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錫勳/菅義偉將任日本新首相 安倍留下的經濟外交難題如何解?

 ● 蔡錫勳/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 

安倍首相於8月28日辭職後,宣告後安倍時代來臨。自民黨總裁選舉於9月14日舉行,「繼承」安倍政權的政策路線是這次總裁選舉的焦點之一。

「令和大叔」菅義偉以377票擊敗岸田文雄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89票、石破茂自民黨前幹事長68票,成為自民黨新總裁後,將榮登日本新首相。

自民黨有菅(義偉)首相,民主黨政權也有菅(直人)首相。甚至有人誤認「菅直人內閣復活」。但是兩人唸法不同,菅義偉首相的菅唸「すが、Suga」,菅直人首相的菅唸「かん、Kan」。

▲▼菅義偉(上)因公布新年號「令和」爆紅,名字跟日本前首相菅直人(下)相似,曾被人誤認。(圖/路透社)

菅經濟學(Suganomics)

菅首相繼承「安倍經濟學(Abenomics)」路線,期待「菅經濟學(Suganomics)」。

菅首相競選自民黨總裁時一再表示:「繼承安倍政權路線,推動安倍經濟學,讓經濟成長」,主張「新型冠狀病毒對策最優先」,並且提倡「自助、共助、公助、羈絆」的國家像。

菅內閣面臨安倍經濟學留下的財政健全化課題。3月27日通過的令和2年度一般會計歲出顯示,社會保障關係費35兆8,608億日圓,負擔最重,占歲出總額34.9%,其次國債負擔23兆3,515億日圓,占歲出總額22.7%。

日本財務省「令和2年度預算重點」
歳出總額
102兆6,580億(100%)
社會保障
35兆8,608億(34.9%)
國債費
23兆3,515億(22.7%)
地方交付税交付金等
15兆8,093億(15.4%)
公共事業
6兆8,571億(6.7%)
文教及科學振興
5兆5,055億(5.4%)
防衛
5兆3,133億(5.2%)
其他
9兆9,605億(9.7%)

▲  資料來源:日本財務省「令和2年度預算重點」(p.5)。

內閣府於9月8日公布的「2020年4-6月期GDP速報(2次速報值)」,第2季GDP下修,實質GDP成長率-7.9%,換算成年率-28.1%,是戰後以來最大跌幅。美國第2季GDP也受到新型冠狀病毒影響,換算成年率-32.9%,創下1947年開始統計以來歷史新低。

為了新型冠狀病毒緊急經濟對策經費,日本政府於4月30日通過追加預算25兆6,914億日圓,歲入財源來自公債。菅首相繼承「沒有經濟再生,就沒有財政健全化」基本方針,於9月11日表示:「贊同安倍首相說過今後10年左右,不需要調漲消費稅」。

▲ 因疫情衝擊,日本GDP成長率經歷戰後最大跌幅。(圖/路透)

菅政治學(Sugapolitics)

美國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7月公開的《China’s Influence in Japan: Everywhere Yet Nowhere in Particular》明文:「安倍的首席顧問菅義偉要日本(企業)減少依賴中國,作為疫情危機的結果」(p.44),並且公開日本國內親中派的「二偕俊博自民黨幹事長」(p.16)等政界官界有力人士實名。美國警戒中國在日本影響力的增加。

「官邸主導」是安倍首相的政治手法。安倍首相留下的外交問題有俄羅斯北方領土、北韓拉致問題、中國進出東海南海問題、日韓關係惡化。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面對面的首腦外交受限,菅首相透過視訊也能建立良好關係嗎?

安倍首相於9月11日發表安保政策的「內閣總理大臣的談話」:「提升我國本身防衛力,強化日美同盟」。在「陸基神盾」(Aegis Ashore)停止部署之後,自民黨協議飛彈防衛體制的替代方案。關於飛彈防禦系統的安全保障政策新方針,憲法範圍內來檢討。沒有改變專守防衛的想法,日美的基本角色分擔沒有改變。這些課題和執政黨好好協議,今年底之前應該會公布新的方針與政策。

安倍首相明言:「遭受彈道飛彈等威脅時,確保能夠防禦我國的迎擊能力」,雖然避開「敵基地攻撃能力」用詞,但暗示檢討擁有的可能性。

安倍首相在當天的記者會對「內閣總理大臣的談話」表示:「退任之際,整理至今的議論,以談話的方式向國民發表,希望新內閣能夠深入議論。沒有束縛(新內閣)。保護國民生命與財產,無縫接軌的議論理所當然,也是最大責任」。

社團法人日本記者俱樂部於9月12日舉行自民黨總裁競選討論,議題包含:經濟政策、新型冠狀病毒對策、女性社會參與、醫療、地方活性化、防災、外交、安全保障、消費稅、財政、金融政策、社會保障、北韓拉致問題等。(編按:「女性社會參與」原始日文漢字是「女性活躍」。)

▲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留給菅義偉俄羅斯北方領土、北韓拉致等外交問題。(圖/路透)

