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看時事:從「熔爐」、「素媛」,到 「N號房」

▲N號房性剝削案嫌犯趙主彬(조주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Sandra/心理評估師。經營FB粉專「來自台灣,在美國當心理評估師的,日常。


今天是加州封城第14天,我一如往常的在盥洗、伸展後,吃著自製的肉鬆蛋 土司配黑咖啡,一邊聽著爵士樂,一邊瀏覽著臉書文章,想著早晨真的是我一天中最喜歡的時光,讓人能在這紛亂的世界中不被打擾,並找到一絲寧靜;然而此時,某個聳動的標題卻如警鈴大作般,逼迫著我與世界連結,要我正視這個社會到底在發生什麼。


在談韓國近期的N號房事件前,我想先談韓國過去幾起震驚社會的重大性侵案:光州聾啞學校事件及趙斗淳事件。首先,說起光州聾啞學校事件,我想大家一定會想到根據此案件所拍攝的「熔爐」,此部片以一名美術老師的視角,揭發聾啞學校在2000到2005年所發生的虐待及性暴力醜聞,當時受害學生多達30多名,其中年紀最小的孩子只有七歲。

儘管這部電影確實在韓國社會帶來迴響,案件也重啟調查,但涉案人士直到2012年才被重新判刑,而整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光州學校校長,後來卻因癌症病逝逃過法律的制裁。

然而,人性之惡似乎沒有極限,接下來我要談的是以趙斗順事件為原型所拍攝的「素媛」。2008年12月,一天下雨的早晨,8歲的素媛走在上學的路上,遇到了一位陌生男子問她是否能和她一起撐傘,而這名男子就是有17次強暴前科、時年56歲的趙斗順。

他當時誘騙素媛到鄰近的工地廁所,對素媛施行各種殘暴的毒打及性侵,後來造成她多處骨折及腹部創傷,讓她不得不承受裝上人造肛門的痛苦。最讓人髮指的是,趙斗順以醉酒為由矢口否認罪行,韓國法院還採信了他的說詞,輕判十二年刑期。而這十二年來,雖然趙斗順一直在接受心理評估和治療,他仍毫無悔意,甚至被判定其再犯率可能性高。

寫到這裏,我內心似乎升起一股悲痛,抑或是絕望,讓我久久不能自己。如果說正義和善良終究會戰勝邪惡,那麼我們或許還能抱有希望;但若是有些惡是無窮無盡的,且永遠不會學到教訓,那麼我們要花多少力氣去原諒,是否連聖人都會失去最後僅存的憐憫和慈悲呢?

▲「趙斗順事件」被改編成電影《素媛》。(圖/翻攝自韓網、NAVER MOVIE)

我沒有答案,尤其在閱讀了幾篇有關性侵犯的文獻後,好像再怎麼思索也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和答案。此時我想起大學時修過一堂犯罪心理學的課,有次讀到犯罪者之所以如此殘暴,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將所傷害的人去人性化,我們如果可以讓他們認知到他們傷害的是人不是物品,就可以促成改變。

我記得當時還寄了一封email給教授,詢問這樣的治療法是否真的可行?老師那時回覆我,犯罪者是否能被矯治要依照他們的心理評估結果而定,但假設犯罪者是psychopath類型,通常很難治療,甚至被判定為無法矯治。

這樣一切好像都說得通了?那些在世界各地層出不窮的惡行,似乎都有了解釋。但某種程度上,也印證著我們對人性黑暗面的無力感。韓國最新一起的大規模性侵事件──N號房事件,就是再一次的證明。

▲電影《熔爐》劇照。(圖/取自網路)

2018下半年,有一群Telegram的駭客在Twitter及其他交友網站中,以詐騙手法竊取多名女性的個人資料,威脅並強迫她們拍攝不雅照和影片,再以此操控受害者。接著,Telegram上一名自稱「GodGod」的用戶在平台上建立了多個聊天室,在聊天室中分享了受害者被性侵害及虐待的影片,並要求聊天室的成員上傳自製的性愛影片,否則就會被踢出群組。

除此之外,後來出現了一名自稱「博士」的男性,他創建了更多類似的群組,對多名會員收取會費進行性剝削行為。根據報導,相關涉案人數多達26萬人,被害者有74人,其中16名是青少女,年紀最小的只有11歲。這起案件在韓國社會引起強烈的公憤,五天內就有240萬人在青瓦台網站發起連署,韓國總統也下令徹查。

當媒體公布犯案者的個人資料和背景時,我看到許多人表示意外,因為他過去成績優異,甚至還參與過公益活動。我想,犯罪者並沒有一個既定的樣子,但確實有幾種常見的模式和特質,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通常對於與重大性侵案或連環殺人案有關的犯罪者,他們可能具有的特質包含缺乏同理心、悔恨和羞恥,自私自利,且善於欺騙及操縱人際關係等可以被歸納為反社會人格的特質。但這些特質在一開始很難被發現,因為他們很善於偽裝成理性、隨和或有魅力的樣子。

對於反社會人格的成因,我今天就不贅述了,只想簡略地與大家說明並解釋為何犯罪者總是與我們的認知有所差距。

▲因為N號房事件,民眾湧入請願網站要求公布嫌犯個資。(圖/翻攝自青瓦台請願網站)

「在這樣的國家生一個女兒,沒有任何意義」一 來自青瓦台的請願書。

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能夠讓人感到如此心死?一個看似繁華健全的社會,卻是敗絮其中,讓人民從此再也無法相信。

透過這三起案件,我們再次看見了韓國社會對於女性的物化及貶低,還有對身體自主權的侵害;反思的同時,可能很多人會對韓國文化表示失望或批判,但韓國女性所面臨的困境,豈不是在台灣或美國的我們,也常面對到的厭女文化?

表面上的尊重和平權再也抵不住,那禽獸不如般地慾望、貪婪和惡的猖狂。

在憤怒和傷痛之間,我們還能做什麼?除了拒絕觀看、拒絕分享和轉傳,從自己和身邊的人開始做起;無論你是什麼年紀性別或職業,我們都能為受害者盡一份心力,為我們的朋友、女兒、妻子和姐妹,創造一個更有希望的社會。

以下附上台灣及美國防治性別暴力的單位:


台灣:
現代婦女基金會:https://www.38.org.tw/
勵馨https://www.goh.org.tw/tc/index.asp

美國:
RAINN: https://www.rainn.org/
National Sexual Violence Resource Center: https://www.nsvrc.org/


熱門推薦》

►林立青/讓「N號房」的傷害離台灣遠一點

►呂秋遠/末日感好重?天不會一直黑,別焦慮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者授權,轉載自Medium「Sandra 珊卓拉 。札記」。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