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黃奎博/美大選結果未定 台美關係已經難預料

我們想讓你知道…許多分析家認為,若拜登上台,將延續歐巴馬的對台政策,連像川普表面上相挺都不可能。

● 黃奎博/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外交系副教授

美國總統大選於美國時間11月3日開始,但各州規定不一,例如有些州結束投票時間較晚,有些州不可以同步計算當天投票和預先投票的票數,而一張郵寄選票可以在什麼時候拆開、檢視和計算,也並非各州一致。

位於美國東北角的新罕布什爾州,已經有迪克斯維爾諾契(Dixville Notch)與米爾斯菲(Millsfield)兩小鎮,於當地時間午夜一過便進行投票,而且因為投票數太少,所以已完成開票,川普以16票領先拜登的10票。

除了可以提前親自投票外,美國還可以郵寄投票。本年10月初的民調指出,計劃郵寄投票的選民比例增加近40%,亦即可能有超過5400萬張的郵寄選票待處理。

美國合格選民人數達2億3千萬,以較高的投票率約65%估計,本年將約有1億5千萬的選民透過各種合法方式投票。截至投票前一天,據統計,已經有9000多萬人以郵寄或提前投票的方式表達了他們的態度,這個數字是2016年大選時的兩倍。

因為超高的郵寄選票數,有媒體推估,全美50州中,只有9個州能在美東時間11月4日午夜(台灣時間11月4日中午)前,通報至少開完98%選票的非正式結果。


▲ 美國大選情勢難預料。(圖/路透社)

川普將打選舉訴訟?

在本文刊出時,預測誰會當選都還太早,只能說從多家民調數據而言,民主黨的拜登(Joe R. Biden)確實具有相對優勢。

最近有媒體與評論家明的、暗的指出,川普(Donald J. Trump)陣營會以11月4日午夜的票數為判斷基準,若是領先的,將逕行宣布勝選;未來即使郵寄投票也開出後,川普輸掉了關鍵州的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s)票,他將不承認「新的」選舉結果,而以寄送與計票的過程及時程造成明顯不公為由,開始法律途徑的攻防。

例如,大型搖擺州佛羅里達,在大選當日前40天左右,就開始檢視和計算收到的郵寄選票,而佛羅里達、亞利桑那和北卡羅萊納這些先公布郵寄投票的州,初期可能會呈現拜登領先的局面,但照川普這幾個月的質疑與鋪陳,如果該州發生了民主黨選民收到兩份選票、共和黨選區的郵寄選票「被消失」、有人造假選票並混入最後的計算之中等諸多疑點,他很可能會向法院提出選舉訴訟。


▲ 學者預估,美國總統川普有可能會提出選舉訴訟。(圖/路透)

這時,有選舉訴訟各州的律師團就要上陣,為川普或拜登證明各自或對方選票的有效或無效。如果法律爭議持續,那麼很可能就要重演2000年共和黨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民主黨高爾(Al A. Gore)兩強相爭,最後由9名大法官判決何者更有理,可以贏得總統大選。

民進黨曾押錯寶 向民主黨致歉

最近,民進黨政府被《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曾因過於明顯押寶共和黨,而向民主黨人士致歉;事情才剛在台灣受到關注,我國駐美代表處的推特竟然又轉發川普之妻梅蘭尼亞(Melania Trump)的競選推文。雖然官方解釋說是小編「誤觸」轉發,但可能又會引起與台灣熟稔的民主黨人多所關切。

相信經過這些教訓,尤其是川普並非可輕騎過關的情況下,民進黨政府終於應該知道外交分寸了。

無論誰當選美國總統,似乎蔡英文及其國安團隊已經嗅到一些不對勁。

許多分析家認為,如果拜登上台,將延續歐巴馬(Barack H. Obama)政府的對台政策,連像川普那樣表面上相挺都不可能。

10月31日召開的臨時國家安全會議中,蔡英文裁示,「面對全新情勢與可能的挑戰,政府將會在堅守、捍衛民主自由價值的原則下,繼續深化、鞏固台美關係」。

如果民進黨政府預期挺台的川普當選,民進黨政府怎麼會「面對全新情勢與可能的挑戰」呢?難道川普政府已經釋放訊息,在勝選後不會繼續對台如此相挺了嗎?還是,難道民進黨政府對川普的選情不甚樂觀?

究竟什麼是美國大選後,台灣將面對的「全新」台美情勢?這將是美國大選結果底定之後,台灣在民進黨執政之下最大的外交問題。

► 聽Podcast掌握美選及國際局勢
Apple:https://apple.co/3ibJl8F
Spotify:https://spoti.fi/34aNBAj

熱門點閱》

►  林忠正/中共「國內大循環 」能突破美國經濟及科技的圍堵嗎?

►  美國大選》苦苓/拜登當選會對台灣不利嗎?

►  王高成/川普能否像四年前翻盤?四因素顯示可能性不高

►  林宜敬/拜登子爆性醜聞 為何沒一刀斃命?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