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評/我們可不可以不露奶?

▲小歪和陳沂近日在臉書隔空開火互嗆。(圖/翻攝自小歪臉書、陳沂臉書)

文/廣告小妹 AdFan

這兩日陳沂與小歪吵翻天熱鬧極了塞爆我的臉書,我想躲避小歪的邪氣都來不及。看著小歪的裸體廚房影片,我又陷入沉思了(沒事總愛想很多)。為何我們女人,必須依靠這種手段才能瞬間爆紅?想紅,一點都沒有錯,合情合理又合法。可是難道非得露出事業線,胸前塞滿水餃墊並貼 N條膠帶才能達到出名目的嗎?

這個問題的背後,到底隱藏的是什麼更恐怖的社會真相?讓我們一起看下去(盛竹如上身)。

我想問,憑什麼男人就不用露小鳥!他們可以有才華(蕭敬騰)、幽默搞笑(納豆)、嘴巴貝戈戈(喬志先生)、文筆佳(蔡康永),無論他們選擇走哪一條路,條條都可通往成名大道。而我們女人,能不能紅要看「條件」,條件無外乎除了樣貌還是樣貌,除了身材還是身材(除非妳找個好歸宿成為明星太太或名媛)。

舒淇如果不拍某種片,沒有人會捧她;瑤瑤如果不喊殺很大,不會有人知道她是誰;徐若瑄如果不拍寫真集,不會那麼早被發現;辜莞允如果沒有姣好的容貌,至今還只是一個路人甲;葛瑞瑞如果沒有那張漂亮臉蛋,一篇文收不了八萬。這就是演藝圈與媒體的現實面,而我們每個人都推了一把。

▲瑤瑤當初拍攝「殺很大」廣告,知名度大增。(圖/記者周宸亘攝)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女人沒外表一樣也可以紅,例如那個誰誰誰。你是說于美人嗎?她那個年代與今時今日不能比啊~ 現在是連兩性作家都要掏出近照被審核有沒有說話的資格。有次朋友分享女王的文章,留言那塊有人問「她身材如何?不好我不要看」。先生,她身材如何和她的文筆與思想有關係嗎?(怒摔鍵盤)

最近不少男性朋友跟我抱怨:

我們男人真辛苦,無論寫什麼做什麼(裸奔除外)都得不到關注上不了版面。可妳們女人只要穿著清涼露出事業線就可以有機會。雞排妹如此,小歪更是如此。

這位哥們此言差矣,現在比男人更慘的還有一種人:沒有事業線可以露的女人(老娘我!!!誰敢跟我比慘的,請放馬過來)。

多年前去港式飲茶用餐,我與我的另一位太平公主好姊妹剛坐下就被經理用關愛的語氣問:「兩位要喝木瓜牛奶嗎?」連經理都看出來我們發育不良了(囧)。這位姊妹有次跟我說她覺得她最近似乎得了公主病愛差遣男友,我回答:「這很正常啊!妳是太平公主啊~ 跟我一樣,我們有病很正常」(我是公主病患者發言人)。

這些年來,不少男人見到我就像呼吸到空氣一般,直接無視我!(真是大膽)。或許正因為我沒有事業線可以露,於是我乖乖認命用文字去感動別人。想想也真悲哀,我的千言萬語終究敵不過網路正妹的一張清涼照另加四個字:「大家安安」。想露就露,安個啥?(惱羞成怒)

▲陳泱瑾(葛瑞瑞)曾是網拍女模。(圖/翻攝自陳泱瑾臉書)

媒體也愛搗亂,總愛在女藝人名字前加個「C 罩杯女星」,彷彿她的成名作就是她胸前那兩塊肉。我怎麼覺得現在女藝人的基本配備都是 C 罩杯以上呢?貧乳姑娘都去哪裡了?請不要拋下我一個人,讓我如此孤單。搞不好今後會有另一股新潮流,大家不再比大都比小,大已經不稀奇了,AA 罩杯正夯。到了那天,就是我的春天來了,請記得提醒我要灑花瓣。

我們女人過去受到父權體系的壓制,有了姣好身材也不能外露。我娘胸前雄偉(我完全沒有遺傳到!難怪都被懷疑是撿來的),她告訴我:

在我們那個年代,女人都不能展露自己的身材,不然就是不守婦道。我已經習慣穿寬鬆的衣服去掩蓋身線了,有時還會綁胸,讓自己看起來胸前平坦一些。真羨慕妳,沒有這種煩惱。

喵,剛想秀秀她可一聽到最後那句話又把安慰的話吞了回去。我細想,難道現在就比過去好了嗎?我們女人還是無法當個自由身啊!從前是被社會逼迫不能露身材,現在是不露身材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我真不知道哪個比較好哪個比較糟。

我想問:「我們可不可以不露奶?我們可不可以把衣服穿著,但你們依然尊重我們願意細聽我們講話?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隆乳、不要把大腿脂肪轉移到胸前再偽裝成是中藥的神奇效果?我們可不可以當個貧乳女孩,卻依然討人喜歡?我們可不可以穿回衣服,靠內在去感動你們?我可不可以公開說我胸前無物,可你們待我如初時那般友好……」

小妹結語

寫完這篇,我想起一段往事。當年我還是個高中生,某個好姊妹不但長相可愛又有身材,我跟在旁邊根本就是頌芝(請大神幫我P一顆米老鼠頭),只有喊「奴婢知道了」的份。姊妹從不缺司機、工具人、提款機,我連找個在我重病時幫我代交報告的人都找不到!

「啊~ 妳不會自己用喔?」這句話真是神煩,我聽了無數遍。於是我學會了凡事靠自己,靠自己沒有什麼不好,反而讓我學習了許多,使得我看世界的態度與眼光不一樣。沒有人欠你什麼,也沒有人非幫助你不可。我把那些年累積的怨氣與釋懷結合成了一種情感,我幫它取名叫「領悟」。

有了這份領悟,才有了今時今日這個不把任何酸言酸語放眼裡的我,因為我知道怎麼去應對這些人。只有我過得更好,才能證明給更多女孩看「妳很美好,沒有外貌依然很美好」。世間萬物都是美麗的,老天爺給予我們外表上的不完美,就是為了讓我們產生更多力量去包容這些不完美。要讓別人愛我們之前,我們先要學會愛自己。

有人問我:「小歪裸露又不犯法也沒有不道德,有何不可?」她當然有她露奶的權利。但現在的問題是:不露的人有沒有活路?當娛樂圈的規則被定為唯有裸露才有出頭天才有報導的時候,一切就跟著小歪一起歪了。潘裕文以及其他所有有才華但不懂得搏版面的人,遲早會被這個已充滿不良氛圍的市場所淘汰。這對於我們大眾來說,不是好事。

我真心希望,社會能把身體自主權還給我們女人。當我們想展露身材的時候,可以隨心所欲;但當我們希望穿上衣服的時候,也會有人用心聆聽我們的聲音。用身體去換取關注,已是演藝圈的常態,但這真的很不健康,甚至會影響我們下一代的價值觀。

●作者廣告小妹 AdFan,自稱「一個生在上海,以紐約為家,但肉體裡每個細胞都充滿台味的高齡小妹」。本文已獲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小歪因為因自拍「裸體做菜」影片爆紅,但爭議不斷。(圖/翻攝自小歪臉書)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