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賴清德任黨魁 兩個太陽的權力矛盾

我們想讓你知道…在未來一年多裡,勢必出現蔡英文總統領政這一條線,以及,備位元首賴清德領黨再進而也可以主導政治這第二條線,是雙元並進而無礙?還是矛盾,扞格,隱憂處處?

● 蔡詩萍/前《聯合晚報》總主筆、資深媒體人

賴清德要選黨主席了!

以他現在的聲勢,問鼎黨主席不成問題,問題反而是「他當選以後呢?」賴清德的實力,在2019年他挑戰蔡英文的連任即可看出,若非當時黨中央主導了遊戲規則,那場初選,蔡英文未必能輕鬆過關。這教訓,當然提醒了賴清德,這回黨主席補選,無論如何不能缺席!不管是代理人入局,還是自己跳進去。

幾經思索,賴清德選擇了「自己選」。賴清德自己選,當然少了以代理人入局的雜沓迤邐,然而,卻也直接要面對角色的衝突,以及,與蔡英文「總統」的權力矛盾。

台灣政體不同於英美 遊戲規則跟著主導派系走

為何我要凸顯「總統」一詞?為何我要說「權力矛盾」?執政黨的總統兼黨主席,經過幾次民選總統的實際演練後,大致已形成了政黨慣例,不分藍綠。

之前不是沒有總統想超脫政黨顏色,以全民總統自我期許,但現實是,很難,不但藍綠之間的惡鬥造成全民總統的不可能,即便在執政黨內,亦造成黨政之間協調運作的困難。

▲以台灣現今的政治體制而言,黨主席是黨的核心領導,遊戲規則也就跟著主導派系走。(圖/記者李毓康攝)

畢竟我們的體制不是美國總統制,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平日不過鬆散組織,選舉時才轉換為戰鬥單位,總統一旦執政,誰聽過還有什麼民主黨、共和黨的中常會之類的,總統在白宮拍板即定案,頂多跟參眾兩院的多數黨黨鞭溝通就好。

我們也不是內閣制,執政黨首相與內閣全出自議會多數黨,立法與行政一體,透過議會內多數黨黨團運作,即是執政黨政策的實踐,哪來什麼議會外的中常會?所以藍綠雖然看似鬥得很兇,實則兩大黨的組織運作,政黨文化,是非常類似的。

黨主席是黨的核心領導,黨機器在誰手上,遊戲規則即跟著主席走,或主導派系走。在野時,黨主席是領導;執政時,黨主席更是領導。當蔡英文總統請辭主席,要釋出黨權時,她必然知道這是總統跛鴨(lame duck)的開始。

回顧2018年大選失利,她請辭主席後,由於她仍要連任總統,因而黨主席、黨機器,即便不能直接掌控,她也必須「不讓對手掌控」,這才有卓榮泰、羅文嘉的「過渡型黨中央」的出線!這是特例,不是常態。

但這次蔡英文總統再度請辭主席,她已經不能連任了,且任期只剩不到兩年,一年多之後就要選下屆總統,民進黨內只要人選一出來,全黨都會西瓜偎大邊,這就是蔡英文進一步的跛鴨化,她唯一可能「阻擋」這形勢的機會,是黨內她的派系,或與賴清德不同派系的有共同危機感,因而要與賴清德爭鋒一下。

可是,人氣正旺的賴清德若決心要下來搶黨主席,其他可能的人選,不是人氣不夠(如陳建仁),就是正遭遇難關(如鄭文燦),那事實上,就等於只有賴清德一人能在黨主席的位置上,站穩制高點。

蔡賴之間若真有矛盾 將轉換成「體制的矛盾」

 

▲蔡英文與賴清德之間若確實有矛盾的話,這矛盾便不僅是兩人間的個人矛盾,更會是「體制的矛盾」。(合成圖/記者徐斌慎、郭世賢攝)

如果說,蔡賴之間確實有矛盾的話,那賴清德掌握黨機器之後,這矛盾便不僅是兩人之間的個人矛盾了,而必然會轉換成「體制的矛盾」。

一,是總統與副總統體制關係的生變。副總統是備位元首,沒有實權。但執政黨主席可不是用來吃齋唸佛的虛位,或榮譽職,賴清德若已是綠營普遍認為的下屆總統人選,又掌握了黨機器,可以說,他已經是綠營的共主了!

總統身邊的副手,現在成為總統的執政黨主席,請問:是黨領政?還是黨隨政?運作上,它不能沒有尷尬與扞格。

二,是黨與政的體制關係變得很微妙。剛性政黨的國民黨或民進黨,每週都會在行政院會之前,先有中常會,這是黨領政的慣例。總統兼黨主席,這運作十分清楚,沒人有疑問。賴清德接黨主席之後呢?黨的決議,行政院要買單;但總統仍是行政院長的老闆,閣揆也必須買單,別忘了,總統仍有換閣揆的權力!

於是,在未來一年多裡,勢必出現蔡英文總統領政這一條線,以及,備位元首賴清德領黨再進而也可以主導政治這第二條線,是雙元並進而無礙?還是矛盾,扞格,隱憂處處?說真的,沒有人能斷言。

但一個太陽要升起,一個太陽將西下,這是真的,只是過渡階段太尷尬,尷尬則可能造成黨政運作的紊亂。

熱門點閱》

►世界盃》陳彥夫/東瀛武士全心拚搏 團結球員與球迷

►小資族理財》專家教你用錢賺錢 打造被動收入

►劉得金/兵役役期若延長 別再用老瓶裝新酒

►「漲」聲響起 政府官員無動於衷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蔡詩萍」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蔡詩萍專欄

蔡詩萍專欄 蔡詩萍

我是一個政治學科班生,愛評論政治,理所當然。 但我同時也是以文化人自居的文字工作者,潔癖也理所當然。 於是,我希望自己的評論,能遊走於藍綠之間,能主張進步價值,但又同時體會保守者的心態,讓世間不會只有一種聲..

蔡詩萍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