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兩兒子 孩子在意的竟是父母為「他」做多少

我們想讓你知道…比起「媽媽為我做了多少」,他們更加在乎「媽媽為哥哥/弟弟做了多少」。

▲兄弟對於差別待遇非常敏感。比起「媽媽為我做了多少」,他們更加在乎「媽媽為哥哥/弟弟做了多少」。(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 崔旼俊 (최민준)/韓國教養專家

孩子會在外面用更大的聲音來挑釁我

我從2009年開始透過JARADA和孩子們相處,得到了一些感觸──家庭成員對待彼此的方式正在改變。

首先是媽媽對待哥哥和弟弟的方式出現了差異。以前有「優待長子」的習慣,但現在已經很少家庭那樣了。反而是蘊藏「必須認定彼此同等」訊息的育兒方式變得更加盛行。

這個變化似乎在哥哥討厭弟弟的這個現象上有一定的相關性。在尤其是我在教育現場上可以探知孩子們內心最原始的想法,因此這些變化讓我感觸更加深刻。

我在演講場合上收到的提問大多都是兄弟問題。有趣的是,聽著那些三寶媽分享自己的故事時,有人說當孩子數量從兩個變到三個時,辛苦也跟著加倍;有些人卻說育兒變輕鬆了。而那些認為育兒變得更容易的家庭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找對了中層管理者。

如果哥哥開始教弟弟或陪他一起玩,感覺就像是在時間和經濟上找到了助理。反之,如果父母無法放手,將自己的領域交給其他人執行,想要提供五星級的服務,那麼就會在養育兄弟上陷入困境。

當子女人數超過兩人時,唯有將家庭成員當成一個組織,育兒才能變得更加輕鬆。

再加上兄弟對於差別待遇非常敏感。比起「媽媽為我做了多少」,他們更加在乎「媽媽為哥哥/弟弟做了多少」。

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做到完全相同的待遇。孩子們需要的或許是「因為你們是不同的存在,所以媽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對你們」這樣的宣言也不一定。如果只是一再說著「你們都是一樣的存在,媽媽對你們的愛是一樣的」來取代上述的宣言,孩子一定會感到背叛。因為不可能因為老大就學了,就買給老二一模一樣的包包。

看一下聽著「你們是一樣的存在!」這句話長大的八歲和五歲兄弟,通常都是這樣──五歲的弟弟會誤以為自己已經八歲,會想要和哥哥一起看他喜歡的動畫片、和哥哥玩一樣的遊戲;他會覺得五歲的同齡朋友不好玩,會想要更常和哥哥的朋友們玩在一起──他的自我已經來到八歲,身體卻只有五歲。

這樣的孩子在面對哥哥時的情感,很容易以自卑感出發。對於哥哥擁有的東西總是很敏感,想要爭取哥哥擁有的一切。實際在現場上針對「哥哥被弟弟打」,而不是哥哥打弟弟的相關諮詢比過去大幅成長了許多。

或許對哥哥來說,和欺負弟弟相比,當被弟弟欺負的那方反而更有利於維持父母的關心和愛護吧。

在哥哥身上共存著兩種心態──因為討厭弟弟所以想要和他分開、身為哥哥所以想要照顧弟弟。在這兩種心態中,我們必須觸發想要幫忙照顧弟弟的那一種。這時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讓哥哥參與育兒過程。

「旼俊啊,旼植一直跑來跑去,媽媽好累喔。你可以幫我在旼植跑的時候,叫他不要跑嗎?」

這項育兒技巧反映出男孩強烈需要得到認同的特性。

差別待遇是毫無理由地以不同方式對待。以不同方式對待不同個體的差別在於尊重。比起全部一視同仁,我們需要針對年齡採取不同的對應方式;比起分別對孩子好,要設計出可以讓彼此共同擁有的經驗更加重要。

只有一個孩子和擁有兩個以上孩子會遇到不同的困難。現場教師也會遇到相似的難題。尤其當孩子們開始團結起來不聽話時,就會讓人束手無策。因此請放下要獨自承擔每個孩子的心態,最好能帶著和全體成員共同建立組織的想法來分配彼此的任務。

給成長中的家庭一句話

為了能讓老大為弟弟做點事,請這麼告訴他:「我需要你來一起幫忙照顧弟弟。」

▲崔旼俊 (최민준)所著,《給不小心又對孩子大吼大叫的你》,采實文化出版。(圖/采實文化提供)

熱門點閱》

►如果你的夢想值得冒險 直接做就對了

►未婚且無子女 可以把財產留給非繼承人嗎?

►搭車、喝牛奶是犒賞 淨零後人類未來的生活樣貌

►「我再打給你」只是問候語 聽到這些應酬語別太當真

●本文獲出版社授權,摘自「給不小心又對孩子大吼大叫的你」。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