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除罪》林志潔/愛情無法用刑罰固型

我們想讓你知道…人會隨著時間情勢而改變,也許成長、也許墮落、也許有了新的理想、也許面臨新的衝擊。法律都能承認:在某些情況下的情事變更,可成為無法履約的事由,何況是婚姻?

● 林志潔/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教授,現於美國擔任訪問學者。

天寬海闊,你一定要和違約之人綁在一起又何必? 

婚姻契約的訂立,由於過往的一夫一妻,因此各自承擔了必須割捨其他機會的義務。在漫長的人生歲月中,對於違反契約的行為,要用《刑法》來處罰和報復嗎?

性愛自主權保障 應高於財產權

在《刑法》中,除非訂立契約的人一開始就存有詐騙、脅迫,否則不會因為單純民事契約的違反,就用刑罰來處罰違約之人。那麼,婚姻契約的違約,又為什麼要被獨特出來呢?

性和愛的自主權,應該被尊重和保障的程度,應該比財產的所有權要更高吧!契約的違反,如果不是一開始就心存詐騙,那也就是一個契約的違反或不履行而已,請求違約的賠償更為實際和重要吧!

人會隨著時間情勢而改變,也許成長、也許墮落、也許有了新的理想、也許面臨新的衝擊、也許受到命運的摧殘,法律都能承認:在某些情況下的情事變更,可成為無法履約的事由,何況是婚姻?

法定單偶制度性的結果是離婚不易,如果對方不能和你兩相情願的離婚、彼此好好分開,那就必得對簿公堂,爭取裁判離婚。

人會變、愛情會變,在不斷的變動下能夠一直走在一起,需要非常大的調整,但更多的時候,婚姻可以一直沒有違約,也是需要一些運氣的。

不愛,有時並不是不負責任。不愛,有時就是不再愛或不再那樣愛了。我變了,但對方沒變,抑或相反。

▲學者認為,用刑罰幫愛情固型的人,沒有好好瞭解人生。(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用刑罰幫愛情固型=自信不足

朋友問我,當我主張通姦罪除罪時,有沒想過如果發生在自己配偶身上,我還能接受嗎?(就像之前問我,我支持同婚,如果包包是同志要結婚,我可以接受嗎?)

為什麼不?包包又不是我的財產,他只要成為一個能自我負責、不拖累別人、可以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我支持他的任何決定,他的對象能愛他、和他相扶持,我感恩都來不及,跟對象的性別有什麼關係?

同理,如果我的配偶在婚後愛上別人,那他確實違反了我們的婚姻契約,但婚姻契約又不是神聖不可侵犯,否則違約就判死刑不是更好?

這個男人曾經愛過我,曾經與我共組家庭,曾經為我願意走入體制,與我互相扶持,這樣就很夠了,珍惜當下的真心,接受時移事往的變化。

女王值得一個全心愛我的男人,如果對方心中有著別人,這是對我的貶抑,當然放手解約,因為我值得更好的。

違約之人就讓他去吧!我們小時候也與好朋友打勾勾約定過,要一輩子都是最好的朋友、要隨傳隨到、什麼事都不能有秘密,我們又做到了嗎?

情感從來沒有固定的樣子,愛情更是,希望用刑罰來幫愛情固型,是妄想、是悲傷、是對自己的自信不夠、也是從來沒有好好瞭解人生。

人生本來就是無常的,愛情不過是無常的映證。

司改通姦除罪化決議三週年,終於等來釋憲結果。

► 歡慶零確診!墾丁渡假莊園住宿券下殺3675元

► 寵愛媽咪!超效保溼卸妝乳膏下殺980 每人限購3組

熱門點閱》

► 通姦除罪》媽媽盟:難道有錢就可以外遇?

► 通姦除罪後 律師預言「這兩種人」將失業

► 通姦除罪》律師:大法官巧妙躲避民主立法權!連財產法益都用刑法保障,何況「婚姻人格權」呢?

► 大法官鼓勵通姦?司法院「五張圖」破迷思!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林志潔 LIN Chih-Chieh - Carol Lin」個人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林志潔

林志潔 林志潔

國立交通大學特聘教授,科技法律學院社會正義講座主持人,全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