最終他接受了懲罰,以一個眼科醫生的身份,到前線對抗一個非他專業所屬的疾病,並因此染病致死。

如果他不僅接受懲罰,並因這樣的懲罰而感到幸福,那他也頂多算是個人層面上的「西西弗斯式的荒誕英雄」,因為加繆說,西西弗斯通過藐視衆神的懲罰來反抗。

▲武漢市民自發到醫院門口獻花,為李文亮醫生致哀。(圖/翻攝自財新)

作為一個普通人,李文亮的遭遇值得同情,但對於這樣的一個普通人,悼念他是為了什麼?像他這樣的普通人,在今天的武漢,還有千千萬萬,更多人的下場其實還不如他,很多人連病牀都搶不到,死了便裝進屍袋,像運送垃圾一樣送到火葬場,一把火燒掉,最後連名字也不能留在世上。有的一家滅門,又有誰去悼念他們?

倘若你悼念李文亮,是為了讓大家不要忘記其他在這場疫病中死去的普通人,是為了讓大家記住是究竟是什麼讓這些普通人一個個默默死去,那我願意與你一同悼念;但如果你悼念只是為了歌頌一個「英雄」,那對不起,很多人都沒有興趣。英雄救不了你我,不如好好做一個人,做一個懂得拒絕平庸之惡的人。最起碼的,能不能別在你的國家遇難時,還想着趁機發財、抬高物價?

熱門推薦》

►【武漢肺炎】除了酒精這些方法也能消毒

►口罩荒 醫師教你自製環保「布口罩」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Medium」。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