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論壇/為將之道--論國軍的當務之急

作者/趙武靈

在寫了上次那篇「何為本務--從陸軍司令車內有蚊子說起」後獲得不少迴響,有些網友認為「應急時甚麼都可以拿來用」;但也有部分軍中友人深覺在下拙作有觸及其心聲,加上又傳出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601旅軍官私自帶藝人李蒨蓉一家人到參觀AH-64E阿帕契直升機,甚至讓她們坐進駕駛艙拍照,因此筆者在此企圖以最短的篇幅,擷取幾個重點,討論一些國軍的當務之急。

沙漠風暴行動的名將史瓦茲柯夫在其自傳中提到,剛接任一個旅後不久的他,便要求主要幹部們以不具名的方式,用紙條寫出對幾個問題──包括「指揮官該做甚麼」,「這些事我們做得有多好」等等,進行不具名的回答,結果多數幹部都回答「我們的職責是使這個旅可以完成戰備,必要時可以上戰場」 。

雖然國軍不比美軍那樣必須全球行動,但如果以類似標準,也就是讓士官兵準備好上戰場以及救災,來要求國軍的高級將領,應該是雖不中亦不遠矣的。

據媒體報導,邱司令在軍車出現蚊子事件後,在陸官對學生和主管們演說時表示「我有我的堅持」,並提出「以內部管理為基礎,以後勤補保為支持,以教育訓練為手段,以戰備整備為核心,以軍紀安全為表徵」等要點,而我們也正可以從其觀點,看看目前國軍高層,究竟該將心力放在哪些重點上面。

以筆者管見,長官們當今最不需過度強調的,就是所謂內部管理或軍紀安全:別的不提,服過義務役的老百姓,哪一位折不出稜角如豆干般的棉被,擦不出表面如明鏡般的皮鞋,燙不出三線如剃刀般的軍服,唱不出宏亮如震天般的軍歌?也就是說,在內務或管理方面,無論是新訓單位或軍事院校,都已做到了相當的程度,因此現役單位只需維持相同標準,高級長官沒有再去深究的必要性。

至於軍紀安全也是類似的狀況──同樣是面對接近年齡族群,國軍已經要求到連休假還要電話回報,連春吶都不可參加,遠比一般大專院校還要嚴格的程度:但現實的狀況是,搖滾樂或類似活動只要不吸毒嗑藥,都是法律所保障的活動。若真因參加類似活動引發問題,由於士官兵們大多是成年人,實應自負其相關責任,而非由軍隊為其出面。假使強制不許參加合法活動,除了因噎廢食之外,更有鉗制其合法權利之嫌。

而其他如陸軍之後勤補保,教育訓練或戰備整備,才是目前百廢待舉的幾個重點:就以前述的個人急救包和軍服為例,筆者實在想不出來,對肩負戰備與救災雙重任務的國軍而言,會有甚麼比它們更為重要?無論外購或自製,這類既有民間現貨可用,國外亦無出口管制,且經費遠低於主戰裝備的救命器材,為什麼竟在子弟兵肩負作戰與救災雙重責任之際,歷多任司令乃至部長,始終沒有下文?同樣地,即使經費受限,無法按季節發放多套軍服,為何上級不能體諒外島低溫,下達公文放寬禁令,允許官兵自行在外套或制服內添加衣物?難道這不是一位新指揮官,應該傾其全力去關切的重點嗎?

而同樣重要的是,連高司單位後勤處的長官,對戰鬥緊急醫療的觀念都未與時俱進,還向所屬傳達十多年前美軍即提出警告之重大錯誤,顯然部隊內的緊急醫療訓練,已不能再停留於心肺復甦術的層次,而須參考先進國家之戰例,加上如控制出血與保暖等項目,如此才能配合急救包,於急難中挽回生命。這不也同樣是需要軍種首長更多費心的部分嗎?

至於完成戰備整備,坦白地說,在落實後勤補保與教育訓練之前,是一個空談:唯有在士官兵獲得裝備,並進行訓練後,才有完成作戰準備的可能。這也就是為何美國第三十一任的陸戰隊司令克魯拉克將軍,在首度上任後拜訪國會時,竟希望議員們多撥出幾千萬美金,讓士官兵換掉雨衣,背包或靴子類的個人裝備,而不是去購買艦艇,飛機或車輛!顯然當前既缺裝備,觀念又舊的局面,才是格外需要新任長官戮力突破之處。

唯有無力促成制度變革,只能考量戰術甚至技術層面的基層單位,才會在狀況發生後,想著如何去「應急」;但負有指揮道德和權力,應該考量戰略甚至國家層面的高層長官,應該在狀況發生前,幫手下做好準備,這也就是兵法「勝兵先勝而後求戰」的真諦,想必聲言「君子務本」的司令,是一定清楚的。

孔子說過「眾惡之,必察焉」,今天多數士官兵對某些措施有微詞,其實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代表他們還願意在發現問題後說出來,還希望看到軍隊能變得更好;假使大家對所有的事情都悶不吭聲,那才是長官們真正要擔心的開始!其實軍中不乏與外軍或民間常有交流,眼界與見識不凡的中下級幹部,只要長官們能察納雅言,集合其心力與智慧,則國軍的進步與民眾的肯定,是指日可待的。

●作者趙武靈,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本文照片除李蒨蓉之外,均為作者所提供。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文章請寄editor@ettoday.net

關鍵字: 趙武靈 ET論壇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