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陳一新/女性參選必敗魔咒能被打破嗎?

▲民主黨參議員賀錦麗可能被拜登提名為副手(Kamala Harris)。(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陳一新/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曾任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與所長。

參加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佛蒙特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15日一對一的辯論中,都表示如獲民主黨提名,將選擇女性作為競選搭檔。問題是,從1984年開始,女性政治人物不論是競選副總統還是總統,最後都一場空。拜登真能打破女性參加大選必敗的魔咒?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這次辯論改到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華府攝影棚舉行,現場沒有觀眾,兩人開場以互碰手肘取代握手。談到女性議題時,拜登表示他若獲得提名,將指派非裔女性擔任法官,還會指派女性擔任競選夥伴。桑德斯也說:「我也會」,並指出:「對我而言,不僅是提名一位女性,還要確保是一位進步派女性,我強烈傾向朝此方向前進。」

拜登手中的可能人選包括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明尼蘇達州,就是州聯邦參議員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甚至是進步派的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此外還有2018年以些微之差在喬治亞州長選戰落敗的黑人女性艾布蘭(Stacey Abrams)。

至於選情愈來愈不利可能慎重考慮退選的桑德斯則表示,他會找一位進步派女性。雖然同黨的華倫也是自由派,但在桑德得斯眼中顯然還不夠「進步」,而且華倫退選後也不挺桑德斯,兩人註定無緣。

▲艾布蘭(Stacey Abrams)也是可能的副手人選。(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政壇一直流傳一個「女性參加大選必敗的魔咒」,英文有一個字misogyny ,意思就是厭惡女性(hatred of women),運用到美國總統大選就成為「女性參加大選必敗的魔咒」,迄今無人打破。

1984年,民主黨籍的總統候選人孟代爾(Walter Mondale)邀請紐約市皇后區選出的眾議員費拉洛(Geraldine Ferraro)擔任競選夥伴,使她成為美國兩百多年來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候選人。競選期間,費拉洛遭到政敵影射與黑手黨有關,結果孟代爾和費拉洛雙雙敗給氣勢如日中天的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與他的副手老布希(George H. W.Bush) 。

2008年,共和黨籍的總統候選人馬侃(John McCain)邀情阿拉斯加州前州長培林(Sarah Palin)做競選搭檔。培林對國際政治的無知,讓她笑話百出。後來兩人一起敗給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歐巴馬(Barrack Obama)與他的副手拜登。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曾出線挑戰總統大位,最終依舊沒能打破魔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就連呼聲很高、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也只是與總統大位擦身而過,終究無緣入主白宮。2016年,她好不容易在民主黨初選中擊敗桑德斯殺出一條血路,提名維吉尼亞州聯邦參議員凱恩(Tim Kaine)擔任競選夥伴,直接問鼎白宮。

由於她心機太重,因此很多民主黨人都對她有厭惡感,雖贏得普選票,但是還是輸了選舉人票,而在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與他的競選夥伴潘斯(Mile Pence)手下稱臣。

兩位美國女性副總統候選人與一位總統候選人都曾出線挑戰白宮,但三人都先後折戟,是美國人民還沒有心理準備選出女性正、副總統,還是美國人民無法打破這個魔咒?

熱門推薦》

►閻大富/「新冠風暴」全球賽事停機 球員復工困難重重

►陳一新/超級星期二續集 拜登崛起四大因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

現任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曾任立委、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與所長。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主張台灣應與美中維持良好關係,發揮槓桿作用,且兩岸應在「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上,推動和平發展關係。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