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媽/政治歸政治? 台灣文化不死是「全民運動」

▲台灣除了美食還有美麗風景吸引旅客。(圖/達志/示意圖)

▲台漫不死、台灣音樂不死、台灣電影不死、台灣母語們不死、台灣創作不死,都必須要靠著全體台灣人民的努力,才能達成。(圖/達志/示意圖)

●小花媽/本名張慧慈,清大人社系、台大社會研究所畢業,現從事寫作與評論工作,著有《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一書。

常常聽到,政治歸政治,OO歸OO。

這是人世間最幽默的說法,因為,那些舉凡音樂、電影、讀書、遊戲,甚至是個人行為,在某些年代,在某些國家,都是深受政治所影響,更是受掌控的。

今年是第九屆金漫獎,特別貢獻獎,頒給了《王子》半月刊、《儂儂雜誌》的創辦人,蔡焜霖先生。

他在1966年,率著一群因為禁令而失去舞台以及生存空間的漫畫工作者,從嚴格的禁令中,鑽縫取巧的,迴避了審查,創辦了《王子》半月刊,掀起了一股搶購風潮,一刷兩萬本也搶購一空的瘋狂。

他讓創作者得以在被限縮的空間中,仍舊創作者,感染著台灣的孩子,讓這個年代的孩子們,得以在台漫的陪伴下長大。而我們,則是在台漫被當權者有意識的毀滅後,被日本漫畫影響的一代。

為什麼漫畫會被禁止?

原因很簡單,如同音樂、電影一樣,都是作者對於社會的所知所感後,用以抒發的媒介。那個年代,全民不敢說話。一股白色的煙幕,籠罩著大家。「我們拚經濟」是最安全的社會共識。說的、唱的、演的、寫的、畫的、聽的,通通都會帶來生命危險,就連讀書,也不安全。

蔡焜霖先生,不僅是挽救台漫的英雄之一,更是白色恐佈受難者。他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送到綠島勞改。原因是:參加讀書會。然而,當時的政府,不只要拿走這些受難者的青春,更是要讓他們失去生存的空間。蔡焜霖先生,出獄後考上師專,讀了沒幾個月,被迫退學。被退學後,輾轉經介紹進入刊物公司、廣告公司工作。而警察,三不五時的去查水表,要讓他們找到工作,也被迫辭職。

他們有罪嗎?他們只是讀書。

他們有罪嗎?他們只想讀書。

他們有罪嗎?他們只想活著。

他們有罪嗎?他們只是一個普通人。

而他們,有罪。

罪在那裡?這就是轉型正義要做的,要告訴他們:「你們無罪,罪在政府!」

文化不死要靠全民努力

有人說:「漫畫是給小孩看的,不重要。」於是,新活水出了本刊物,叫《成人漫畫》

有人問:「台漫死了嗎?」這些相關工作者,告訴大家:「台漫不死」

台漫不死、台灣音樂不死、台灣電影不死、台灣母語們不死、台灣創作不死,都必須要靠著全體台灣人民的努力,才能達成。

在外國的人,很少看病,不只是昂貴,還包括無法好好的敘述身體不適。用自己的語言、用自己的媒介,才能舒舒服服的說自己的故事。

毀滅台灣創作,台灣價值,只需要短短幾年。挽救台灣創作,讓台灣人放心創作,需要更多時間。

但我們必須要做,什麼時候開始都不遲。期待未來,我們的後輩們,講到童年,是台漫。不要像我們一樣,都是日本漫畫。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少了點台灣印象。

熱門文章》
►為夢想站上舞台
►新獄友是小兒麻痺患者
►「夾娃娃機」店氾濫,但這產業真的可以長久經營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小花媽》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