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復興/不見解放軍防疫?新冠疫情給台海暴露的啟示

● 梅復興/臺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曾創辦並主編《臺海軍情》電子期刊。

新冠肺炎(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不僅對中國大陸與世界多國億萬民衆構成衛健上的空前威脅,並震撼全球經濟產業鏈,其對臺海安全情勢的可能影響也值得我們注意。

文攻武嚇的背後

台灣大選結果雖顯然未令北京感到意外,但面子上再怎麼也有點掛不住。但老實說,台灣選舉1月11日結束,中共基本上還沒有機會從容的思索接下來該如何出招,新冠肺炎的疫情就已爆發,一直忙到現在都不得喘息。現在連兩會都不得不延遲舉辦,基本上認為事態的嚴峻足以動搖國本。在如此態勢下,居然還繼續派軍機繞臺恫嚇,很顯然是有幾重考慮的。

首先,是因如前所述,一時還騰不出工夫來規劃部署對臺鬥爭的下一步,所以就照既有方案賡續執行,聊備一格。但在疫情仍在擴散,甚至還偶有傳聞病毒感染導致必須隔離人員而影響共軍戰備的當爾,對臺軍事恫嚇的方式盡可能簡化。

▲共軍連續組織編隊繞台,我方戰機也升空貼身監控。(圖/國防部提供)

是以,今年一月初以來中共軍機雖曾四度在臺灣周邊活動或繞飛(1月20日,23日;2月9日,10日),但嚴格來説自從去年12月26日山東號航艦在海南成軍北歸後卻未見共軍艦艇繞行臺灣周邊一艘次!

中共雖曾在臺灣大選之日發佈消息稱東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在某海域進行5天4夜的高強度海上實戰化演練」,且出動052C驅逐艦(「濟南艦」)與052D驅逐艦(「廈門艦」)等新銳主戰兵力實彈演習,但宣傳内容明顯有意避免針對臺灣,可能是不希望負面影響選情。整體來看,過去兩個月來唯一因穿越巴士海峽出太平洋而勉强可算航經臺灣周邊的就只有中共海軍的161編隊,但那係遠海聯合訓練任務,甚至還到了夏威夷附近去實彈演訓,其實也並非針對臺灣。

在過去兩個月來,中共曾四度出動包括Tu-154MD電偵機,轟六轟炸機,空警500預警機,殲11戰鬥機等多批/架次經東海,巴士海峽,宮古水道等空域飛行活動,甚至還曾越過海峽中綫,而我空軍也有出動戰機挂彈攔截。雖然一般認知中共今年以來的一系列動作,尤其2月上旬的兩次軍機繞行臺灣乃是針對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訪問華府所做出的示警暨或是對美軍機艦近期在東海密集活動之反制,但其威脅力度其實顯然還是有所節制的。

筆者日前曾諮詢美方人士,但他們除證實已公開的共軍軍機動態外,都不太願意多談細節。不過,有官員特別提醒,共軍戰機去年三四月(賴清德剛宣佈參選總統後)還曾在臺海周邊模擬演練對海上目標的攻擊動作,並例舉當時偵監情資說明共軍戰機自中高空俯衝演練攻艦戰術科目,目的顯然希望美臺方面都能偵知,以達威懾恫嚇之目的。是以,共軍戰機最近的繞飛動作,其實還並非最具針對性的挑釁。

▲共機繞台,可能是習核心不願因疫情影像遭外界小覷,故藉由小試軍威,維持強硬形象。(圖/路透)

中共保持對臺軍事壓力的思維也不太難理解。除了所謂的「壓制民進黨勝選後臺獨氣焰高漲」的傳統論述外,比較務實的考量可能還是藉此強硬的外向動作來保護正因武肺疫情焦頭爛額,政治威望面臨嚴厲挑戰的習核心。藉由小試軍威,習近平團隊可以宣稱,即便在此緊急狀態下,他對臺灣仍未絲毫軟弱鬆懈。

這種思維,其實跟北京不願在1月15日簽訂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前承認新冠疫情嚴重是如出一轍的。跟美國貿易協定是不希望(主要對內)因為事先示了弱而引來「城下之盟」的罵名。而在對臺灣問題上不願因疫情而被看衰,顯然也自有類似的盤算。

▲新冠疫情,罕見解放軍沒有高頻率曝光「奮勇救災」。(圖/翻攝自東部戰區微信)

疫情對共軍戰備之影響

武肺疫情雖然空前嚴峻,全中國封城封省影響達數億人,但共軍除了軍醫人員馳援湖北,接管部分醫院以及(其實相對有限的)空運外,並未見中共宣傳軍方大規模介入支援抗疫。一般媒體報導中,各地也未見共軍高頻率曝光。這與歷年來中共總是高調凸顯解放軍救災搶險的愛民形象做法頗有出入,值得玩味。

一來,這或許跟此次的疫情與一般自然災害在性質,救助需求與持續性上的差異有關。地震水災風災等自然災害通常只影響較有限的地理區域,所需的援救主要為短期大强度的有組織人力物力與後勤力,故較適合發動軍方馳援。但遍及全國的瘟疫所導致的封城封省,不僅所需援助物資與人力規模巨大,且需持續日久,遠遠超出任何軍隊之合理能量。

此外,瘟疫對於人員聚集並需密切接觸的軍隊一定是會構成嚴重感染威脅的。無論中共官方如何宣傳「抗疫不誤戰鬥力,防控不鬆戰備弦」,然部隊戒慎恐懼,防範疫病擴散現在已高於其他考慮絕對是合理常識。連疫情都還相對不甚嚴重的台灣軍方都高度重視防疫,甚至已暫停後備部隊教召,身陷疫區的共軍部隊豈有可能不奉命盡量減少容易導致疫情擴散的活動與對外接觸!?

