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牆/新台幣匯率28元會成為短期新常態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美元短期弱勢,台幣偏強態勢暫難扭轉,半年或一年內,「28」元左右的新台幣匯率成為新常態不無可能。

▲新台幣升破 29 元整數大關,「楊金龍防線」宣告失守。(圖/記者李毓康攝)

李沃牆/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

升!升!升!新台幣升不停,央行總裁楊金龍日昨表示,匯率由市場供需決定,短期來看「1比28是新常態」,但中長期難預測,此波資金匯入潮何時結束要看疫情的控制。持平而論,匯率升貶乃是稀鬆平時之事,為何「28」這數字如此敏感,而讓央行總裁表態,令媒體大作文章?

影響匯率因素不一而足 但「總裁防線」引人關注 

理論上,影響匯率的供需因素不一而足,在外匯需求方面,包括支付進口物品與勞務之價款、本國人民在外國停留期間的開支、付予外人投資或貸款的紅利或利息、對外國的移轉性支付,包括本國政府及人民的對外援助或贈予、對外長期投資,放款或購買國外證券,或是央行購進外匯。

而影響外匯的供給因素則包括,本國物品與勞務之出口、外國觀光客在本國停留期間的開支、外國投資或貸款所得的紅利或利息、外國政府對本國政府及人民的援助或贈予、短期資金(熱錢)流入、對本國的長期投資,放款或購買本國證券、央行為減少外匯存底而出售外匯等。

回顧2011年5月11日,新台幣匯率盤中創下28.476元高點,為彭淮南任內最高價,而防守匯率不致升破28.5元價位,就成為「彭淮南防線」。過去幾年,市場認定的「彭准南防線」總會在特定期間內登上媒體版面。彭淮南擔任央行20年總裁期間,用保守匯率穩定台幣市場,利弊互見。

而楊金龍繼任總裁後,自然泰半政策是「彭規楊隨」,但偶而也有他獨到的見解。楊總裁自2018年2月26日上任以來,新台幣匯率最高價出現在2018年3月31日盤中的29.068元、收盤29.12元,「29元」整數關卡即被視為「楊金龍防線」。

今年9月21日開盤後,隨即又上演升值行情,開盤不到 15 分鐘升破 29 元整數大關,來到 28.945 元,「楊金龍防線」宣告失守。10月12日盤中急升至28.6元價位,創9年4個月來新高,硬是逼近28.5元的「彭淮南防線」。若楊總裁認為「28元」是短期新常態,豈非宣告「彭淮南防線」不久也可能失守?

▲楊金龍認為台幣「28元」是短期新常態。(圖/記者屠惠剛攝)

匯率出現異常波動 央行採「柳樹逆風」操作

世界各國在1973年以前所採行的匯率制度,幾乎都是「固定匯率制度」或「單一匯率制度」;台灣亦不例外,當時美元兌台幣匯率約1比40,主要原因即是政府於1961年至1972年期間,採取以擴張出口貿易為導向的工業化時期,即所謂的「出口替代政策」,弱勢台幣有助於出口。

1973年後則採行由市場供需決定的「浮動匯率制度」,現行則為「管理浮動的匯率制度」;但央行對匯率始終保持「尊重市場機制、維持動態穩定」立場,一但匯率出現異常升值或貶值時,則會適時進場干預。

前央行總裁彭淮南對於這種匯率操作的描述,分別稱為「柳樹理論」與「逆風操作」。其實,這二種操作手法類似,基本精神都在於讓匯率保持彈性,以達到最終穩定匯率的目的。

「柳樹理論」意指具有彈性的匯率,正如柔軟的柳樹,於颱風來臨時不會折斷。在彭總裁任內,央行曾多次阻升台幣,阻擋國際熱錢匯入,就是透過尾盤逆勢操作。而「逆風操作」則有賴盤中先讓匯率充分擺盪、釋放能量,有如柳枝隨風擺動,等到風停後,尾盤再一次性的進場調節,藉以維持新台幣匯率的波動、不致於失控。

去(2019)年12月中旬出現國際熱錢大量匯入買股,資金狂潮難擋,央銀行也再度重啟「逆風操作」調節匯率。然而,鑑於過去曾被美國財政部列為「匯率操縱」及「觀察」名單紀錄,近來央行應不會掉以輕心,尾盤進場調節會更加保守。

筆者以為,美元短期弱勢,台幣偏強態勢暫難扭轉。準此以觀,半年或一年內,「28」元左右的新台幣匯率成為新常態不無可能,但中長期變數太多,實在難料。誠如楊金龍總裁所言:「匯率是很難預測,就是由供需決定,沒辦法用央行力量把供需顛倒過來」。

熱門推薦》

►謝金河/天這麼黑,風這麼大 台幣升升不息!

►戴銘昇/《企業併購法》修正草案太苛 對小股東保障不足!

►錢世傑/你的定存股有風險嗎?現金流穩定是基本條件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