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共同富裕」人民買單 習近平地位更穩固

我們想讓你知道…習近平一系列的大動作,是為了鞏固共產黨統治地位,製造出照顧人民的意象。而這些舉動,也會直接鞏固習近平自身於黨裡的權力與地位。

▲習近平發動「共同富裕」政策。(圖/路透社)

● 作者/霧谷晶策的國際事務 FBC2E International Affairs

中國經濟狀況迫使中共開始「改革」。

近20年來,中國經濟成長全世界有目共睹。然而,經濟成長再快也總有慢下來的一天。近幾年的中國經濟,雖經濟成長率仍相當高,卻有逐年放緩的跡象。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報導指出,上述的經濟狀況,讓不少中國年輕人感到社會向上流動性(social mobility)的機會正減少,家庭開始認為其經濟狀況不足以負擔更多的孩子,加劇近年浮上檯面的人口危機。

此外,先前中國經濟快速成長,也使中國國內貧富差距不斷拉大。《商業週刊》報導引用「世界不平等數據庫」(World Ineqaulity Database)指出,中國前10%最有錢的人,收入佔中國國民總收入高達41.7%。此外,其在富豪的生產數量上,也相當迅速,根據中國「胡潤研究院」公布2021年全球富豪榜中,中國有1,058位億萬富翁,比美國696位多出了近一倍。

再者,先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去年全國人大閉幕記者會指出,中國是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有6億中低收入民眾,他們平均月收入也就1,000元人民幣。由此可知,李克強談話顯示出中國日趨嚴重的貧富差距。

▲李克強在去年中國人大記者會上揭露巨大的貧富差距。(圖/路透社)

而中國近年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也映入習近平的眼簾。習近平曾在今(2021)年1月說:「我們絕不能允許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而是關係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問題。」可見貧富差距的問題,已經被中共中央視為重大問題之一。

習近平開始力推「共同富裕」

根據《彭博社》(Bloomberg)的報導,「共同富裕」越來越常出現在習近平的發言中。報導指出,在他主政的前8年,他僅偶爾提到「共同富裕」一詞。但是,從去年開始習更常提到該詞,總計有30次。而今年還沒過完,就已累積65次,數量足足超過去年的為2倍之多。「共同富裕」已開始成為習近平欲力推的財政和經濟政策。

而今(2021)年8月17日,由習近平主持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中國當局更「明確」地陳述了共同富裕這個目標:「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並表示會使用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政策。

共同富裕將幫助雙循環!?共同富裕目標擴大

除了共同富裕,中國從去年就開始逐步推動「雙循環」(指內需與外貿並行的經濟成長循環)。香港媒體《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指出,如果共產黨失去與普通受薪中產階級的連結,將會面臨危險。因為雖富豪們掌握政治權力,卻不具備推動國內消費力。

而國內消費力作為雙循環中「內循環」的一大重點,若「共同富裕」政策能達到「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和「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兩大目標,那將有助習近平推動雙循環經濟政策。

此外,《彭博社》(Bloomberg)分析為了要實現共同富裕,習近平以前關注的是「過高」的收入,但這次中國可能將對象擴大於超級富豪外,將稍微比較有錢的富人納入。雖目前中國官方並未明確定義其政策的實施對象,但《彭博社》認為,若要推動整體的平等,代表將涉及更廣泛的高收入者。

中國多個領頭企業「樂意」響應

在共同富裕政策推出不久,想必不少中國企業內心多少有所不滿,但若要在中國繼續做生意,必定要遵守這不斷變動的「遊戲規則」。大型科技公司像是騰訊、阿里巴巴都先後相繼宣布捐贈500億人民幣、1000億人民幣響應此政策。

 

▲騰訊、阿里巴巴都先後相繼宣布捐贈500億人民幣、1000億人民幣響應共同富裕。(圖/CFP)

