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是誰讓總統都斷交了還在賣玉荷包?

▲▼陳菊、蔡英文賣玉荷包,使出「超專業網美手勢」。(圖/蔡英文直播畫面)

▲陳菊、蔡英文賣玉荷包,使出「超專業網美手勢」。(圖/蔡英文直播畫面)

布吉納法索與我國斷交當天,蔡英文總統與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直播推銷玉荷包荔枝,總統助銷使得銷售突破5000盒,庫存出清,緊接著卻傳出斷交噩耗,成為「斷交猶賣玉荷包」,不僅慘遭在野黨強力抨擊,輿論也紛紛對此嘲諷,總統府發言人連忙回應,稱總統直到回府,才得知斷交消息,所以不是知道斷交還在吃荔枝,總統府的回應,恐怕只是越描越黑,因為這顯示總統對即將斷交的國安情勢全然狀況外。

事實上,布吉納法索斷交在即並非突發事件,國安與外交單位,到底是全無掌握,還是知情不報,對總統粉飾太平,竟然讓總統毫無所悉,「賣完荔枝才知道」,才導致「斷交猶賣玉荷包」,陷總統於不義。

台灣與布吉納法索的邦交,建立於與長期獨裁者龔保雷(Blaise Compaoré)政權的關係,2014年龔保雷計劃修改憲法延長任期引發暴動,被迫宣布辭職、流亡,2015年龔保雷派士兵發動軍事政變最後談判退讓,可說龔保雷時代完全結束,這時就可預期布吉納法索邦交隨時可能生變。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5年以來,布吉納法索捲入薩赫勒危機,薩赫勒地區指撒哈拉大沙漠南緣沙漠交界地帶,這個區域環境脆弱,全球氣候變遷下,受到嚴重額外乾旱的衝擊,民不聊生,成為極端主義興起的溫床,2015年起,極端組織在布吉納法索北部擴展勢力,發起80次攻擊,造成超過百人死亡,1.2萬人逃離家園流離失所;極端組織威脅教師,造成200所學校關閉,2萬學生失學。攻擊甚至及於首都瓦加杜古。

布吉納法索一方面仰賴2014年成立的薩赫勒五國同盟(G5 Sahel),聯合布吉納法索、查德、馬利、茅利塔尼亞、尼日五國力量,以及過去的殖民母國法國的軍事援助,一方面為了因應大旱同時造成蝗災,導致糧食危機、瘟疫蔓延,2017年宣布斥資4550億西非法郎(242億元新台幣)預算,同時也向聯合國請求援助。

外交單位先前總是強調布吉納法索「回絕了中國500億美元金錢收買」,報喜不報憂,聲稱邦交穩固,但當薩赫勒危機當前,花錢之際,又需向聯合國求援,中國可以常任理事國席位從中作梗,布吉納法索倒向中國,早就可以預測,只要有任何異狀發生,都可視為斷交警訊。

今年WHA大會上,其他友邦均為台灣發言,但5月21日,布吉納法索並未登記發言,直到23日總討論發言時間結束,都未登記發言,隨即在未照會台灣方面下就離開日內瓦,外交部警覺有異,此時就已經知道邦交即將生變,24日果然宣布斷交。

外交單位早在斷交前數小時就知道布吉納法索極可能斷交,此時應該第一時間通知外交部長、國安會,正常狀況下,總統早就知情,總統府即使24日已經預訂其他行程,也應該在收到消息後緊急取消,改為召開國安會議討論相關問題,在24日下午總統應該是正在與秘書長陳菊、國安會、外交部長,研議布吉納法索問題的應對措施,收到斷交訊息的同時,總統應該是正好會議有了初步結論,直播向國人報告斷交與相關處理方式。怎麼可能是在賣荔枝呢?

民間的抨擊並沒有錯,總統竟然等到布吉納法索宣布斷交了,才「被通知」斷交,賣完荔枝才知道斷交,導致「斷交猶賣玉荷包」,這種全無掌握的情況,國人當然不能接受,國安與外交是總統職權,當然要求總統負責。

出了這麼大的紕漏,總統應該立即震怒,要求國安與外交單位全面檢討,但是這次總統、外交部長仍然對國安、外交單位極其溫柔,說要團結、不要責怪第一線外交人員,還說他們「傷痕累累」的回國。先前每次外交出現重大挫敗,也都是一樣搞這種溫情主義,外交官只會在鏡頭前比誰會掉眼淚,哭天喊地一番以後,擦擦眼淚坐領高薪到其他國家代表處上班,外交照樣繼續一事無成,推說一切都是中國打壓。

