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台灣吵颱風假 日本悲劇「30年經驗」在時代土石流滅頂

▲▼ 西日本暴雨成災,岡山縣倉敷市一對老夫婦看著被大水淹沒的家園。(圖/路透社)

西日本暴雨成災,岡山縣倉敷市一對老夫婦看著被大水淹沒的家園。(圖/路透社)

瑪利亞颱風微微擦過台灣,只帶來裝滿水庫的豐沛雨量,於是台灣政客忘記了極端氣候的險惡,吵起颱風假來了,還大剌剌的說出「小確幸」,但小確幸這個詞彙來源的日本。

就在同一個時候,可是完全小確幸不起來,受到極端氣候侵襲,日本全國洪水、土石流造成嚴重災情,已經有超過200人死亡,超過2.6萬戶房屋被毀,日本派出7.3萬搜救人員,然而除了救人,災區交通全面中斷,超過24萬戶缺水斷電,造成救災困難,炎夏下災區一片狼藉,可能釀成傳染病爆發,成為一大危機。

此次日本因暴雨造成嚴重災情,河川氾濫、到處土石流的情況讓人驚心,更讓人不解,過去台灣人總認為日本是嚴謹的社會,總是推崇日本的公共建設,實際上過去數十年來也的確很少聽說日本逢雨就造成嚴重天災,而日本的防災官民體系,不論是防災資源、教育與演練,都遠勝於台灣,過去發生重大災害時,其應變體系與制度往往成為台灣官員參訪學習的對象,為何這次會如此不堪一擊?

最根本的當然還是氣候因素,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氣候,讓挾帶溫暖潮濕空氣的鋒面北抵日本,撞上日本中央山脈,暖空氣不斷上湧,成為一個接一個的雷雨包,短時間輪番轟炸,降下極為驚人的總雨量,日本西南部分地區,每小時雨量高達10公分,一周雨量就超過平常整個7月總雨量的3倍,日本的山林當然無法承受這樣的狂轟濫炸,於是發生暴洪,並處處土石流。

其次是人性的缺點,上次日本發生如此大雨,已經是80年前,絕大多數如今災區的日本人,一輩子幾十年來從來不曾見過如此大雨,以及所帶來的土石流,但日本經年會發生較小的災情,居民只記得數十年來較小的小水災,對災情不會太慘重習以為常,儘管日本政府對500萬人發出撤離通知,居民卻以「30年的經驗」覺得沒什麼而掉以輕心,因為以前每次發出撤離通知,最後常常只是虛驚一場,「狼來了」久了,接到通知也「老神在在」,當發現超級災情到來時,根本來不及應變。

日本人口密度過高的事實加重了災情,許多住宅蓋到山邊容易土石流的地區;日本喜愛木造住宅,雖然輕便自然舒適,但是一遇上洪災會將整個房屋沖走,遇上土石流更是慘遭摧毀、壓扁,毫無生還機會,雖然如此,但過去40~50年來也未曾出事,卻不知極端氣候降臨,這些住宅成為死亡陷阱。

▼ 西日本暴雨成災。(圖/路透社)

▲▼ 西日本暴雨成災,93死58失蹤。(圖/路透)

事實上,日本並非今年才遇上極端氣候造成的危機,2017年時北九州就有大雨造成多人死亡失蹤的慘劇,日本在2018年7月初,還正在討論要如何記取北九州的教訓,避免同樣的慘劇發生,結果仍然是掉以輕心,會議結論竟然是「自助助人」,所謂自助,指的是地方自行觀察水情,要是發現有危險,不待接到政府通知就提前撤離,以及包括提早6小時撤離老人、以氣象預報提早一天設立疏散中心等等。

但是當大多數可能災區的居民根本沒有防災警覺心,如何「自助助人」,就在日本各界還在清談的同時,這波大雨到來,為日本帶來比去年北九州更慘痛十數倍的災情。

日本的政治情勢可能也讓執政者分心,而未能及早意識到此次災情的巨大規模,安倍內閣正急著通過《綜合度假區法案》,也就是賭場法案,期望能立法後進一步開放賭博,建立如拉斯維加斯一般的複合式綜合賭場度假區,在反賭的衛道人士反對下,安倍內閣對這個法案戰戰兢兢,又勢在必得,甚至到巨災發生後,安倍首相因此取消歐洲訪問以投入救災的同時,安倍內閣的國土交通大臣石井啟一仍花上6小時參與聽證會議討論推動《綜合度假區法案》,遭到反對黨強力抨擊未能專心救災。

日本的公共建設強度,當然也未能跟上極端氣候,過去公共建設的強度是以先前的經驗設計,如今極端氣候將成為常態,所有公共建設的強度都必須重新規劃,不僅山區會遭致災難,就連過去以大規模水利建設,例如成為旅遊景點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的超大型蓄水井複合排水系統等等超級基礎建設,原本可保衛東京不受水淹,但在極端氣候下,也可能無法「人定勝天」。因此,配合日本人口正在萎縮,整個日本國土規劃恐怕都要重新思考,放棄邊緣地帶,還地於大自然,將居住區縮減至較安全的地帶,只集中強化聚居地區。

台灣何其幸運,極端氣候的強颱輕輕擦過台灣,但隔壁日本的慘劇,應該讓我們警惕,這真的不是討論颱風假是否小確幸的時候,也不是只覺得日本災民很可憐要捐款的時候,台灣這次幸運逃過一劫,應該以日本為鑒,思考台灣要如何因應極端氣候。

▲▼ 西日本暴雨成災,93死58失蹤。(圖/路透)

這個整體思考,包括國土規劃,不宜人居的地方不應住人,包括平時的加強防災教育與演練,尤其針對行動較緩慢,又自認為「30年經驗」的老人;包括道路橋樑防洪基礎建設的重新思考規劃,哪些要加強,哪些可放棄;包括能源安全的思考,如必須積極推動分散式能源概念,屆時沒有直接受災的地區,仍有自有電力可以啟動抽水馬達,不會一邊救災一邊還要擔心許多居民無水無電。

包括防災責任的重新劃分,日本這次得到的慘痛教訓,就是把防災責任交給地方首長,結果政治考量過多、地方首長與地方幕僚缺乏災害管理專業的情況下,延誤發布撤離等防災重要訊息的時間。

台灣同樣為了政治目地把防災責任交給地方首長,每次颱風過後就忙著為了哪個縣市放不放颱風假吵政治,吵誰神不神,極端氣候大難當前,這實在是非常愚蠢的行為,人命關天,專業至上,地方首長根本沒有災害管理專業,如何做決定?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中央以專業災害管理團隊決定全國的災害應變,不要再政治凌駕專業,把責任推卸到地方。

俾斯麥說:「愚昧的人才從自己的經驗學習教訓,我喜歡從別人的經驗學習,從一開始就避免自己犯下錯誤。」台灣何其幸運,這次不用從自己的經驗學習,應該謝天謝地,並趕緊從日本的教訓來改進自己。

除了防災以外,這次巨災給我們另一個教訓就是,劇烈變動的時代,過去數十年經驗有時不但不是資產,還會是負債,下次再有老人動不動拿出「30年經驗」,最好叫他立即閉嘴,否則這些老人不是被真正的洪水與土石流淹死,也會在時代的土石流下滅頂。

好文推薦

藍弋丰/聽膩「冰島能不能」 改談克羅埃西亞的戰亂之子

藍弋丰/是誰讓總統都斷交了還在賣玉荷包?

藍弋丰/長輩也排499 政論節目式微老政客往哪去?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