到目前為止,已有未經證實的報導稱共軍湖北孝感空降兵軍,海南三亞潛艇基地,遼寧省葫蘆島造船廠,東海艦隊「常山號」護衛(巡防)艦以及武警部隊,甚至「山東號」航艦等單位,因部分人員確診而須進行多達數千人的隔離。無論這些報導是否屬實,防疫對於共軍的戰備與訓練一定會造成相當程度上的影響。

▲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醫護人員的「全封閉防護服」。(圖/翻攝自Facebook/吴盛俞)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共當局迄今都未大規模動用軍隊參與抗疫或馳援武漢湖北等重災區,顯然亦不無保存實力以圖因應可能突發狀況的考量。我們無需過度解讀,但北京擔憂疫情若進一步惡化或持久可能不利其政權穩定,而欲未雨綢繆,把軍隊抓緊在手並盡可能減少部隊曝露感染的活動則當屬合理舉措。

此外,雖然大陸全國的企業都在中央政府亟力催促施壓下紛紛復工,但因嚴格防疫要求羈絆,所以各地產業的復工率與產能恢復率還是有相當顯著的差異。而這也勢必會對中共的軍工產業造成影響。譬如,位於冠狀病毒核爆中心武漢的「武船」(武昌船舶重工集團)與「701所」(中國艦船研究設計中心)就分別是共軍039系列常規動力潛艦的建造基地以及航艦工程研發的搖籃。故疫情對於中共近年來「下餃子」般的快速軍備現代化,至少在短期内還是可能會造成一定程度衝擊的。

▲疫情衝擊經濟,中共軍事支出短期內無法優先排序,對於軍備現代化的速度將產生影響。(圖/視覺中國CFP)

中共的中短期展望

一直有論者認為如果大陸民怨沸騰(例如疫情失控)至足以動搖中共政權時,北京可能會藉對臺用兵以轉移注意力,甚至試圖凝聚團結。這雖不無可能,但目前機率仍相當渺茫。然鑒於大陸政情近期内將充滿不確定性,我們宜持續密切掌握局勢發展並加强監控其軍事動態,並適切配合美軍在臺灣周邊展現在場實力的行動,積極因應中共的可能威脅。

就算疫情能夠在相對短期內(譬如: 仲夏以前)大致平息或基本獲得控制,中共今明兩年的經濟表現勢必會受到影響。而其中央政府財政在短期內也會難以恢復到之前的裕度,軍事支出可能短期内也無法再享有之前的優先排序。譬如,在持續重視維穩的同時,也勢須強化對公共衛生醫療等領域的投資,以防範此類的瘟疫再度爆發擴散,而威脅到中共政權的威信乃至於穩定。

其實,這早已是中國問題專家多年來都在呼籲的問題了,不是什麼新鮮事。只不過,中國人口實在太多,籌建充足的醫療,教育,社會安全網耗資巨大且需長時期的持續投入。再加上中共政權在戰略優先排序上另有看法。所以近年來才會出現軍艦下餃子,新武器目不暇給,一帶一路全球大灑幣的土豪崛起風,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所曝露的醫療資源與防疫抗疫能力之實際匱乏卻彰顯了其國内相關建設的投資曁落實尚待大幅加强。

▲新冠病毒揭開船堅炮利的外衣,凸顯出中共在民生架構上的薄弱。(圖/視覺中國)

中共挾強大並經常被蓄意武器化的經濟力量,披以現代化基礎建設,高科技與船堅砲利的硬實力亮麗外衣,再加上嚴密的資訊輿論管制,鋪天蓋地的國內外宣傳包裝,以及結合滲透買通顛覆的銳實力麻痺分化腐蝕各對象國,近年來才獲致了不可一世的強國形象。但這次疫情卻證實了之前多數中國問題專家所指出的缺點。這本身並不足奇。值得訝異的是,其統治制度的缺陷竟足以讓其(衛生醫療等)民生構建上的不足衍生成近乎可以燎原的危機!

這對於被中共視為敵手或必須與其抗爭者,也應該提供了新的啟示。對於中國大陸的政治鬥爭,應轉改守為攻,尤應強化幫助大陸民眾更深化認識一個人民所願意支持(或至少能容忍)的政府應盡的責任功能與必須提供的服務,保障與資源。旨在讓大陸的億萬人民要求中共政權修正其窮兵黷武,好大喜功的崛起路線,改以透過較順恤社會基本需要來維持統治的正當性。

這道理很簡單。每一塊投資於改善中國大陸人民生活品質(尤其像衛生醫療,弱勢救濟,老年供養,災害防治等較無軍民雙用價值)的人民幣,就不能再用於進一步擴建其戰爭機器了。而這對於最直接蒙受中共軍事威脅的臺灣而言,應尤具意義。

熱門文章》

► 尤里安/經費提高40億 美韓東北亞安全合作觸礁

►【共機繞台】黃竣民/台海催生「東亞北約」好時機?

►看更多【梅復興】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梅復興專欄

梅復興專欄 梅復興

台北出生,旅居美國。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臺安全關係。曾創辦並主編《 臺海軍情》電子期刊,現為臺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