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從論文門到中介法 民進黨說好的「謙卑」呢?

我們想讓你知道…林智堅「論文門」與「數位中介法」,民進黨為何屢犯眾怒,正是因為得意忘形!更白話的評語是:民進黨變傲慢了!直接打臉蔡英文的那句「謙卑,謙卑,再謙卑」

● 蔡詩萍/前《聯合晚報》總主筆、資深媒體人

林智堅「論文門」與「數位中介法」,民進黨屢犯眾怒,為何?

我的評語很簡單:得意忘形,忘了初衷!

更白話的評語是:民進黨變傲慢了!

直接打臉蔡英文總統的則是,她那句「謙卑,謙卑,再謙卑」,如今像是反諷咒語,唸歸唸,根本也沒多少從政黨員在乎了,可能也包括她自己!這不僅可惡,尤其,可悲!

論文門引發學生不滿 民進黨至今未向台大道歉 

林智堅的「論文門」,對民進黨,最傷的莫過於一群認真唸書上進的年輕人,他們會發現自己辛苦考上研究所,或根本進不了名校研究所,但「有些人」,像林智堅,或一群民意代表(包括藍綠白),「輕輕鬆鬆」在政治身份掩護下,進了研究所,又「輕輕鬆鬆」可以寫完論文,獲取學位,這種「相對剝奪感」才是他們最憤怒之所在,同樣是人,既曰平等,為何「這麼不公平!」

▲台大曾經是黨外人才的溫床,曾經是民進黨人嘴裡自由民主的精神堡壘,如今摧殘台大過後,蔡總統、民進黨並未說過一句「對不起,台大,我錯了」。(圖/記者張一中攝、記者林敬旻攝)

蔡英文總統第一時間,輕忽年輕朋友這種憤怒,一心維護她眼中的金童林智堅,甚至在台大做出撤銷論文、學位的決定後,還「要全黨力挺」,不止傲慢,更是可笑,難道她的母校台大的公信力,遠比不上她力挺的林智堅公信力嗎?

蔡英文總統定義的謙卑,難道就是「對自己人寵愛有加」,而對「說不的人」則動輒冠以「政治陰謀」、「敵人同路」的標籤嗎?

還好,廣大的群眾,龐大的年輕人,說不了!最終,還是逼使蔡英文讓步,民進黨改口!

只是不知道,那些「民進黨內三緘其口的台大人」,午夜夢迴,有沒有一點點的「台大魂」在糾纏他們的良心?而那些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論文門」沒什麼的民進黨從政者,最後不知該怎麼向民眾解釋,既然「這~麼不重要」,那為何要換人呢?換了人,連句道歉也沒啊?

台大曾經是黨外人才的溫床,曾經是民進黨人嘴裡自由民主的精神堡壘,如今摧殘台大過後,參選人也換了,蔡總統、民進黨,說過一句「對不起,台大,我錯了」的謙卑嗎?不惜「全黨救一人」對抗台大,污衊台大的民進黨,在《數位中介法》爭辯中,再次讓人看到,毫無自覺反省能力的傲慢與無知。

《數位中介法》引眾怒 執政黨應為侵犯言論自由感到可恥!

數位網路的年代,是最能彰顯言論自由,百花盛開齊放的精神。網路這開放性,會不會製造新問題?言論的百無禁忌,會不會影響隱私,人身,乃至國安的威脅?老實說,當然都會。但是,民主國家與專制獨裁的差別就在,民主社會「必須容忍」這種威脅的可能,因為,它是言論自由的代價,是言論開放的副產品,只能以更民主的方式去處理,而非動輒回到威權、管制的心態。

 

▲民進黨人若還有一絲絲念及鄭南榕的犧牲代價,那就更該為任何可能侵犯言論自由的國家暴力,感到可恥而謙卑!(圖/臉書)

民進黨犯的錯,就在以為「一切以國安」為前提,就可以動輒管制的話,那台灣何須解嚴?如果對人身的侵犯,是數位網路的年代,很令人憂心的議題,那就該更宏揚民主法治的觀念教育,鼓勵司法體系在涉及人身受網路言論之威脅或侵犯時,更能靈活而主動的保護人身自由,而非「恐龍法官」、「恐龍法院」的癡呆!

說句坦白話,無論是國安威脅,或人身侵犯,請問我們目前的法律哪有不能處理的規定?換言之,若有相關法律可以處理,那何勞再來一部《數位中介法》,來陷政府於不義呢?讓網路平台業者,侷促而不安呢?

難怪,我要批評民進黨政府無知且傲慢了。無知在,明明可以藉由多元法治來因應,卻不能或不願,以為可以一手遮天!傲慢在,已經有很多人跳出來反對了,非得要等到舉國皆曰不可,年輕人在網路平台上幹譙連連,才驚慌的喊卡。那些在未喊卡之前,民進黨內的法律人,為民進黨辯護的名嘴們,如今,有一句道歉或不好意思嗎?

鄭南榕當年豪情萬丈,「爭取百分百的言論自由」而不惜自焚,藍營的人,現在用他的話嘲諷民進黨,很好,但我希望藍營要記得言論百分百的民主體制你要守護!民進黨人若還有一絲絲念及鄭南榕的犧牲代價,那就更該為任何可能侵犯言論自由的國家暴力,感到可恥而謙卑!

熱門點閱》

►我家也有禹英禑! 現實遇到鯨魚故事講不停怎麼辦? 

►營救柬國受害者 最不缺的是搶曝光的人

►郭振鶴/永不遺忘的記憶 從裡面漂亮到外面的母親

►如何對抗解放軍演習封鎖? 儲備能量打持久戰最有效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蔡詩萍」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蔡詩萍專欄

蔡詩萍專欄 蔡詩萍

我是一個政治學科班生,愛評論政治,理所當然。 但我同時也是以文化人自居的文字工作者,潔癖也理所當然。 於是,我希望自己的評論,能遊走於藍綠之間,能主張進步價值,但又同時體會保守者的心態,讓世間不會只有一種聲..

蔡詩萍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