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啟誠輕生】蔡詩萍/逼死的是外交官,現形的是政客嘴臉

 

 ▲前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圖/翻攝自蘇啟誠臉書)

雲論作者蔡詩萍(圖/蔡詩萍提供)●蔡詩萍/作家、媒體工作者。學政治,喜歡文學、藝術與文化。對事物的觀察,總試著保持相對獨立的位置。

在台灣,文官的處境,有多可憐?

且看外交部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的命運,即可了解。而了解之後,就是心痛,心痛之後,可以只是無奈嗎!?

蘇啟誠在完成檢討報告後,選擇自殺以明志!很多人可能覺得很不值得,幹嘛呢!不過就是調回本部,降個職,薪水照領,公職還在,屆齡退休,照樣有退休金可拿,不是嗎?

的確。多數人,是可以這樣想。

而且,外交部裡一定也有不少同僚,會體貼的歡迎他回部,而不會以「敗軍之將」來看待他。為何?因為外交部的人最清楚他們處境。資源有限、人力不足、戰場艱困。多做,未必有功;少作,肯定被K。講專業,他們沒問題;但碰政治,他們很辛苦。

所以,當民意沸騰,媒體狂電時,他們多半很無奈,只能沉默,啞巴吃黃蓮。進而,當蘇啟誠被政治究責時,他們多半很痛苦,因為那也可能是他們未來,不知何時會遭遇的處境。

但是,當蘇啟誠選擇自殺以明志時,他們一定很憤怒,因為他們知道,那是一位職業外交官,發自肺腑的、最深沉的抗議:我死給你們看,總可以吧!?

於是,我試著猜想,那晚蘇啟誠寫完報告,關上電腦,寫下遺書後,靜靜坐在那,默想著自己待會要選擇的自戕之路時,他的心思一定很複雜。往事歷歷,他一路從基層做到處長。

他會怪誰呢?可能並不重要,因為他都選擇以死明志了,怪誰已不重要。

可是我猜,他一定不會後悔選擇外交官這條辛苦的人生路。甚至,他還盡其所能的,想在生命最後一刻,去維護他的外交官名譽,去維護他的辦事處同僚的權益。

他鞠躬盡瘁了,他是一名真正的外交官了。

一場外交官的「志業創傷」

我年輕時,一度嚮往過外交官生涯。唸了政治系國際關係組,類似外交系,但最終放棄了這條路。可是我有不少同學,校友,經過外交特考,走上職業外交官之路。我所認識的他們,都知道這條路辛苦。國家辛苦,他們站在外交第一線,亦辛苦。

但,我所認識的他們,幾乎沒有人退出過。他們兢兢業業,跟國力日趨強大,外交資源雄厚百倍於台灣的中國外交力量,於各個戰場拚鬥。他們戰得吃力,卻鬥志高昂。因為,他們是「職業外交官」,外交戰場折衝,本來就是他們的職業,更是他們的志業!

職業,盡本分。然則,志業,拚榮譽。

職業出發,我盡了全力,你不滿意,懲處我,我無奈,但可以接受。志業出發呢?全然不同。我盡了力,你不滿意,是對我選擇這職業的背後終極價值與信仰,最痛的打擊,我一定不會輕易原諒我自己的!

外交官蘇啟誠,最終走上自殺明志的路,只能從「志業」去理解,才懂他何以不願「苟且偷生」,不願「被記小過」、「被調離現職」!不願他的同僚考績集體被打丙!因為,那是對戰場上的戰士,最大的羞辱啊!

我們折損了一位資深外交官,很可能,也折損了許多外交官的鬥志。更可能,讓未來有心走這條路的年輕世代,寧可以他們的長才,不如去走更好發展更好賺錢的其他職涯。

台灣官場現形記

▲蘇啟誠(右5)之前與駐日大使謝長廷(左4)拜會日本石川縣加賀市宮元市長。(圖/翻攝自蘇啟誠臉書)

蘇啟誠之死,他遺孀之怒,我至今還沒看到外交部,看到民進黨政府,好好給一個答案!

我在想,如果今天的駐日代表,也是外交部派令的職業外交官,他會「全身而退」嗎?燕子颱風帶來的輿論風暴,會只有區區一位駐大阪辦事處的處長,及其同僚全部扛起嗎?

我更想,管現在的駐日代表是怎樣產生的,他若第一時間、第二時間,不管什麼時間,能全力扛下責任,能告訴外交部,不要懲處第一線工作人員,否則他「辭職以謝國人」的話,會不會我們還能有一位資深外交官蘇啟誠活在人間?他的遺孀也不至於含痛至今呢?

只可惜,我看到的,幾乎都是「政客嘴臉」,「官僚殺人」!

死了一位資深外交官,碎了一家傷心家屬的靈魂,破了很多外交官由衷的夢想。這場發生於日本的燕子風災,沒想到傷的最重的,卻是台灣官場現形記下,職業外交官的職業悲哀,以及志業創傷!

不止可惜,甚至,可悲啊!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熱門文章》
►寫給鬧場學弟妹的一封信:你們玷污的不止是台大
►電視早就在開票,你還沒投完 不該生氣嗎?
►台大的事台大搞定 別看不順眼誰就想攆走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蔡詩萍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