亞洲版NATO 美日印澳四方鑽石結盟

菅官房長官於討論會質疑石破茂的「亞洲版NATO」構想:

「美中對立之際,亞洲版NATO恐會成為反中包圍網,以日本外交而看並不正確」,推崇日美同盟為基軸的外交。美日印澳四個國家「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加強合作,四方鑽石結盟堪稱「亞洲版NATO」構想

菅官房長官在討論會上,對外交安全保障方面的主張整理如下:

●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日本的鄰國,雖然兩國間有許多課題,持續活用高層交流機會,該主張的地方就主張,一一解決課題。藉此要求中國的正面回應。

● 習近平國家主席以國賓身分訪問日本的時期,現在致力於新型冠狀病毒對策,不是協調具體訪日日期的階段。

● 安倍首相的外交模式是官邸主導,外交的「繼續性」很重要,安倍首相的日美首腦電話會談,首腦兩人「促膝談心(Tete-a-tete)」等首腦外交很棒,但是我有自己的外交姿勢。

● 我將接受外務省的報告,並且和外務大臣一起,政府整體推動外交。

解決北韓拉致問題,贊同將號稱世界最危險機場的駐沖繩美軍普天間基地遷至邊野古新基地。

▲日本自民黨總裁參選人石破茂(左)、菅義偉(中)與岸田文雄(右),最後由菅義偉勝出。(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三位候選人參加9月13日NHK《日曜討論》節目,菅官房長官對於美中對立中日本的角色表示:

「美中關係改善有助於國際社會的安定與安全。日本並非單純的美中二選一,必須展開戰略外交,和美中交往當然會有溫度差,持續沖繩邊野古填海造美軍基地計畫。

合流新黨能打破「自民黨1強」?

台灣有民進黨,日本也有民進黨;台灣有國民黨,日本也有國民黨(全名:國民民主黨)。國民民主黨,9月10日,和「立憲民主黨」合併,黨名為枝野幸男黨代表提案的「立憲民主黨」,國會議員總數為149名,其中眾議員106名,逼近2009年獲得政權的席次,維持最大在野黨。

立憲民主黨的枝野黨代表於當天的選舉,打敗國民民主黨的泉健太政務調查會長,當選第一任黨代表。新的立憲民主黨能夠終止在野黨的離合集散歷史,成為取代自民黨政權的選項嗎?

枝野黨代表畢業於日本東北大學法學部,於1993年初次當選眾議院議員,當時所屬政黨是「日本新黨」,和安倍首相同期當選眾議員。民主黨政權時,擔任菅直人內閣的官房長官,對應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震災,表現出色,深得國民信賴。

▲「立憲民主黨」領導人枝野幸男。(圖/路透社)

失去政權後,民主黨改名為民進黨。2017年眾議院選舉時,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希望之黨」聲勢高漲,當時民進黨企圖搭上小池旋風,和「希望之黨」達成「完全合併」。

但是小池黨代表卻表示:「無法接受全部的民進黨議員」,「排除」理念不合者。枝野因理念不合,所以號招其他議員組成立憲民主黨,擔任黨代表。

小池黨代表的「排除」發言畫面一再播放於媒體,小池旋風失速。立憲民主黨反而吸收批評安倍政權的票,躍昇為最大在野黨。

▲小池百合子是東京都的首位女知事,所屬的「希望之黨」曾聲勢高漲。(圖/路透社)

在野黨一再合併,重演離合集散,這次有辦法打敗自民黨一強嗎?枝野黨代表和國民民主黨玉木雄一郎黨代表都是出身於曾經執政的民主黨。

民主黨失去政權後的重整過程大致如下:民主黨→民進黨→希望之黨、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立憲民主黨。

枝野黨代表於9月10日當選感言:「和國民一起,為國民奮鬥的新立憲民主黨」,「最大在野黨的角色是成為下次眾議院選舉時,成為擔任政權的選項及行政監督。1、2個月之後可能有國會大選」,發言一再意識首相解散眾議院舉行國會大選即將來臨。

希望創造的日本社會是:「不是自助或是過度自己責任、過度競爭,而是互相扶持的社會」,停止邊野古新基地建設也是重要政策,藉此明確不同的方向,為下次眾議院選舉奠定對立軸。

無論是親日、反日、哈日、忽視日本,解讀日本新政權的動向與即將到來的眾議院選舉是我國瞭解日本的重頭戲。枝野黨代表能夠結合在野黨,奪回政權嗎?

台灣的在野黨也是分崩離析,能好好整合或許也能成為制衡一黨獨大的局面,才不會每次都在立法院開運動會。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安倍辭職》蔡錫勳/安倍首相日本歷代最長任期的成效與殘念 財政健全化是他最大弱點

► 藍弋丰/台灣要收容香港難民?黎巴嫩爆炸遠因始於收容巴勒斯坦人

► 蔡錫勳/東京都知事小池壓倒性連任 安倍任內日本軍力排世界第五

► 蔡錫勳/6G戰役開始!日本「宇宙作戰隊」掀中美導航主導權爭奪戰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蔡錫勳專欄

蔡錫勳專欄 蔡錫勳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