另外,根據《彭博社》(Bloomberg)報導,截至8月31日止至少有73家公司,包含平安保險、美團、中國銀行,在向香港、上海和深圳證交所提交的報告中,都提到「共同富裕」,而這也顯示出中國企業對此政策的重視和「配合」。
各界關注浙江「共同富裕」成功與否

如此重大的經濟、財政政策,恐怕無法直接應用在如此龐大的中國市場。《商業週刊》指出,中國將浙江省選為「共同富裕示範區」,測試新的收入分配制度,其目標設定為2025年讓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45%,為7萬5千元人民幣。2020年,浙江省都市和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是6.27萬和3.19萬人民幣。

由中國國務院印發的政策文件《關於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指出,在浙江試驗的作法,將逐步形成全中國可複製、可推廣的範本。其中,可看到中國依然會強化「第二次分配」,也就是從稅收調整下手。

在關於如何「調節」高收入群體收入的部分,中國將開徵財產稅,如房屋稅、遺產贈與稅等。此外,中國也將在浙江實施、限制不合理收入,例如完善國有企業高管的「限薪」制度,並強調不是限制高收入,而是限制不合理收入,包括灰色收入、壟斷部門的高收入。

而浙江試行的成功與否,勢必也是國、內外關注的焦點,在未來的3到5年內,其成果和變化勢必會被各國的經濟學家、媒體放大檢視。

習近平加強國家控制、共同富裕政策替連任鋪路?

《紐約時報》引述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資深研究員強森(Christopher Johnson)研究,指習近平希望透過提出證明共產黨可以實現社會平等的做法,以打擊美國等競爭對手在社會上「不平等問題」,也藉此避免人們質疑習的三連任。

而我國中研院院士吳玉山在日前由「長風基金會」主辦的線上論壇中分析,習近平接任總書記及國家主席之後,因有感於共產黨未來能否壟斷權力,有相當大的危機感。

相較於前面幾任領導人,對社會各方面的控制越來越強,舉凡文化、經濟、娛樂皆然。例如:讓小學生以「習思想」代替學習英文、演藝圈「娘炮文化」大整風、演藝人員無故「被消失」、只因未向政府報備就打壓私人企業致使市值蒸發等等。

極權主義再復興

吳玉山院士提出「權力高度集中」、「制度化降低(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移除)」、「黨國加深管控社會(企業、文化、整風)」等習近平執政後三大現象,來區隔中共自鄧小平以來的發展方向,並定義其為「再毛化」(ReMaoization),此一趨勢是將中國大陸從後極權發展國家重新拉回極權主義。

▲習近平的領導手段具有極權主義的濃厚色彩。(圖/路透)

《霧谷晶策》認為,習近平一系列的大動作,是為了鞏固共產黨統治地位,製造出照顧人民的意象。而這些舉動,也會直接鞏固習近平自身於黨裡的權力與地位。而這些「整風」的動作,與外界所謂的「回到文化大革命」仍相去甚遠,無法比較。目前中共這些政策,都是為延續共產黨統治的正當性。

另外,《霧谷晶策》解讀在「美中競爭」的大環境下,這些準備在中國施行,看起來有點荒謬的政策,卻是要與西方價值觀有所區別,欲顯現中國在共產黨領導下,能走出自己的路線。同時,也證明共產黨讓「中國崛起」與「東升西降」的意象。雖然這些對我們來說,有種不切實際的既視感,但在中共的宣傳之下,廣大的中國人民看來仍會買單。

熱門點閱》

► ET民調》曲兆祥/侯友宜賴清德成天王 陳時中人氣下滑 鄭文燦度過危機

► 周宇修/國賠案修法 訴訟費「預納」制度非改不可!

► 王任賢/追查Delta源頭?台灣邊境管理應強化!

► 李沃牆/協助疫情下的年輕人 勿讓他們淪為下流世代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霧谷晶策的國際事務 FBC2E International」,原標題為「《習近平倡「共同富裕」!?中國強化實施「社會主義」的涵義》,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