每天都講外交多麼辛苦,真的是如此嗎?不否認有少數外交基層人員十分敬業,但多數時候,民間與外交單位打交道的經驗可說差到了極點。

美國是我國外交首重之地,每年有大筆外交預算,卻並沒有在做外交,而是花在「內交」,許多消費預算式的例行公事,舉辦美國僑民活動,每年都找同一批老面孔來行禮如儀,連對外聯誼的功能都沒有。當有志之士自力為台灣牽線,有機會參與美國官員或甚至軍方將領接觸的重要場合,在美外交單位卻虛與委蛇,派個基層人員參加打發了事,甚至最後缺席,缺席的原因卻是因為舉辦毫無意義的運動聯誼活動。

▼布吉納法索與我斷交,總統蔡英文發表重要談話。(圖/記者李毓康攝,下同)

▲▼布吉納法索與我斷交,總統蔡英文發表重要談話。陳明通,李大維,賴清德,陳菊,吳釗燮(圖/記者李毓康攝)

執政黨往往將類似問題責怪馬英九時期的「外交休兵」導致「外交休克」,使得外交人員「士氣低落」,其實基層仍有許多積極的外交人員,而外交長官們要辦事的時候士氣低落,要搶功勞的時候卻比誰都活躍,一旦民間要成立民間外交機構,牽線任何重要的外交要務,外交長官們立即使盡全力扯後腿,主張外交不可有「雙線」,一切都要經外交部指揮,深怕人民發現原來不用他們,外交能辦得更好。

一些初出茅廬「好傻好天真」的民間單位,真的將外交機會交給外交長官來指揮,很快就會發現最好的狀況就是外交部不斷的用官僚公文回應,拖到天荒地老,要是外交長官真的用心了,往往是盡可能把事情搞砸,於是民間很快學到根本不要理會外交部才好。最令人驚奇的一點是,一旦民間真的獨力完成了外交任務,這些本來忙著扯後腿的外交長官,立即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前來要求參與出席,以將功勞據為己有,簡直臉皮厚到無可想像的地步。

至於若有跟組織文化「不融合」,竟然想做事的外交人,當然就受到霸凌。在歐洲,最出名幫台灣打出名號的前駐法大使呂慶龍,不僅只是以布袋戲外交聞名,他的對法外交成就,可從他離開時,法國竟然以他取名一條街道,可見一般,他的外交工作極為成功,但這樣的人才,在外交部內部卻是不受歡迎人物。

呂慶龍在任時,一有任何幫台灣曝光的機會,不辭辛勞帶著他的布袋戲偶參加,而部分歐洲外交人員的行事態度卻與呂慶龍截然相反,當有與歐盟、北約重要機構國際人士的絕佳外交機會,代表處人員三個月不理不睬,最讓人吃驚(或是該說,不讓人吃驚)的是,當民間接手促成與國際人士的外交機會,代表處人員立即發信給對方搶功勞,卻早被國際人士看破,讓台灣成為國際笑柄。

至於西亞、非洲,往往是被當作苦差事或「冷宮」,派往中東的人員,別說有志於成為「阿拉伯的勞倫斯」,也別說對中東戰略有什麼了解,更別說未經中東常識的外交訓練,竟有的是連阿拉伯語都不大能通就被派去,派去後許多人抱著蹲苦窯心態,想數完饅頭後回國,或輪調到歐美舒適國家去,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不僅自己不做事,萬一有「不長眼」的新人,竟然真心要辦外交,那就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

外交部對中東的極其忽視,造成幾個外交笑話,例如近來中東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之間的矛盾加劇,沙烏地阿拉伯強化其遜尼派領袖地位,伊朗則強調什葉派領導國家地位,演變成全面互相對峙,雙方陣營彼此誓不兩立,但台灣在伊朗未設辦事處,於是若有伊朗人要來台洽商,都得前往屬於沙烏地阿拉伯陣營的杜拜,由杜拜辦事處來辦理來台簽證,這種安排讓中東人士都驚呆了。

卡達本屬於遜尼派陣營,但因為與伊朗共同開發天然氣油田而走近,於是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聯合所有盟國斷交大包圍並予以封鎖,台灣過去並未在卡達設辦事處,卡達一切事務由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辦事處兼領,如今由沙烏地阿拉伯帶頭,科威特跟進,對卡達大包圍,可想而知,卡達事務不可能再前往兩國辦理,台灣必須在卡達設立辦事處。但若在卡達設立辦事處,駐包圍中的卡達首都杜哈,不像派往杜拜生活多采多姿,而是個苦差事,於是內部一開始竟然想把這件事「搓掉」,直到受到外界建言壓力才改變主意。

