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海軍對美採購無人機,曙光乍現?

▲MQ-8B「火力偵察兵」型艦載無人機,原本即將被MQ-8C汰換,卻又因為政策轉彎,可能得繼續在美國海軍的艦上服役一段時日。(圖/黃竣民攝)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針對國防部所提,基於台灣整體防衛作戰的構想下,所要執行的不對稱戰力需求,日前已針對MQ-8B「火力偵察兵」(Fire Scout)型無人機與MK-62型空投水雷兩項裝備,評估建案並對美國提出軍購需求。不過美國目前尚未批准是否供售這兩款武器裝備給台灣之前,光聽到那報價(每一架含後勤訓練高達3000萬美金),反而先讓海軍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最後也許有可能會演變成空歡喜一場的局面。

綜觀我國軍隊在無人機領域上的發展不僅起步較晚,而且各軍種的接受度普遍不高,所以當世界潮流強力投注在這一個領域時,國軍在這一方面的觀念顯然落後,不僅不被重視,而且相當被動!我國初始最早建置無人機裝備的是陸軍,而海、空軍的態度僅是觀望而已,並沒有在這一個領域上有積極的作為;按常理來說,空軍、海軍對於這類「察打一體」的需求度與迫切性理應更高!

這種在建軍備戰上消極的態度或許有其背景,畢竟多做多錯,而且建案過程中,所需的數據經驗值及各項參數獲得甚有難度,即便投入大量時間與資源去摸索,也不見得一定成功,倘若失敗還得擔負著極大風險及責難,所以往往令一般軍職人員難以承受,甚至未來的職涯發展就此停滯,因此才會有這樣詭異的路徑。

當陸軍「戰術偵搜大隊」這一個新單位開始成軍,卻苦無兵員嚮往或自願轉入這一支新生部隊的時候,其結果往往就是惡性循環的開始。因為從各單位抽調人員的戲碼一上演,就代表著新單位的基礎不良、吸引力不足,如果人力素質無法跟上裝備的先進程度,談「接裝」和「訓練」根本就是一場惡夢。根據媒體報導,2011年底陸軍所接收第一批的4架「銳鳶」戰術型無人機,因為設計疏失與人員操作不良,已全數墜毀!

以這樣的折損程度,除了讓軍方對國造無人機品質喪失信心外,也一度讓國軍增購無人機的計畫因此放緩。這期間還不乏有退役海軍中將出面疾呼,以「銳鳶」戰術型無人機這樣的性能,對於海軍作戰而言的意義有限,簡直就是「聾子的耳朵」,只能等著報廢罷了!

▲中科院自製的「銳鳶」無人機系統,由於諸多不利的因素,造成訓練與運用上的成效不彰,大幅打擊國人對於無人機在作戰運用上的信心。(圖/黃竣民攝)

收爛尾?

我國在無人機的研製上不僅技術不到位,但卻又喜歡在性能上猛灌水,整體的科技水準問題叢生(尤其發動機與抗電子干擾的部分)。光是想到已摔掉不少架的「銳鳶」無人機,導致預算支持度的不甚順遂,甚至還有些維修商源已消失,以致於單位成立的預期戰力受到影響。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樣的慘狀,還被立法院的預算中心提出檢討,直指單位人為操作不當、合格操作手極有限…等因素,而屢傳失事以致於機具損失不輕,相關訓練及維修作業有待加強(根據審計部的資料,陸軍從2010年開始,編列35億採購「銳鳶」無人機,而實際飛行總時數僅達到預期規畫的16%;其中部署在北部的12架當中,有7架在3年內飛行時數低於10小時)。

儘管如此,從去年9月1日起,原屬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的「戰術偵搜大隊」,已全數移交給海軍「海上戰術偵搜大隊」。就這樣,「銳鳶」無人機的使用單位從陸軍轉換到海軍,也被譏成「流浪機」部隊,發展至此,不禁令人欷噓。現在國內推出外型仿自美國MQ-9「死神」(Reaper)的更大型無人機──「騰雲」無人機,準備給空軍未來要成立的「偵察中隊」使用,並且要國人期待這一款無人機的性能,不過大家真正擔心的是,會不會在推出之後已經過時,屆時又變成另一個爛尾要收拾?

▲海軍艦艇並無專設給諸如MQ-8B「火力偵察兵」無人機所使用的機庫,相較於噸位較小的海巡艦艇,目前也在進行小型艦載無人機的測評作業。(圖/黃竣民攝)

相較於對岸近年在無人機產品技術方面的躍進,以及對國際市場輸出的成果,光是在11月上旬所舉辦的第12屆珠海航展,已經可以讓人感嘆目不暇給,這當中還包括第四代研製中的隱形「彩虹-7型」大型無人機備受矚目,象徵著中國大陸在這一個領域的發展雖不至於領先全球,但也已經相當成熟。未來無人載具在空中的拼搏只會越激烈,可惜我們早已錯失先機。

▲相較於中國大陸大力投注資源於無人機的研製與運用,量產的「彩虹」、「翼龍」系列無人機技術的躍進,已經讓國際市場關注。圖為「翼龍Ⅱ」型無人機,以及其所能攜掛的多種款式飛(炸)彈。(圖/黃竣民攝)

▲具備「中高度、長航時」(MALE)的美國MQ-1「掠奪者」(Predator)型無人機,可以扮演偵察和打擊的角色,翼下可以發射2枚AGM-114「地獄火」(Hellfire)飛彈,可算是早期實用款的「察打一體」無人機。(圖/黃竣民攝)

原本我國想趁著美軍有意汰除MQ-8B型無人機,換裝更大且性能更強的MQ-8C型無人機,所以海軍認為機不可失,才推動建案採購。不過根據報導指出,美軍換裝MQ-8B型無人機的政策有變,因此不是出售二手機給台灣,而是重開生產線製造的新古機型,因此單架(含裝備、後勤、訓練等套裝)的平均成本超過3,000萬美金,與先前預估的金額足足貴上一倍,這才令我國軍方人員卻步。若不是因為「銳鳶」無人機無法隨艦執勤,且性能上又有諸多限制,海軍才要大費周章地推動艦載無人機的建案;不過我國的水面艦設計,尚未考量收納這類無人機的空間,一旦順利獲得,後續無人機和導控站在艦上的編制與整體的戰術技術程序(T/T/P)修訂,肯定還會有一番討論。

▲日本陸上自衛隊(JGSDF)的砲兵單位,早已運用無人機從事目標獲得等相關的戰場作業。圖為「空中前進觀測系統」(Flying Forward Observation System, FFOS),主要擔任野戰砲兵中程空中前進觀測的任務,亦稱為「空中前進偵察系統」(Flying Forward Reconnaissance System, FFRS)。(圖/黃竣民攝)

▲美國各軍種均有建制的無人機單位,圖為陸軍情報部隊所使用的RQ-7「幻影-200」(Shadow 200)型無人機以及發射架。(圖/黃竣民攝)

不管未來這一筆MQ-8B「火力偵察兵」型艦載無人機的軍購案是否順利,台灣在軍用無人機研製與操作運用方面,還是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熱門推薦》
►北約舞劍,能撼動北極熊?
►美、中軍事大角力 台灣禍從天降?
►從低調的海事展,看我國國防自主的困境
►南海角力秀,台灣會缺一腳?

►看更多【黃竣民】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責任編輯:蔡易軒)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