但外界建言卻極罕能發揮作用,若是建言沒有在輿論上造成對外交部的傷害,外交長官們就不痛不癢,裝作沒聽到,若建言在輿論上造成傷害,外交長官第一時間不是趕緊檢討改進,而是動用各種關係,或是求情,或是施壓,要求建言的人不要公開批評。

回到布吉納法索,談起布吉納法索的外交工作,國人印象最深的應是連加恩醫師,他的布吉納法索外交之路,從擔任第一屆外交替代役男開始,辦理「垃圾換舊衣」活動而獲得外交部頒發睦誼外交獎章,連加恩在寫書或受公開訪問時,從未對外交部有任何批評,但是在雜誌專訪中,其夫人高麗婷隱隱透露實情,「別人會覺得他可以不要做那麼多。」連加恩身為外交替代役,為國家做了有實效的外交工作,外交長官們最初不但不支持,還不以為然,認為他所作所為根本已經超過替代役職務,處處打壓妨礙,冷言冷語,但是等到做出成績,又急忙報功、發獎章。

連加恩立志為布吉納法索興建孤兒院,如今成為霖恩小學,當初預算不斷膨脹,到最後花了1000萬元新台幣,讓連加恩回想一個年輕人竟然經手「那麼大筆錢」,布吉納法索斷交後,台灣媒體擔心斷外對霖恩小學的慈善教育有沒有影響,連加恩表示,霖恩小學過去十多年的運作,完全沒有使用官方的管道或資源。連加恩認為1000萬元新台幣就是好大一筆錢,但我國對布吉納法索的援助,2年來就有數千萬美元,可以興建無數所霖恩小學,到底都花到哪去了?斷交前或許說是外交機密,既然都斷交了,是否應該公開部分項目,讓國人明白,到底錢有沒有花在刀口上?

世大運時,因受到中國打壓,烏干達選手代表團差點無法成行,是由當地經商的前台商會長林政良居間奔走,協助籌措經費,找烏干達外交部與教育部疏通,最終總算又得以成行,過程中外交部束手無策,呆若木雞,但是一得知代表團能夠成行的消息,竟然烏干達代表團都還沒上飛機,就搶先發布消息,不顧此舉有可能造成臨時變卦,讓知情者都為之氣結。

▼我國與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斷交。

▲▼我國與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斷交。(圖/記者李毓康攝)

台灣學生前往挪威留學,申請居留證遭挪威移民局將台灣的學生註冊為「中國」,台灣學生起而抗議、訴願,發起「正名運動」,計畫對挪威政府提起訴訟,律師費用約新台幣50萬元,學生向外交部求援,學生為國爭取主權的所作所為,是外交部本來就該做的事,學生沒領國家薪水,就主動進行,外交部應該感到汗顏,全力協助,但外交部歐洲司卻回以官腔官調,推得一乾二淨。

外交、國安系統顢頇無能、苟且怠惰、爭功諉過、粉飾太平,對有效益的外交活動多加制肘,對珍貴的外交預算胡亂支出,連事關國家面子的接待外賓紅酒錢都要省,挪威50萬訴訟費用稱沒有科子目可支出,但每年許多無用的大拜拜式活動,數百萬數千萬的消耗預算。有用的外交機會不主動爭取,送上門來還想推掉,當然一事無成,一旦出了任何外交挫敗,就哭說外交人員都很辛苦,中國打壓什麼事都做不了。

若真的中國打壓就什麼事都做不了,那還要外交部何用,還養這些官員幹嘛?總統慘遭「斷交猶賣玉荷包」,是國安、外交單位全面失敗的重要警訊,總統應該全力整頓,讓對國家生存最重要的國安、外交部門能夠盡快有效運作,而非以為溫情主義、鄉愿能成事。部門的苟且怠惰、爭功諉過文化不除,投入更多資金,也不會有所改善。人民眼看花了大筆預算卻沒有外交實效,自然群起質疑所有外交經費、援外款項,使得外交工作更為困難,但這能怪人民嗎?國安、外交單位的失敗已經明顯到無法再躲在機密的遮羞布之後,該是全面改革的時候了。

好文推薦

藍弋丰/長輩也排499 政論節目式微老政客往哪去?

藍弋丰/退出政壇與民何干?選秀式民主終將被淘汰

藍弋丰/馬克宏鐵腕改革鐵路工會 不認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